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主题活动
困局还是变局? ——察哈尔学会“中韩建交25周年”圆桌会议举办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25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  阅读:5542

824日,一场以“中韩建交25周年”为主题的圆桌会议在察哈尔学会秘书处会议室举办。本次会议系察哈尔圆桌第55次会议,主要讨论中韩关系与朝鲜半岛局势。




1992824日,中韩两国正式建交。但谁也没有料到的是,25年后的今天,中韩关系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同时由于朝鲜的一意孤行,半岛局势也在不断恶化。在这样的形势之下,察哈尔学会作为中国非官方的外交与国际关系智库,能够邀请中韩专家学者汇聚一堂,坦诚地交换意见,构筑两国交流的“民间渠道”,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本次会议由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李春福主持。



 

各抒己见:中韩关系困难在哪?


824日是中韩建交25周年纪念日,然而韩国外长却选择在这一天对俄罗斯进行访问。不仅如此,按照往年的外交惯例,韩国总统在访问美国之后,第二站应该选择中国,今年却变成了俄罗斯。韩国一系列不寻常的外交动作的背后,实际上折射出的是当前中韩关系的不稳定现状。


“经历了7月份和8月份的紧张之后,半岛的局势正在逐渐趋于缓和。”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亚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春福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半岛政策经过一段时间的“混乱”之后已经趋于常态化,但是文在寅在中韩关系处理上却有一些失误,他把韩美关系放在半岛问题之前,过多重视美国而忽视了中国,实际上束缚了自己的手脚。不过近期文在寅在光复节讲话上的表态也说明,文在寅政府正尝试走出美国“阴影”。“半岛问题从结构上和根本上看,我们进行探讨的时机已经到了。”李春福说。


“中韩关系难以好转,是因为两国之间存在三个结构性矛盾。”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朱锋表达了以下看法:第一,朝鲜问题数十年没有变化发展,强化了韩国对美国的战略依赖;第二,朝韩统一问题始终无法解决,并且韩国对于中国在该问题上的立场是持怀疑甚至否定态度的;第三,就是应该建立什么样的东北亚安全新秩序的问题。朱锋说:“许多人认为让美国撤出半岛是新秩序的一部分,但是从现实来讲,美国如果撤出半岛,第一个反对的就是韩国。因此,解决当前中韩之间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依然需要时间。”




“尽管建交已经25周年,但是双方理解不足、沟通不足、互信不足的问题依然存在。”察哈尔学会研究员、韩国东亚和平研究院院长金相淳从韩国的角度出发,阐述自己的观点。他说,建交25周年以来,中韩关系一直以经济发展为主,采取政经分离的政策,然而这次文在寅强调“国家安全,不能让步”时,中国国内有很多人不太理解。“在安全问题面前,经济发展已经退居次位,一旦韩国被朝鲜核武绑架,韩国将无力对抗朝鲜。这样的情况下,美国是韩国惟一可以依靠的国家。”金相淳强调。



 

萨德问题:退一步,海阔天空?


中韩关系正面临着25年来最严峻的挑战,而萨德问题更是中韩关系一年来急转直下的重要原因,中韩关系能否克服萨德问题带来的影响,走出阴霾,恢复以往的友好关系,与会专家学者展开了激烈讨论。


“萨德部署还有另一层含义,那就是以此要挟中国,倒逼中国向朝鲜施压。”延边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国际政治系教授王晓波认为,反制萨德要打组合拳:一是“定规”,中国要做负责任大国,为和平定下规则秩序;二是“立威”,中国在双边关系中不能总是“一团和气”,有问题、有矛盾一定要说出来,进行解决。对于萨德问题的解决,王晓波说:“中国应该和俄罗斯联手,作为半岛和平的压舱石,既规制朝鲜核导,又规制韩国。”




“萨德问题并非无解,退一步就是海阔天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成晓河认为,目前半岛局势仍然在发生变化,朝鲜和美国进行谈判的可能性非常大,中国也应该更加主动一点。他说,近两年来中国在周边国家中进行了一系列制裁与反制措施,形势较为紧绷,东北亚地区恰好可以作为一个突破口,尤其是在中韩关系改善方面。




“我从一开始就非常反对以施压的方式处理萨德问题,因为很多人不了解韩国政策的决策过程,更不了解它的社情。”朱锋院长表示,目前中国在美国主导的单极世界格局下,处境相当微妙,这更要求我们对当前的国际权力结构有一个清醒的认识。“目前萨德问题的选择余地越来越小,核心的问题就是双方各退一步,从技术层面上缓解萨德对的危害。”

 

走出困境:双暂停能否“药到病除”?


半岛问题上,中国应该如何把握战略主动?中国提出的“双暂停”、“双轨并行”与韩国政府提出的分阶段一揽子解决计划之间能否找到契合点?中美双方又该做出什么样的努力?


“‘双暂停’只是解决阶段性的问题,它并不是要实现的终极目标。”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讲师、国际安全研究中心秘书长凌胜利表示,“双暂停”只是中国实施的一次政策微调,体现了中国想给朝鲜一定安全保障的意图。他认为,美国如今在半岛面临的有利形势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接手了奥巴马政府对朝政策的成果,特朗普本身对美韩关系并没有那么热衷:不仅要求韩国承担100%的驻军费用,还不考虑韩国处境强行推进萨德,甚至对朝鲜进行战争恐吓等。




“实行‘双暂停’,最大的问题在于朝鲜。如果朝鲜认为核武器不是可以谈判的筹码的话,‘双暂停’实现面临很大压力。”成晓河副教授表示,当前中韩关系有这样的特点:中韩关系最冷的时候已经过去,虽然韩国国内面临着“朝小野大”的局面,但是发展中韩关系已经形成共识,而且中韩之间不存在半岛主导权之争;和日本相比,中韩之间的竞争关系和矛盾范围也很有限。


“朝核问题并非无解,‘双暂停’就是一种折衷的办法。”王晓波教授认为,“解决半岛问题,和谈就好比是中医的方式,见效慢但是效果好;武力解决就是西医的方式,外科手术式的打击虽然见效快,但是半岛也会变成烂摊子,留给周边国家收拾。”他指出,乌克兰危机中俄罗斯利用国家内部矛盾达到自身目的,叙利亚危机中也类似,朝鲜看到这些“前车之鉴”就更要发展核武器,因此,“双暂停”是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法。


“现在的朝鲜半岛,大家都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军控中心秘书长洪源认为,现在应该关注的不是萨德系统是否应该由文在寅政府决定部署,而是它真正的作用、意义和用途。“对于‘双暂停’倡议,可以分两步去走,比如让美韩年度性的军事演习在时间和规模上进行调整,避开朝鲜春耕和秋收的季节,这样也能对朝鲜释放一定的善意,换取一定让步。”

 



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高级研究员王冲在总结发言中表示:“在中韩建交25周年之际,有必要把中韩关系过去的历史、现在发生的事情,以及将来向何处去做一个理性的、深入的坦诚的探讨,也是办这个研讨会的初衷之一。”他强调:“察哈尔学会近些年一直在半岛问题上做出努力,像派出代表团对朝鲜的访问,还有在中韩关系最冷的时候,察哈尔学会代表团去首尔与各界进行交流,这些对半岛的和平与稳定都是十分重要的。”




察哈尔学会是一家成立于2009年的外交与国际关系智库,已经设立了半岛和平研究中心、驻首尔办公室等机构,为中韩、中朝关系提供智力支持。在半岛局势愈发微妙的背景下,察哈尔学会将继续探索和寻找朝鲜半岛以及东北亚区域和平相处的平衡点,加强中韩关系,促进半岛和平进程。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