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冯源:魁北克集团与加拿大政党的地区化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1日  来源:《2017加拿大政策发展报告》  作者:冯源  阅读:136

摘要:作为世界上面积第二大的国家,加拿大有着广袤的国土和丰富的自然资源。同时,作为一个移民国家,加拿大有着复杂的人口结构。不同的语言、民族、文化和历史背景在这片土地上交织,使得加拿大的政党政治呈现出许多独特之处。近年来,加拿大政党的地区化成为该国政党政治的一大趋势。本文尝试从加拿大法语地区的魁北克集团的诞生与发展来探讨这一趋势。


一、加拿大的两党政治传统


加拿大的政治生活中,作为立法机构的议会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加拿大的议会包括参议院和众议院。由于参议院通常不会驳回众议院已经通过的法案,而且加拿大总理和内阁的任职需要下议院的信任而不需要上议院的信任。因此,众议院338个席位是各政党竞争的重点。下文中所提及的“议会”均指众议院。



  1867年加拿大从英国独立时,其政党政治并不成熟。可以说,当时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政治目标明确的政党,而大多是代表某些地区和行业利益的游说集团和利益集团。从十九世纪末开始(1887年选举之后),加拿大各地分散的小党逐渐整合,终于形成了两个重要的全国性政党:保守党(The Conservatives)与自由党(The Liberals) 。虽然一些小的地方性、行业性政党也一直存在着,甚至在二十世纪出现了新民主党(New Democratic Party)这样的全国性政党,但是议会多数席位依然长期被保守党和自由党所占据,而加拿大总理一职也由这两个党的党首把持。然而从十九世纪中期就开始执政的保守党,在1993年的大选中遭遇滑铁卢式大败,议会席位从169席跳崖式下跌到2席;自由党只获得41%的选票,也是历史最低点。在两个传统大党铩羽而归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魁北克集团(Bloc Québécois)和改革党(Reform Party)两匹突出重围的黑马。因此,1993年是加拿大政治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标志着其政党政治进入了新的时期:地区性政党走上了全国政治舞台。


图一  加拿大1988年至2015年的联邦议会席位分配图。
图表为作者制作



  图一总结了从1988年加拿大独立以来至2015年联邦选举的结果。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到,加拿大的政治色谱一直到1993年都是由保守党和自由党来主导的。虽然一直有一些其他党派存在,但是他们从未在全国议会中形成气候。而在1993年,魁北克集团和新民主党异军突起,而其他党派也开始分割原本属于保守党和自由党的席位。在本文中,我们将着重介绍魁北克集团党。

二、魁北克的重要性


  魁北克省是加拿大非常重要的一个省份。其面积为136万平方公里,是加拿大面积最大的联邦自治省份,同时也是第二大的一级行政区。除此之外,魁北克在人口上也是加拿大第二大的省份。魁北克的经济实力强劲,由于魁北克省拥有连接五大湖区和大西洋的圣劳伦斯河,以及全世界最大的海湾,因此在造纸、林业和水电等行业上具有优势。同时,魁北克有着丰富的铁、铝、贵金属等矿产资源。在第三产业方面,魁北克有运输设备巨头庞巴迪公司(Bombardi)、加拿大航空电子设备集团等。金融、传媒、信息技术、生物技术以及制药行业等也都是魁北克的支柱产业。由此,魁北克在国民经济生产总量上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三、魁北克独特的历史渊源


  早在1520年,法国国王佛朗索瓦一世就已经在探索北美地区。16世纪下半叶,法国国内已经逐步白热化的反皇室运动让法国的统治者们开始对加拿大变得愈发关注。自1608年起,法国在加拿大东海岸建立起北起哈德逊湾,南至墨西哥湾,包括圣劳伦斯河及密西西比河流域的殖民地,将其命名为为“新法兰西”。1627年后,法国国王路易十三下令,除罗马天主教外的移民不得在新法兰西定居,此举保证了殖民地的教育和福利都掌握在教会的手中,同时也使得魁北克在价值观上偏向天主教 。


  1763年,由于法国在对英的七年战争中失败,法国国王路易十五同英国国王签署了《巴黎条约》。法国放弃新法兰西以及法属路易斯安那以换取继续拥有西印度群岛的瓜德罗普。这一条约的签订使英国获得了北美地区的大部分殖民地。条约的第四条要求英国保证罗马天主教徒在加拿大的利益,并允许魁北克保留法国的民事法及宗教自由。因此,直到现在,魁北克遵循普通法,而非和加拿大其他地区一致遵循的大陆法 。

