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曹辛:朝核正越来越成为中日等区域内国家的直接问题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1日  来源:  作者:曹辛  阅读:265

曹辛:朝鲜核导越来越成为区域内国家面临的问题,首先是中日的安全问题,美国与这些国家已不再有共同利益。




种种迹象显示:朝鲜核导问题正越来越成为以中日为代表的、可能一定程度上还包括韩国在内的区域内国家的直接问题,而同美国的关联性却在淡化。为此,必须把问题的解决建立在东亚国家自身力量的基点上,采取一切措施,在支持朝鲜把国家工作重心转向经济建设的同时,坚决地、毫不退让地推进半岛无核化进程。


美国对朝鲜弃核并不迫切


目前朝核问题的状况是:紧张局势有所缓解,但没有任何根本性和实质性的进展。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在新加坡美朝首脑峰会后,朝鲜并未放弃发展核导的努力。

6月底,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了美国国防情报局(DIA)揭露朝鲜有意隐藏核弹头与相关设备设施的报告书。该报告书说,朝鲜之所以能够进行隐瞒是因为,除了已公开的宁边铀浓缩设施,朝鲜还拥有其他铀浓缩基地,这一事实与朝鲜此前一直主张的相反。而据美国情报当局2010年掌握的消息,朝鲜在“刚善”地区还设有一个秘密铀浓缩基地。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称,刚善地下设施的规模,大约是宁边的两倍。


6月30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美情报部门认为,朝鲜当局还在继续秘密建造核设施,其中包括生产核导燃料。


NBC还报道了美中央情报局及其他情报部门的分析员的分析,认为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试图让美总统特朗普尽可能让步。同时,在专家看来,朝鲜政府坚信核武是“生存的必需品”,不打算予以放弃。


情报部门消息人士对美国媒体说:“没有证据表明,朝鲜方面已缩减储备或停止生产。他们试图欺瞒美国,这一点证据确凿。”


据美情报部门消息,除宁边核研究中心外,朝鲜境内还有若干秘密核设施,而金正恩试图向美国政府隐瞒这一点。


情报人员表示:“建设工作涉及若干设施,有武器的,也有导弹的。我们正在密切关注。”


7月2日,米德尔伯里国际研究学院(Middlebur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分析的卫星图像显示,最近几个月,朝鲜咸兴市(Hamhung)附近的工厂展开了快速的建设。


对上述来自美国情报部门和国际组织披露的材料,朝鲜一声不吭,并未否认。


其次,美国政府相关部门之间,美国政府和国会之间,意见不一;在制止朝鲜拥核的行动上,看不出来有迫切性。


在美国各情报部门不断披露出朝鲜上述不放弃核导的各种事实的同时,美国国防部高级官员在国防部长马蒂斯出访亚洲前一天告诉媒体,美国将向朝鲜提出弃核时间表。


但美国外交部门的负责人蓬佩奥却马上向媒体公开表示:“无论我就任两个月还是六个月都不会制定(无核化)时间表”,“将全力推动两位领导人的协议快速得到落实”。他还表示“两国(朝美)的紧张关系延续了40年时间,现在期待两国立刻拿出一个(无核化)路线图还为时过早(it was too soon to expect)”。而且,对之前美国强调的“全面的、可检测、不可逆转的”弃核要求,他只字未提。


针对上述朝鲜在美朝新加坡峰会后的情况,掌握解决问题主动权的特朗普并未有采取任何措施,反而一再声称:“事情正在往好的方向转化。”


同上述情况相关,一条来自美国外交圈的消息可能有助于解决这一疑惑。美国外交部门官员透露:美国最后很可能会以彻底剪除朝鲜远程导弹为前提,对朝鲜拥核给予事实上的默认。


一个基本的客观事实是,由于美国地理上距离朝鲜遥远,只要美国能把朝鲜本身在技术上就并不成熟的远程导弹发射问题解决掉,朝鲜核导就不能成为美国的威胁,反而可以继续扮演美国介入东北亚事务的抓手,还可以很好地服务于特朗普在国内的选举。


无独有偶的是,作为美国的盟国,日本外相河野太郎7月3日在东京都内发表演讲称,当围绕朝鲜无核化的美朝磋商陷入僵局时,无法排除美国总统特朗普做出伴随“相当大破坏”的选择的可能性。


