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察哈尔快讯 > 2016年 > (总第82期)
张春(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西亚非洲研究中心副主任、高级研究员)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12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张春  阅读:1688

     我将围绕“中国冲突预防的路线和政策的变化”谈几点看法。除了我们通常谈到的要保护公民在海外安全与利益外,这三点也很重要:第一,中国以前不太倾向于参与冲突预防,但南苏丹、叙利亚、朝鲜的情况使得中国参与调停冲突的政策发生改变,这是非常重要的。第二,多年经验表明,经济发展是解决冲突根源的有效途径,中国在冲突预防的方法更加平衡。安全与发展同样重要,王毅部长在中非合作路论坛等多种场合就曾提出,中国在解决地区热点问题上,要有中国式的方法和作用。当我们谈论创造性介入或建设性参与时,就是指理论与实践都需要参与。我们提供发展援助的同时,也提供和平建设帮助。“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许多公司、智库都参与到了其中,“一带一路”倡议是各方利益者的倡议。第三,中国今后冲突预防发展需要通过以下几方面的努力:

    1. 理论研究需要更多努力,不能仅局限于创造性介入或类似的东西。“介入”是西方话语,我们需要有自己的方法,如王毅部长所言。

    2. 冲突预防的范围有待拓宽。冲突不仅发生在非洲这些传统受冲突影响地区,社会冲突也不容忽视。

    3. 中国需要建立和完善早期预警机制。

    4. 双边、多边合作非常重要,这对中国及第三方国家都是挑战,安全方面仍需探索与讨论。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