虽然英国对于法语区做出了对其特殊文化保护的承诺,但是《巴黎条约》的签署依然一方面让新法兰西的居民们感到缺乏安全感,另一方面感到遭到了法国的背叛和抛弃。这些都对魁北克的身份形成造成了影响。


  另外,我们需要看到的是,魁北克地区与加拿大的其他省份(包括其他的有法语居民的省份)的显著区别不仅仅是在语言上,其价值观上的区别也很大。英国与法国之间的战争,不仅仅是两个强权之间的战争,同时在当时的舆论里也被看作是君主立宪与保守君主制之间,宗教自由与天主教专制之间的较量 。因此,魁北克的身份认同,正如魁北克集团所强调的,不仅仅关乎语言,更重要的是其坚持的价值观,使得魁北克认为自己是一个独立的民族。


四、魁北克集团的兴起及其背景


  上述各种历史、文化、语言与价值观上的差异,使得魁北克成为加拿大联邦中非常独特的一个组成部分。从1820年开始,说法语的加拿大人要求用“法语加拿大人”(Les canadiens francais)来称呼自己,以期与其他的说英语的加拿大人区别开来 。而这种身份认同不仅仅与法语息息相关,还与天主教信仰有着非常深刻的联系。魁北克与其他的加拿大各省(Rest of Canada, ROC)在政治见解上有着非常明确的区别。

  

  除了对于其身份特殊性的认识之外,魁北克其实一直都有独立诉求。这种政治诉求从20世纪60年代起,随着魁北克省经济势力的增强而开始变得愈发极端化,从而导致魁北克的身份意识膨胀,发展出和其他地区的法语人口所不同的身份意识。在这一时期,甚至出现了一个名为“魁北克解放阵线”的极端组织。该组织实行了长达十年的反政府行动,曾经于1968年绑架并杀害了时任魁北克省劳动部部长。通过组织政党来以合法途经要求独立的努力与尝试则一直没有间断过。例如魁北克人党就是主张魁北克独立的重要政党。该政党于1977年赢得了省大选,主导颁布《法语宪章》,确立了法语是魁北克唯一官方语言。该政党曾经于1980年和1995年两次倡导魁北克省进行独立公投。


五、魁北克集团的简史


  魁北克集团是一个相对来说非常年轻的政党。它的诞生是和魁北克一直致力于将其特殊地位通过宪法来确立下来的努力是分不开的。1982年,英国女王签署《加拿大宪法议案》,加拿大议会获得立宪、修宪的全部权力。然而,由于宪法中并没有能够体现魁北克所要求的“二元原则”,即在宪法中承认魁北克有自己独特的语言和历史文化,引发了魁北克省极大的失望与不满。1984年,魁北克省出身的马尔罗尼当选为联邦总理,他致力于推行民族和解政策。1987年,在魁北克省五个条件 的基础上达成了一项旨在修改宪法的《米齐湖协议》,但是这份协议却由于其他加拿大省份的阻挠而没有能够在1990年6月的最后期限前获批准,导致魁北克民族主义高涨。


  这一失败令魁北克出身的环境部长吕西安·布沙尔(Lucien Bouchard)于1990年5月22日愤而辞职,并于6月15日宣布成立主张魁北克独立的“魁北克集团”。虽然该党的地区性非常强,但是魁北克集团成立后马上就成为加拿大全国政治舞台上不可小觑的力量。在被视为加拿大政治转折点的1993年大选中,魁北克集团获得了54个议席,成为议会第三大党。在1997年和2000年的大选中,魁北克集团分别获得44个和37个议席,继续保持第三大党地位。


  虽然魁北克集团在成立后以迅雷之势站到了全国政治舞台上,然而其之后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作为一个主张魁北克主权的政党,在《米齐湖协议》失败的背景下靠着民众的强烈失望情绪夺得大量选票后,在继续号召选民支持魁北克独立,以及在吸引其他省份的法语区民众的支持上都遇到了不少的挑战。其实,从1997年的大选开始,魁北克集团在议会中的席位就开始下降,直到2000年才有所回升,但是一直没有能回到1993年的水平。


  从下图我们可以看到,仅在魁北克地区,魁北克集团也并不是占绝对的统治地位。传统大党自由党依然占据了多数又是选票。其他的主张魁北克身份认同的党派也在议会中占有一定的地位。