他透露:关于美国的对朝政策,如果假设存在试图以外交努力解决的现行“方案A”一直到“伴随相当大破坏的方案Z”,河野称“特朗普最终选择方案Z的可能性并非为零”。


面对上述态势,根据中美朝三国政府职能部门的行为惯性几乎可以断言:中美未来将争相拉拢朝鲜,韩日会随后跟上,而朝鲜也必将大力创造条件鼓励中美这样做,最终朝鲜将在整盘棋局中赢得最有利的位置,它目前就是这样做的。如此,朝核将长期存在下去了。


因此,朝鲜核导问题正在越来越成为区域内国家面临的直接问题,首先是中、日两国直接的安全问题。即便美国暂时没有在去除朝鲜远程导弹的前提下默认朝鲜拥核的计划,朝美之间遥远的地理位置以及朝核尚未“物理消除”的事实也决定了:当前朝鲜核导首先是区域内的问题,美国和东亚区域内国家在朝核问题上已不再有共同利益。


在朝鲜核武器可以直接覆盖中日两国的背景下,中国不仅本身正直接面临一个将祸及子孙后代的巨大安全隐患,还必将要面临日本的核武装问题,中国届时将很难有反对理由。因为对日本来说,虽然有美国的核保护伞,但如果美国只剪除朝鲜远程导弹保护自己而默认朝鲜拥核,双方安全利益将不再一致,这种核保护伞也将不会再有人相信,日本必将突破各种制约,寻求核武装以求自保。同理,韩国也必将以朝鲜可以拥核为理由,寻求拥有自己的核武器。如此,中国在东北亚将被有核国家所包围。


中国当前的半岛外交逻辑


中国当前在半岛的外交行为逻辑,笔者认为可以这样看。


一方面,作为区域内大国,特别是和朝鲜半岛唇齿相依的邻国,中国对当前半岛局势的演变和未来机制的安排有重大切身利益,绝对无法置身事外。而且,中国在半岛事务上本来拥有有利位置:朝鲜对外经贸的90%是同中国进行的,中国只要认真执行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中国对朝鲜的相关影响力就是压倒性的,任何国家都不能取代。另一方面,中国还有个很好的抓手:中国是1953年《板门店临时停战协定》的签字国,在未来朝鲜半岛长久和平机制的建立和安排上,法律上不可能离开中国。然而自平昌冬奥会以来,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


首先,中国临时停战协定签字国地位被朝韩今年4月签署的《板门店宣言》给架空和虚化了。今年4月27日朝韩双方签署的《板门店宣言》规定:“韩朝决定,在《停战协定》签署65周年的今年宣布结束战争状态,推进停和机制转换,为建立牢固的永久性和平机制,努力促成韩朝美三方会谈或韩朝美中四方会谈。”在这里,中国对当前和未来半岛机制安排的参与,被以“或”的表述方式,由必选项变成了可选项。这是美国支持,文在寅政府积极运作的结果。


对此,中国相关职能部门未有任何表示。这导致中国当前介入半岛局势丧失了一个最合法、最有利的堂堂正正的抓手。


另一方面,中国对朝鲜的制裁依据的是安理会决议,属于国际义务,很难不去执行。这导致中国行动空间受到很大限制。于是,一时间中国在半岛被“边缘化”的论调甚嚣尘上。


在这个背景下,正如笔者在之前文章里事前分析的那样,即将要单刀赴会面见特朗普的金正恩急切需要中国为朝鲜的国家安危和弃核政策背书,同时还要制造一种外部氛围,即:朝鲜在国际上并不孤立。否则,在手里没有任何牌的情况下,他会晤特朗普的结果只有一个:无条件投降。于是,他主动找上门来,要求访问中国了,而中国也立即隆重接待了他。


第一次来华访问回国后,金正恩立即废弃了朝鲜丰溪里核试验场,中国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金正恩第二次访华后,根据中国媒体的公开报道,中国事实上确立了支持金正恩“分阶段”、“同步”弃核的政策。不过根据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的表述,中方还加上了“一揽子”这个限定词。


第三次金正恩访华后,据外媒以及新华社《参考消息》的报道,中国解除了对朝鲜的旅游限制,双方还酝酿在农业、电力和交通等领域合作,中国帮助朝鲜发展经济,实现朝鲜党和政府工作重点的转移,但中国仍然在坚持执行安理会决议对朝鲜的制裁。据笔者所知,美方对金正恩第三次访华是颇有微词的,一是认为在这次金正恩访华中,中方“连‘无核化’三个字都不提了”,二来对解除赴朝鲜旅行限制有意见,认为这是直接把外汇给朝鲜,有违安理会制裁决议。


