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会动态 > 学会新闻
一场关于中美韩问题的智力众筹——中韩政策研讨会在韩举办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27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  阅读:1088

10月26日,中韩政策研讨会在韩国仁川举办,该研讨会为韩国仁川2017InChina论坛的重要议题之一,由察哈尔学会、仁川广域市政府、仁荷大学三方联合主办。




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王冲、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邓聿文、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王鹏出席会议。


会议伊始,王冲向韩方代表介绍了察哈尔学会,并表示学会与韩国的政界、学界、商界等均有广泛的友好往来,希望能继续通过这些友好渠道为今后的中韩关系发展做出非官方智库独有的贡献。




在仁荷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李准晔的主持下,研讨会采取中韩学者轮流发言的模式,分别对中美韩关系、中韩关系、朝核问题三个主题展开了深入的探讨。




中美韩大三角下,中韩关系何去何从?


仁荷大学政治外交系主任、教授南昌熙首先从中美关系的角度分析了中韩关系。他指出最近的理论调研显示,70%的韩国民众认为中韩之间是友好的合作关系,30%的韩国民众认为当下中韩之间面临着一些挑战(主要是部署萨德问题)。由于美韩同盟的存在,中美关系会对中韩关系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中韩两国应在处理好中美韩三方关系的同时加强公共外交力度,消除民间、舆论界的误解,进一步深化合作,从而改善中韩两国的关系。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邓聿文表示:“韩美同盟是韩国外交的一个基石,也是韩国外交优先发展的一个方向。但是从中国的角度来看,确实就是当中美关系不好时、韩美关系火热时,中方会对韩国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中韩关系需要更多的换位思考。中韩双方应相互理解,从对方的角度出发来处理因萨德引起的其他政治问题、经济问题。




互疑严重,新形势下的中韩合作如何开展?


  韩方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委员、政治学博士金容浩分析了新形势下中韩关系面临的主要问题。中韩双方存在着很多矛盾与误解,金容浩认为应通过首脑外交的渠道来消弭这些误会。“先恢复两国的互信,再开始解决具体问题。”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王鹏就韩方的发言提出:在讨论中韩关系时,不应该把中韩双边的问题和中国现在所面临的一些周边问题联系起来,应该更多的聚焦中韩关系,看清在萨德部署后中韩双方都是受害者这一现实,从而找准中韩关系的症结。




考虑到中韩关系的现状,南昌熙向中方提出了一个问题:“新形势下,美韩同盟也面临着很多考验。一些韩国人认为,可以削减一些驻韩美军当中的陆军,如果中方嘉宾希望能够看到韩美同盟之间关系上的变化,中国愿意发挥一定的作用吗?”


  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王冲给出了回答。他认为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中美之间产生激烈对抗的可能性非常小。在萨德问题已经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其实中美韩三方其实是处在一个僵局中,美方或者韩方应该做出一些调整,释放一些对华友好的信号,为今后双方的沟通与合作打开渠道。此外,朝鲜核问题归根究底是中美韩及国际社会共同面临的问题,靠中国一家无法解决,必须是大家至少是中美韩三个国家合作才行。

    

   金容浩对王冲的回答表达了感谢,他指出,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尤其是在半岛核阴影下的东亚地区,韩国应该怎样建立同中国在内的对外关系,这对韩国来说是最伤脑筋的一个问题。韩国很多专家正在考虑该怎么解决和打破目前的形势和僵局。他希望能同察哈尔学会加深合作,在打破中韩僵局的过程中互相帮助,携手前行。


半岛升温中韩双方怎样应对朝核问题


金容浩指出了当前朝核危机中面临的四大问题:“第一,朝鲜真的愿意放弃核武器,或者是弹道导弹吗?第二,包括韩国在内的周边当事国有办法让朝鲜放弃核武器吗?第三,如果要和平解决朝核问题的话,我们应该通过协商和谈判来解决这个问题,那如果要进行谈判的话,我们可以使北韩弃核吗?第四,如果我们能恢复那些六方会谈也好,或者是其他的谈判的话,在这个谈判桌上跟朝鲜达成一致,要让北韩弃核的时候,朝鲜能否履行当初的诺言呢?”针对这四个问题,金容浩本人也都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也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采取积极的措施去解决朝鲜问题的可能性很大,但目前特朗普政府有没有真正解决朝核问题的能力呢?他对此持怀疑的态度。


邓聿文提出:“上述四个问题其实就是一个问题,即金正恩是否会弃核的问题,短暂看来是不会的。”针对朝核问题,邓聿文也提出了自己的三个观点:“第一,解决朝核问题,从目前来看,除军事手段之外的其他方式还没有用完,还可以继续再用。第二,不要指望朝核问题一夜解决,它是一个分阶段的过程。第三,在中国加大努力进行朝核问题的同时,韩美特别是韩国,对中国一些关切的问题应该给予支持。”


三轮讨论过后,中韩政策研讨会也进入了尾声。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中东问题前特使吴思科对会议进行了总结。关于朝核问题,他认为“解铃还需系铃人”,要从根本上解决朝鲜核问题,取决于美朝关系能否早日恢复正常状态。研究中国和美国的关系需超越冷战思维,运用新思维。中国不会走老的霸权竞争之路,而是一条新路,也就是习近平主席经常强调的“不冲突,不动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这才是出路。


研讨会现场既有争锋,也有共识。双方深知和平的珍贵,求同存异,砥砺前行。




察哈尔学会与韩国方面展开的学术活动由来已久。学会设立了半岛和平研究中心,也在韩国首尔设有办公室。韩国前副总理兼财长林昌烈和著名政治家金振杓为察哈尔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学会研究团队中亦有多位著名韩国学者。自今年5月份以来,察哈尔学会已与韩国方面协同开展过多次学术交流活动。韩会长与韩国21世纪韩中交流协会代表团在5月与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韩国代表进行了友好会见。随后,学会于6月在北京举行“公共外交与半岛问题”暨总第51期察哈尔圆桌会议。除此之外,作为察哈尔学会的年度活动之一,今年8月举行的察哈尔和平对话2017还包括以“中美韩关系与半岛和平”为主题的对话。作为非官方的外交与国际关系智库,察哈尔学会一直与韩国方面保持密切广泛的学术交流,积极促进中韩关系的改善与发展。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