图二:魁北克议会现任议员党籍比例。图片为作者自制。
来源:魁北克议会公开信息


  魁北克集团在魁北克地区和法语区人口的支持率情况上看,该党所主张的魁北克独立并没有被所有的魁北克居民所接受,在法语区人口中的影响还要更低一些。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较为复杂,例如与新涌入的移民以及其他省份的法语区人口对魁北克的认同度有一定关系。当然,这也反映了魁北克和法语区人口政治诉求上的多样性。



六、魁北克问题更深层次的背景


  1993年的议会大选普遍被视为区域性政党崛起的标志,也代表着加拿大的政党政治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魁北克集团的出现以及加拿大其他地区性政党的出现,其实与20世纪下半叶开始的民族主义政党以及地区政党大潮的背景息息相关。下面我们就这些不同的方面进行梳理。

1、民族情感

  首先,根据对这些民族主义政党的研究发现,这些民族主义政党获得支持的最首要原因是出于民族主义情感。从上文对魁北克地区的历史的简述中我们可以看到,由于魁北克地区特殊的历史,语言和文化,造成了其独特的身份认同。这种身份既不同于加拿大其他地区,也不同于其文化源头——法国。这种出于对某一特定文化或某一特定地区的情感吸引,以及对于某一社会团体的归属感可以说是人类的一个基本情感要素,因为这种归属感以及团体所提供的规则与范式为其成员提供了一种行为准则 。

  因此,魁北克集团这样在政治主张上激进的政党能够发展壮大,并得到相当高的支持率其实并不难理解。而魁北克集团作为政党所要为之奋斗的,是如何在“魁北克人”与“法语加拿大人”这两个身份认同之间进行平衡与取舍,并且根据政治形势变化来争取更多的选民。而这一点,也和魁北克地区以及加拿大整体的经济形势息息相关。

2、经济形势


  Happy等学者的定量分析研究显示,加拿大的整体经济情况(如失业率)和联邦大选的结果有非常强的关联性 。同时,各省的经济情况也会影响当地选民对全国的经济形势的判断。相较于美国和法国,区域经济形势对全国大选有重要影响这一点在加拿大显得非常突出。


图三:魁北克地区失业率与加拿大全国失业率对比(1976-2016)
来源:加拿大国家统计局2017年数据。


  图三展示了1976年至2016年3月期间魁北克与加拿大全国失业率的对比。可以看到,魁北克地区和加拿大全国的失业情况其实基本保持一致,但是魁北克地区的失业率一直不低于全国水平。


  由失业率所表现出的经济状况不可避免地左右着魁北克对于独立的主张。伊斯曼(Esman)认为,就魁北克地区来说,其民族主义情绪在经济向好和经济下滑时都是非常容易被煽动的 。当经济运转良好时,倡导魁北克独立的力量认为世界经济繁荣,是魁北克独立自主的好时机;当经济下行,失业率升高时,普通民众的生活艰难,内心充满悲观情绪,遂将不满转移至联邦政府。


  例如,在20世纪60年代,魁北克人党领导寂静革命,积极推动魁北克独立的时候,恰恰是在魁北克经济非常繁荣的时期。魁北克的政治精英们就自信地认为该地区完全有能力掌控自己的经济,并认为如果魁北克以独立国家身份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就能更好地获利于美国市场。


  而当经济不景气时,商界领袖更趋向于认为魁北克要留在加拿大才能保证不加剧人才和投资的外流。在90年代初,当魁北克的失业率飙升至12%以上时,这一认识对于1995年的魁北克独立公投产生了一定影响。


  魁北克集团的诞生于20世纪80年代末,当时魁北克的经济良好,失业率偏低。而《米齐湖协议》的失败使魁北克人感觉受到了侮辱,刺激了魁北克集团的出现;在1993年魁北克和加拿大经济下行的时期,我们看到魁北克集团的支持率一路走高。同时,90年代初的经济下行,也引发了各个地区为了自身发展而寻求新的利益代言人的过程。


3、地区主义兴起


  从地区主义的角度来看,地区性政党的兴起似乎也是不可避免的。由于魁北克省地理位置优渥、经济发达、民族身份标志明显,因此虽然在争取“二元原则”方面屡遭失败,但是在斗争的过程中魁北克省其实也争取到了很多的实惠,而西部各省份相比之下没有能够代表其利益的政党 。在20世纪执政长达70年的自由党采取了牺牲西部发展东部的政策,这导致西部各省转而支持了保守党。然而在保守党上台执政后,为了保持国家的完整,仍然不惜损害西部利益以寻求魁北克省的合作。承认魁北克独特性的《米齐湖协议》被认为是对西部的抛弃和不公平。因此,在魁北克集团异军突起的同时,也出现了西部四省大力支持的改革党,而该党在议会中已经成为了第二大党,导致政党按照地区瓜分议席的格局已经形成。