中国上述对朝政策的最新变化有相当的逻辑性,但也留下了一些问题:


首先,尽管有上述新变化,但中朝两国的行动空间仍都是有限的。当前美国对朝制裁不放松,军事选项也未放弃,而中国绝不可能再次抗美援朝,同时也不可能不执行自己在制定过程中发挥了重大作用的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这也决定了朝鲜与中国合作的定位与程度。


另一方面,由于朝鲜自身力量的微不足道,即便朝鲜愿意全心全意与中国联手对付美国,也起不到动摇美国打压中国决心的作用,对最后的输赢所起的作用几乎也可以忽略不计。而且,朝鲜半岛千年来“事大主义”的外交史也证明,先平衡、后傍强者是半岛在大国博弈中生存的唯一路径,因此朝鲜也绝不可能全心全意与中国合作,其在战略上必然在中美间取平衡政策。


另一个问题是,默认了朝鲜“分阶段”弃核的政策,而这个政策至今未明确说明弃核的截止日期。这对与朝鲜半岛唇齿相依的中国来说,实际上埋下了一个祸及后人的巨大安全隐患,也必将是一个要面对历史的问题。


最后,在当前半岛事务中的中美朝韩这四个直接关系国中,美朝韩分别都能同另外三方进行有效沟通,而中国则似乎主要和朝鲜一家谈友谊、表支持,这对政治和外交工作来说,显然是有很大局限性的。这应该也是支持朝鲜“分阶段”、“同步”弃核方式和不提弃核时间表的原因之一。


当前事态的演变,使得朝核越来越成为区域内国家的问题,而美国离得还很远。


以区域内国家力量推进半岛无核化


既然朝鲜核导首先是东北亚区域内的问题,则区域内国家首先自己应该行动起来,而不可能单纯指望区域外的美国来解决,毕竟各国有各国自身的利益。说到底,亚洲首先是亚洲人的亚洲,亚洲的安全不能寄于区域外的美国,更何况是“退群”成瘾的美国特朗普政府。区域内国家应携手合作,推进朝鲜半岛无核化;同时以此为契机,探索建立区域内的安全保障机制。


在当前东北亚区域内国家中,朝鲜核导对中日两国的敏感度最高,韩国情况则比较复杂。


中国对朝鲜核导的敏感性毋庸置疑,中朝唇齿相依的地理位置决定了一切。中国国内有一些专家、体制内官员甚至高层人士认为,只要朝鲜不对中国使用核导,朝鲜核武器对中国就不是威胁,甚至有好处,为此应该大力发展中朝友好关系。可是这恰恰不是政治和外交的思维,政治和外交重视的是现实,即:你有没有核武器。至于你是否会对中国使用核武器,那是主观上的判断和意愿,而这种主观的判断和意愿,是会随着形势的变化而变化的,因此关键在于是否拥核。更何况,中朝关系实际上自两国建交以来,一直矛盾不少,所谓中朝“传统友谊”,是特定历史时期针对特定的共同交战对象而言的。就今天而言,仅凭中国仍然在执行安理会制裁朝鲜决议这一点,两国就不可能肝胆相照,而一定是相互有所保留。因此朝鲜拥核本身,对当今中国就是一个巨大的安全隐患,更不要说它带来的诸如引入外部军事力量的副产品了,而且,它必将祸及子孙后代。


朝核对日本来说同样高度敏感。因为日本过去对朝鲜半岛有过殖民历史,再加上朝鲜党和政府多年的教育,整个朝鲜国内民众和体制内官员的反日情绪是根深蒂固的,而且这种教育在未来看得见的时间内不可能淡化,因为所谓领导全民族反抗日本侵略是朝鲜劳动党合法性主要基础之一。而另一方面,日本又因为二战战败而被剥夺了独立的国防,这样的国家对一个拥核的朝鲜,必然是高度恐惧的。


而韩国的情况则相对复杂,右翼政党反朝,左翼政党亲北。亲北政党未必认为朝核是问题,他们中不少高层人士在内心里,一是为朝鲜在那样困难的环境里造出核武器而心生民族自豪感,二来也不认为朝鲜会对南方使用核武器,甚至会认为在半岛统一后,朝核将成为“全民族共同资产”。因此,朝核对韩国的敏感性,视执政党的不同而大相径庭。


