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公共外交季刊文章
成锡忠:我在海外做公共外交工作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2日  来源:公共外交季刊  作者:成锡忠  阅读:3234

我在海外很多年,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开展公共外交,宣传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成就,让世界更多地了解中国。就当前新时代来说,就是要重点宣传中国“走出去”战略,推动“一带一路”倡议落地生根,致力于提升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和软实力地位。现在根据回忆,写几个自己做公共外交工作的片段,与朋友们分享。

 

片段一:真的没想到

 

神秘、奇特、美丽、原始……凡去过的人,大多会用这些词汇来形容尼泊尔。可对我来说,喜马拉雅山南麓的那片土地,却意味着不少的“想不到”。


想不到中尼两国人民的往来如此密切。尼泊尔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地处山区,境内群峰林立。考虑到这些因素,我觉得前往加德满都的行程肯定颇费周折。谁知查询航班后,我发现国内有多条航线连接尼泊尔。更让我吃惊的是,这些航线都很繁忙,有时往返加德满都一票难求。


想不到尼方给我如此高规格礼遇。我到加德满都后的首场外事活动是拜会尼军领导人。那天,在尼军总部门口迎接的拉亚马吉准将是我在印度任职时的旧相识。老朋友相见分外亲切,他把我领到会见厅,而在会见厅等我的竟是尼军参谋长卡特瓦尔上将。上任第一次与尼军打交道就见到他们的最高将领,尼泊尔朋友的热情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想不到中尼两国的友好渊源如此深厚。加德满都的老王宫博物馆是尼泊尔最大的博物馆之一。参观时,我了解到中尼之间有着上千年的友好交往史。晋代高僧法显、唐代高僧玄奘都曾到过尼泊尔。元朝时,尼泊尔著名工艺家阿尼哥还曾来华监造北京的白塔寺。


亲密友好的两国关系给我开展公共外交等工作带来了很多便利。

 

片段二:真心交朋友

 

在海外开展工作,重要条件之一,是要熟练掌握当地语言。我主要在南亚国家工作,南亚绝大部分曾经是英国殖民地,因此只要熟练掌握英语就基本解决了语言问题。过去,中国的老一辈外交官大多依靠翻译与朋友交往,但我觉得通过翻译就隔了一层,深不下去。现在,年轻一代语言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但还有一个熟练运用的问题,语言水平差,就交不深朋友,因此语言非常重要。


每到一个国家,都要尽快融入当地社会,保持外交的活跃度。我很少在办公室坐着,喜欢成天在外面跑,平均每天有四五场外交活动。早餐外交,起床就见朋友,既花费少,又比较随和,一杯咖啡、一份煎蛋、两片面包,一边享受一边聊天,迅速与朋友拉近距离。这样,一个月下来,就可与30多位朋友交往。朋友遇到困难,及时问寒问暖,尽力帮助解决。比如,尼泊尔共产党领导人基兰患有哮喘,每到初冬季节就发作。我不但托朋友从国内带去药品,而且还送他御寒衣帽,他深受感动。他经常与我讨论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发展问题,还请我介绍中国革命和建设特别是改革开放的成功经验。


如此,通过数月真心交朋友,开展公共外交的局面就基本打开了,不但与党政军警高层建立了密切联系,而且结交了与方方面面工作有关的一大批朋友,实现了有事找得到人,说得上话,办得成事。

 

片段三:登上大讲台

 

参谋指挥学院是尼泊尔最高军事学府,这里不但有尼泊尔本国军队的学员,而且有来自中国、美国、英国、韩国、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马来西亚等国家军队的学员。尼泊尔军队一般只邀请各国大使到参谋指挥学院介绍本国情况。针对外部势力在尼泊尔蓄意制造“中国威胁论”、在尼泊尔境内支持分裂势力活动,经精心做工作,尼泊尔军队特意安排我到其最高学府与学员开展交流。


为搞好这场活动,我们作了充分准备,从选题到细节,从演讲稿的编写,到PPT的制作,都一丝不苟。同时,在学院大厅布置板块,介绍中国情况和观点,图文并茂,生动有趣,并亲自动手准备几道具有中国特色的菜肴,供学员下课后享用。此外,我们还向学院图书馆赠送近百册包括《中国智慧》、《解放军画报》、《中国共产党你了解多少》等在内的中英文双语书刊,并请孔子学院院长张树彬派老师在我演讲后表演中国传统文艺节目。


上讲台后,我开始时基本按我助手制作的PPT演讲,但感觉不自如,台下反应不太热烈。随机应变,我宣布现在脱稿演讲,随时可以互动。我以在南亚工作近20年的亲身感受,主要讲中国致力于南亚地区的持久和平稳定,中国致力于南亚地区的共同发展繁荣,整堂课生动活泼,台下提问不断,台上应答自如,特别是美国学员表示,“看来中国并非威胁,对南亚发展是积极因素”,因此演讲产生非常好的效果,对此新华社和中新社进行了报道。