  其实,加拿大的政党政治历史中,地区力量对全国大选的影响一直都存在,例如自由党长期以来依靠加拿大东部,尤其是魁北克的支持 。然而,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政党的区域性特征明显加强了。除了本文着重介绍的魁北克集团以及西部集团之外,亚特兰大地区和安大略省的也拥有各自异军突起的地方性政党 。这种地方性政党的兴起的一大直接结果是导致各政党在竞选时无法用一个放诸全国而皆准的竞选策略 。


4、政党组织方式的变革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特点是,20世纪90年代起出现的这些地方性政党带来了政党组织方式上的变革。加拿大的政党传统上是用代理人制(brokerage-style)来进行组织和管理的,即普通党员将选举权交给党代表,然后由党代表来选出党的领袖。而新出现的地方政党则抛弃了代理人制度,全面推行草根民主(grassroots democracy),即党领袖由全体党员一人一票直接选出。这种全新的组织方法令很多普通党员对新兴政党非常感兴趣,导致保守党和自由党也不得不尝试尽可能地调整其组织形式,尽可能地让普通党员都参与到党组织的管理中来。这种草根民主的组织形式固然给与广大普通党员更高的参与程度,然而同时,随着现代传媒的介入等,也导致政党政治向另外一个方向发展:高参与度和现代传媒的结合,把党内竞选做得更像是一场彰显候选人魅力的政治秀,而少有人关心其政治主张以及意识形态等真正重要的关系。


5、利益的分裂


  政党的出现是为了服务于利益的诉求。当传统加拿大政党政治中所提倡的政治主张 不再被民众所接受,当传统政党模式无法有效地照顾到各方面的利益诉求的时候,就必然会出现新的政党来为被忽视的利益发声。因此,在加拿大失业率高、移民问题冲突不断的背景下,出现新的小党是非常正常的情况。然而,有趣的是为何这些新兴政党更多的是以区域为自身的特点,而非其他特质 。


  除了国家治理中的现实问题之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草根民主与现代传媒的结合导致楔子政治(wedge politics)大行其道。楔子政治即故意用比较极端和分化的政治主张来吸引受众和竞选资金。这一做法是现代政党政治中将本是手段的媒体变成了目的的结果。新生政党为了生存,必须要高举鲜明的旗帜才能吸引到足够多的选票,导致新生的政党将整个加拿大政党政治风向右转。


  在2015年的大选中,加拿大的党派支持者的地区分布性非常强。加拿大北部地区的省份一致支持自由党(自由党最终获184席),西部地区主要支持保守党(保守党最终获99席),中部地区大部分选民支持民主党(民主党最终获44席)。比克顿(Bickerton)等长期观察加拿大政党政治的学者认为,这个过程中不仅仅是出现了地区性政党,更准确地说是政党区域化了。


结论


  1993年加拿大联邦议会大选标志着加拿大政党政治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地方性政党登上历史舞台,政党政治与地区利益紧密联系在了一起。传统的自由党和保守党损失惨重,不再拥有绝对优势。地方政党中其中最突出的是主张魁北克独立的魁北克集团。该党派成立不久就在1993年的议会大选上一跃成为第二大党。


  魁北克集团的形成和发展体现了加拿大政党政治的复杂性。一方面,说法语、保留天主教传统以及拥有独特法律的魁北克省与其他的英语为主的加拿大地区有着天然的身份认同差异。魁北克一直追求这种差异能够在全加拿大达到共识:或是通过在加拿大宪法中承认其二元性,或是通过魁北克的独立。


  进入20世纪90年代,这种对于其独特性地位的追求与新时代条件下的政党政治结合在一起,在《米齐湖协议》流产的导火索下,催生了魁北克集团。魁北克集团不同于以往的代理人制度政党——它允许全体党员选举党的领袖,全面推行草根式民主。同时,它也不同于以往只是在地方议会斗争的魁北克人党,一举在全国议会中成为主要政党。


  除了魁北克集团之外,我们不应忽视加拿大的政党政治随着地区政党的兴起,变得更加碎片化、草根化和娱乐化。加拿大的各省本来就已经有着非常高的自治,在当下地区政党兴起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让加拿大的政党政治向着更加碎片的方向发展。






责任编辑/梁承露 顾心阳

图文编辑/康巳鋆


作者:冯源,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比利时法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欧洲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2017加拿大政策发展报告》,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出版。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