除了对朝核的高度敏感一致外,中日两国同样高度关注未来半岛统一的进程、方式和条件。例如,统一后的半岛应该是无核化的、中立不结盟的、完全独立自主的国家,统一应该以和平方式完成等,相信中日两国对这些认知应该是高度一致的。


基于上述情况,中日两国应在当前中日关系大缓和的基础上首先携起手来,以区域内国家的身份和立场,共同应对朝核。目前可以中日两国为主,先搞一个相关机制,彼此交换情报,研究对策,并针对朝核局势演变,采取共同行动。待未来韩国相关政党执政后,让韩国以国家名义,用某种方式介入,现在可以先让韩国的相关政党和议会组织或其他反朝核的组织加入进来,在此基础上同时建立一个以国家为主,并引入非政府机构的亦官亦民论坛。


建立上述平台,对满足以中日为代表的区域内国家应对朝核、推进半岛无核化的安全需求,具有十分积极和正面的意义,同时也会扩大中国在半岛的外交空间,使中国可以对当前推进半岛无核化和未来半岛的机制安排,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笔者即将结束本文时,朝鲜外务省7月7日发表谈话,指责当天结束访问平壤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破坏美朝首脑新加坡会晤的精神,拒绝朝方的善意和耐心,以“强盗”的方式单方面要求朝鲜以“完全的、可检测、不可逆转的方式弃核”。朝方对此“深感遗憾”,并称美国此举“严重动摇了朝鲜原本坚定的弃核决心。”


按照朝鲜外务省谈话的说明,事情的缘由是:朝鲜向蓬佩奥提出,在今年7月27日由朝美两家共同发表朝鲜战争终战声明(未说是否让中国参加),朝鲜则以废除一个远程火箭发动机试验场作为回报,但遭到美方拒绝,美方提出要朝鲜全面、可检测、不可逆转的弃核,才能结束双方战争状态。最后双方谈崩了。


从朝鲜外务省发表的谈话来看,朝鲜实际上是要美国用结束两国战争状态的方式保证朝鲜安全,却只用废除一个远程火箭发动机试验场做交换,而对自己现有的核武器和其它核试验、研发场所却只字未提。朝鲜的策略说白了就是:把一根本来用十刀就可以切完的香肠用一百刀切完,每切一刀就要一次好处,也就是朝鲜当年对待《9.19共同声明》老办法。这种策略不仅在今天不现实,也同中国外交部要求的“一揽子”弃核方式相对立。因为“一揽子”的弃核方式,理所当然地要求把朝鲜弃核和美国保障朝鲜体制安全一并同步解决,而且在常理上讲应该有时间要求,而不是现在朝鲜这样没有截止日期的切香肠方式。这再一次证明了笔者以前多次重复的一个观点:“分阶段”、“同步”的弃核方式,并不适用于朝鲜。正确的做法应该是:首先必须确定一个最后期限;在规定的期限内,把朝鲜弃核和结束朝鲜战争(在中国的参与下)、朝美建交一并同步解决;最终用中朝韩美四国文件的形式,在安理会的参与和见证下,规定整个朝鲜半岛的无核化。朝美应该先共同发表一个联合文件,将包括截止日期在内的上述内容写入,然后开始推进落实。


朝鲜外务省官员发表的最新谈话还证明,起码朝鲜有意如上文美国外交界人士所透露出来的信息那样,愿意以放弃远程导弹为条件,换取美国默认朝鲜拥核,即朝鲜解除对美国的核威胁,而美国则默认朝鲜拥核。朝鲜在此次谈判中提出的所谓以废除远程火箭发动机试验场为条件,换取朝美共同发表结束朝鲜战争的终战宣言的想法,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朝鲜的目的实际上就是:借朝美终战宣言,实现美国事实上默认其拥核的目标。这证明本文提出的核心论点,即:朝核正在越来越成为区域内国家面临的直接问题,必须以区域内国家力量联手制止的观点,符合客观实际。应该对朝核的现状给予重新认识,并立即采取实际行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张玲 顾心阳

图文编辑/苏婕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曹辛,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文章来源:FT中文网,2018-07-11

文章原始链接:http://cn.ft.com/story/001078409?adchannelID=&full=y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