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王海运:推动“欧亚大合作”:深远意义与着力方向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1日  来源:  作者:王海运  阅读:129

  当前国际形势复杂严峻,甚至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欧亚地区首当其冲。欧亚地区是世界各大地缘战略板块中矛盾最复杂、形势最严峻,同时又是对世界和平与发展、对国际格局和国际秩序影响最为重大的地缘战略板块。欧亚地区是上合组织成员国、观察员国及对话伙伴国的共同家园,维护欧亚地区的安全稳定、促进欧亚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既是我们的根本利益之所在,也是我们作为“负责任国际组织”对世界和平发展应当做出的贡献。鉴此,有必要提出“欧亚大合作”的新概念。


  所谓“欧亚大合作”,既讲领域也讲区域。其领域,不仅包括政治合作、安全合作,而且包括经济合作、人文合作、国际战略协作。亦即习近平主席在今年6月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上所提出的构建“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的五大着力方向:凝聚团结互信的强大力量,筑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础,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拉紧人文交流合作的共同纽带,共同拓展国际合作的伙伴网络。其覆盖地域,不仅包括上合组织成员国、观察员国、对话伙伴国,而且包括西亚乃至欧洲部分国家。也就是上合组织秘书长阿利莫夫所说的“从太平洋到波罗的海,从北冰洋到印度洋的上合地区”。


  欧亚大合作”是旨在推动以欧亚大陆中东部地区为中心的多领域、全方位的大合作,目标是逐步形成利益与共、责任与共的“欧亚命运共同体”。为了推动“欧亚大合作”,必须深化对其重大而深远战略意义的战略认知。

  

  一是从维护欧亚地区的和平稳定看,地区国家需要做出共同努力。


  霸权国家及其仆从,出于控制欧亚大陆资源、争夺欧亚势力范围、遏制中俄等新兴大国崛起的战略需要,大搞新干涉主义、新殖民主义、单边主义和强权政治,肆无忌惮地煽动、策动“民主动乱”和政权更迭,大肆宣扬“西方意识形态优越论”“西方价值观普适论”,推倒了一些国家的动乱防火墙,造成了一些国家的权力真空,引发了伊斯兰世界的集体焦虑,致使该地区宗教极端势力泛起、暴恐活动多发,欧亚大陆中西部多个国家陷入战乱不已、动荡不定的泥潭,并且威胁到上合组织多个成员国的安全稳定。


  有鉴于此,欧亚国家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安全挑战的严峻性,认清造成目前混乱局面的内外根源,共同抵制新干涉主义和西方意识形态霸权,促进民族和教派和解,推动地区国家实现和平稳定;必须在维护地区安全问题上实现“欧亚大合作”,形成集体意志、采取协调行动。只有推动安全领域的“欧亚大合作”,将地区国家从恐怖主义活动多发、宗教极端主义肆虐的泥潭中拖出,才能为地区国家的和平发展创造有利条件。


  二是从欧亚地区的经济发展看,在全球化时代,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关起门来求发展,必须加强共赢合作。


  在霸权国家掀起的“逆全球化”“去全球化”日益猖獗的情况下,大力深化区域经济一体化是推动“新型全球化”深入发展的有效途径。欧亚地区国家基本上都是发展中国家,在谋发展问题上有着共同的战略诉求、很强的互补优势,理应共同致力于“欧亚经济大合作”。


  有充分理由认为,在经济领域推动“欧亚大合作”,是欧亚地区广大发展中国家加速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扩大就业、改善民生的有效途径。深化“欧亚经济大合作”,也是占世界人口70%的欧亚大陆国家对世界经济发展做出应有贡献的有效途径。


  三是从应对新时期复杂严峻的国际形势看,“欧亚大合作”意义同样十分重大。


  当前国际形势动荡加剧的主要根源是,霸权国家维护日渐衰落的全球霸权的挣扎日趋极端化和非理性。深患霸权衰落焦虑症的霸权国家,为了遏制新兴国家特别是新兴大国的崛起无所不用其极,不仅发起了蛮横无理的贸易战、大搞贸易保护主义,而且利用美元霸权大搞金融战、以莫须有罪名同时对多国实施经济和金融制裁。霸权国家还策划以围堵中国、离间新兴大国关系为指向的“印太战略”,针对新兴大国强化军事部署、挑动军备竞赛,围着新兴大国“生乱生战”。


  为了稳定复杂严峻的国际形势,欧亚国家必须在国际政治和安全领域走向“大合作”,共同推动新兴力量的大联合,以平衡国际格局、构建新型国际秩序。


  综上所述,“欧亚大合作”意义深远、要求迫切。为了推进这一构想的实现,上合组织成员国、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国有必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做出协调一致的努力


  一是共同应对日益极端化的霸权挑战,共同抵制新干涉主义和“西方意识形态优越论”,化解文明冲突和教派冲突、促进地区和平稳定。欧亚国家必须认清霸权主义反人类的本质及其对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严重危害,强化发展中国家、新兴国家的战略意识,深化对共同利益、共同理念的战略认知,在反对霸权欺凌问题上采取共同立场,加强协作、相互支持,而不应为了些许小利而听任霸权势力挑拨离间,或者搞所谓“大国平衡”、左右逢源。


  二是大力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合作、“一带一盟”对接合作,深化欧亚地区新型经济一体化。“一带一路”建设合作,是是实现欧亚经济大合作、推动地区国家共同繁荣的伟大事业。深化“一带一盟”对接合作、构建合作范围更加广阔的“欧亚全面经济伙伴关系”,是实现地区国家共同发展的重要途径。欧亚国家应当齐心协力,共同奏响这一“交响乐”。为此,必须大力弘扬“合作共赢”精神、强化“共商共建共享”理念,共同推升欧亚大陆经济板块的凸起。


  三是以上合组织为基础,以“上海精神”为指引,打造“新兴力量统一战线”,共建“欧亚命运共同体”。上合组织是“欧亚大合作”的典范和基石、“欧亚大合作”的凝聚核心。高举“上海精神”旗帜,打造上合组织“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命运共同体”是推动“欧亚大合作”的关键所在。霸权国家实力超强,仍然到处拉帮结伙,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新兴国家必须努力消除战略互疑、增强战略互信,高举“结伴而不结盟”的旗帜、构建有别于西方世界的“新兴力量统一战线”,共同强化新型安全观、新型发展观、新型文明观、新型秩序观,共同推动新时代的全球“多边共治”,共同平衡国际格局、营造体现广大发展中国家权益的新型国际秩序。



  最后需要指出,实现“欧亚大合作”是个长期复杂过程,可能面临这样那样的障碍和挑战。但是,为了欧亚国家的共同福祉,欧亚国家特别是上合组织成员国必须尽快统一认识、付诸行动。建议上合组织就此议题组织智库论坛,共同探讨这一问题、谋划相关举措,协力推动“欧亚大合作”的起步和深化




责任编辑/梁承露 顾心阳

图文编辑/康巳鋆


作者:王海运,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能源外交研究中心首席顾问,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前国防武官、少将

来源:本文系作者授权,由察哈尔学会首发,转载请注明来源。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