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愚君看天下| “一带一路”的南向通道建设亟待加强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1日  来源:《人民画报》  作者:于洪君  阅读:240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中国的总体构想、资源配置和具体布局,随着实践的发展和现实需要而不断调整、完善。中国—新加坡互联互通南向通道,提上日程并全面展开,意义重大。


南向通道建设的提出


  2014年8月,习近平主席在南京会见前来参加青奥会开幕式的新加坡总统陈庆炎,提议双方在中国西部地区设立第三个国家级合作项目。2015年11月,中新两国共同宣布,以中国西部城市重庆为项目运营中心,以金融服务、航空、交通物流和信息通信技术作为合作重点,正式实施“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


  此后,双方建立起三级合作机制,初步编制成型有关重点规划,出台一系列支持政策和创新举措。签约重点项目90多个,资金总额近200亿美元。


  中方提议建设这条南向通道 ,就是要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大框架下,推动中国西部地区与新加坡等东盟国家综合利用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等多种运输方式,使没有出海口的西部各省市区,通过广西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进入东南亚,打造一条新的通向外部世界的大通道。


  建设南向通道,一可促成西部地区发展变革新格局,带动西部地区脱贫攻坚;二可拉动长江经济带建设,使长江经济带建设和西部大开发战略有机结合;三可服务于我国周边睦邻友好环境建设,推动命运共同体建设进程。


南向通道建设当前态势


  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建设是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涉及中国西部所有省市区。作为南向通道建设的重要参与方,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甘肃等地纷纷根据各自发展需要,提出和制定各具特色的建设思路和规划。


  南向通道建设的龙头部分在广西,其总体目标是打造海铁联运国际贸易物流主干线,巩固提升连通中南半岛的跨境运输线,开通北部湾港通往重庆等地的班列,形成连通北部湾与西部主要城市的陆向协作网络,同时开通至新加坡、香港等地的集装箱班轮,提升集装箱吞吐能力,将北部湾港打造成区域性国际航运中心,同时建成南向通道多式联运综合信息平台。


  2017年4月,南向通道北部湾—重庆班列成功实现试运行。同年9月,南向通道铁海联运常态化班列由重庆首发,标志着南向通道建设步入快车道。2017年底,中欧班列新增中国南宁—越南河内运行区间,打通了我国中西部地区对接东盟的铁路运输大通道。今年5月,钦州港—昆明班列实现双向首发,而钦州港—重庆、钦州港—成都班列此前已经开通。与此同时,广西最大的铁路物流中心南宁中心正式运营。7月16日,广西钦州港东站集装箱办理站一期工程开工,南向通道建设又有重大进展。


  重庆的经济实力和地理优势,决定了它在南向通道建设中的重要枢纽与中心结点位置。据统计,自2017年启动南向通道建设以来,重庆经广西北部湾港进出口的货物,已达35个国家58个港口。商品出口运输成本大大降低。四川省拟以“多点放射、多路并举”方式打造“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南向布局20条高速公路,目前已建成8条,到2020年底,还将新增4条。自今年6月起,四川南向出海的对流通道完全启动。空运方面开通了近20条南向航线,基本覆盖东南亚重要枢纽城市。


  云南与越老缅三国山水相连,建设南向通道具有独特区位优势,目前已与越老两国开通28条客货运输线路;中缅原油管道已正式运营;中老中缅两条光缆传输系统已投入使用。泛亚铁路东线昆明、玉溪、蒙自至河口段已经通车,中线、西线均处在建状态,预计2022年通车。


  贵州以“加强多式联运国际大通道建设”为指导思想,正努力“构建‘口岸+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多式联运’新格局”。


  甘肃参与南向通道建设,首要目标是将兰州打造成“一带一路”西北地区的货物集散中心之一,其次要接通兰州与重庆西部物流园、广西钦州港的联系。2017年9月兰渝铁路全线开通,南向通道的瓶颈被打破。今年1月,甘肃省首列南向通道国际回程班列从广西钦州港抵达兰州。依托中欧班列与中亚班列常态化运行,甘肃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已变得便利而快捷。


开启南向通道建设新高潮


  南向通道建设的初期成果和发展远景,使国际社会与国内各方的期望与需求与日俱增。我们应以习近平主席关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总体构想为指导,以国家新一轮基础设施大建设为助力,以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为目标,努力开启南向通道建设新高潮。


  (一)加强国家层面对互联互通南向通道建设的集中统一领导和指挥。中央有关部门宜制定白皮书类的文件,将包括西藏在内的西部所有省市区全部纳入南向通道建设范围,明确大政方针和阶段性目标,提供强有力的政策指导,使我国西部地区与中南半岛及整个东南亚地区,在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等诸多方面实现全要素的对接和集聚,最终实现域内域外贸易和生产要素全方位优化配置。国家可考虑成立协调领导机构,各部委与各地政府应建立相应机制。


  (二)将南向通道建设与国家“十三五”规划紧密结合起来。在此过程中,西部地区应打破地域界限和机制障碍,共同绘制合作共建大蓝图。目前相关各方已就共建南向通道提出“重庆倡议”,下一步应加强与国家部委和东部地区的联系与合作,争取广泛支持和参与,努力形成新的增长点。要厘清优势,准确发力,避免盲目攀比,重复建设。处理好当前与长远、域内与域外、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三)要进一步加强与东盟国家的政策沟通、民心相通以及机制体制、标准规范对接,优化与东盟国家的国际多式联运体系。首先要大力提升西部地区的互联互通水平,包括产业园区建设的水平,同时也要在国家和地方两个层面,努力实现与东盟各国的人员往来便利化、货物通关便利化、边境交通便利化、贸易投资便利化、货币兑换便利化、信息交换便利化、安保合作便利化等相关工作。要不断改善自身营商环境,吸引越来越多的境外伙伴参与南向通道建设。


  (四)中央政府和相关部门要帮助西部地区解决南向通道建设资金支持问题。当前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西部地区融资难度增大。国家应加大对南向通道建设的支持力度,包括实实在在的财政金融支持,为西部地区形成自造血功能提供外部条件。使南向通道建设跟上其他“六大经济走廊”建设步伐。



责任编辑/梁承露 顾心阳

图文编辑/康巳鋆



作者简介:于洪君,察哈尔学会首席研究员、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
文章来源:《人民画报》,2018-10-09
原文链接:http://www.rmhb.com.cn/zt/ydyl/201810/t20181009_800143609.html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