当然,这种随机应对式的演讲是有条件的,一是对外政策精神要吃透,二是需要有很好的外语基本功,阴阳顿挫、有声有色,才能抓住听众的注意力,三是脑子里情况要熟悉,知识要丰富。

 

片段四:爬山赴边境

 

中尼边境地区崇山峻岭,珠穆朗玛峰就位于两国边界上。中尼边境尼侧主要居住着藏传佛教宁玛派信徒。长期以来,外部势力与分裂势力相互勾结,试图利用中尼边境地区,破坏我藏区的社会稳定。为此,我经常走泥路,爬山地,登高峰,数次抵达海拔5380米的珠峰南坡,深入中尼边境地区,开展公共外交工作。


有一次,在尼泊尔共产党的一位议员和区委书记的陪同下,我前往吉隆口岸当面的拉苏瓦。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至中尼边境,只有两条单行道公路,一条通我吉隆口岸,一条通我樟木口岸,每下大雨,就会出现塌方,造成交通中断。这次正遇塌方,我们中途不得不徒步约5公里,翻越两个山头,费时4个多小时。


中尼边境尼侧非常落后,百姓非常贫穷。当地县长请客,也只能吃极其简单的尼泊尔套餐,县长、客人、司机同桌用餐。晚上,县长安排我们住最好的饭店,但最好的饭店也是几人睡一间,被子就是棉絮,没有被套,也就无法洗,因此臭味很浓,有的地方经常停电停水,没有通讯手机无法与外界联系。在此情况下,也就谈不上洗澡洗脸了,晚上只能和衣而眠。


因此,尼泊尔边民非常渴望迅速改变贫穷落后的状况。中国人的到来,受到夹道欢迎。在共产党区委书记的安排下,当地共产党组织举行数百人参加的党员大会,请我发表讲话。我表示,维护中尼边境地区的安全稳定,必须依靠边境两侧百姓作出共同努力;中尼边境安全稳定了,才能提高边境的开放度,尼泊尔商人才能与中方一侧做生意,也才能解决尼侧边民生活必需品的来源问题;边境安宁开放,尼泊尔才能从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中受益。约一个小时的简单道理,使他们明白了维护边境地区安全稳定的重要性和责任感。他们纷纷表示,“我们这个地区100多座藏传佛教寺庙,决不会出现‘藏独’标志,我们决不会允许外部势力和分裂势力破坏尼中边境地区的安全稳定。”

 

片段五:深入战乱区

 

军人在海外展示良好形象,不同于普通意义上的公共外交工作,有时候要有不怕牺牲的精神。在印度,冒着四五十度的高温,走南闯北,做普通民众的工作;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发生军事政变,立即前往总统府和电视台等重要目标所在地;美国军事打击阿富汗,多次深入靠近阿富汗边境的查曼,头上战机轰鸣,眼前炮火连天;在非洲的刚果(金)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404天时间里,就有33位联合国维和人员为世界和平事业牺牲了宝贵的生命。


联合国维和人员,拿枪的执行强制和平任务,不拿枪的执行维护和平任务。军事观察员队伍由不拿枪的军官组成,任务是维护和平。我作为联合国驻刚果(金)军事观察员队伍的主要负责人,频繁赴刚果(金)全国各地观察点,与驻当地观察员队一起巡逻,不但了解情况帮助观察员队解决实际困难,而且与各派反政府武装接触,做工作敦促他们加入刚果(金)全国和平进程。


布尼亚的情况特别复杂,一个县范围内就有60多个反政府武装组织,而且这个地方联合国维和人员经常遭伏击。因此,一些来自西方国家的维和人员尽量避免与当地反政府武装接触。


我抵布尼亚时,当地联合国观察员队反映,当地反政府武装组织头目纷纷抱怨,联合国高官都不愿见他们。我随即表示,只要他们有要求,我都愿意见。几天时间,我深入各派反政府武装组织的巢穴,耐心倾听他们的诉求,与他们共餐共饮交朋友,给他们讲述和平进程的重要性。我在这里的角色,不但代表联合国,更多的则是在展示我是一个中国人的形象。他们感受到,中国军人的话可信,中国人是真诚的朋友,因此不少都放下武器,加入了刚果(金)全国的和平进程。


 责任编辑/张玲 顾心阳

图文编辑/苏婕


作者:成锡忠,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南亚学会理事,中国前驻尼泊尔国防武官

来源:本文刊于《公共外交季刊》2018季号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