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察哈尔快讯 > 2016年 > (总第82期)
Mill Simon(更安全世界中国中国项目经理)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12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Mill Simon  阅读:1038

   我发言的题目是“英国冲突预防方法和政策的变化“。关注英国政策的历史及变化是因为我们想发现两国政策的交汇之处,交汇不意味着相同,而是融合。我将根据时间变化来展示英国冲突预防政策的发展与变化:

    2001年,英国成立了“冲突预防池“,这只是一个联合筹资机制。冲突预防不是一个部门的工作,而是整个政府的工作,从防务、外交到发展,各个部门都参与其中,这样就能调动各个部门的积极性,避免等、靠的问题。这个阶段主要关注国家建设。

    2007年,新的变化产生。冲突后期建设被称为“维稳阶段“,这反映了当时的社会背景,国家稳定政治才会发展,各种资源都用于”冲突池“,预防被删除,而2001年的时候是称为”冲突预防池“。

    2010年,”预防“这个词又被拿掉,或许本身并没什么,但我比较严谨。英国有三个部门参与其中,但他们不是合作,而是互相竞争争夺资源。这时”海外稳定建设战略“出台。

    2015年,CSSF产生,这是比冲突池更大的概念,取代了冲突池。这次不是三个部门参与,而是由安全委员会主导,并提出了新的援助战略,主要关注加强全球和平与安全、消除极端贫困等问题。英国白皮书显示该政策强调各国相互依赖,贫困不再是某国的问题,而是全球各国挑战。英国在这方面占有领先地位。欧盟及其他国家和地区随后纷纷效仿。

    总之,英国开始关注和强调全球挑战,全球应对,合作势在必行。合作不仅是两国关系,而是各国的合作,上游冲突预防愈发显得重要,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但发展的稳定化与安全化问题也更加紧张。全球化有积极意义,但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冲突预防已经不是一个国家的事情。我们需要更多的资金和信息,才能真正做好冲突预防工作。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