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成锡忠:国际大势剧变下的中尼关系思考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5日  来源:  作者:成锡忠  阅读:4157

编者按:2018年10月12日,河北经贸大学和加德满都大学在石家庄联合举办新时代中尼“一带一路”合作国际学术论坛,成锡忠高级研究员代表察哈尔学会在论坛上发言,发言内容现授权首发。

 

本文作者成锡忠(右)参与新时代中尼“一带一路”合作国际学术论坛照片

来源:作者提供


  当前,国际形势正经历百年以来最复杂、最深刻的变化。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快速发展的新兴市场国家行列,世界多极化趋势猛烈冲击着冷战结束后形成的单极化格局,同时新兴市场力量面临着来势凶猛的世界霸权主义的全球化挑战。


  2017年10月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提出中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尼泊尔取消君主制,成立共和国,颁布新宪法,现在共产党执政,也进入新的时代。中尼关系的未来发展,要充分考虑当前剧变下的国际大势,应跳出多年存在的三个误区:


  一是关于中印关系的误区。尼泊尔只有两个邻国,南面和东西两侧与印度接壤,北面与中国为邻;尼泊尔又是一个内陆国家,印度港口加尔各答是尼泊尔最现实的出海口;在宗教、文化、习俗以及经贸等领域,尼泊尔和印度联系紧密;尼泊尔与中国被世界海拔最高的喜马拉雅山脉所阻隔。这就是尼泊尔所处的独特的地理环境。


  长期以来,尼泊尔国内在对华对印关系方面存在一些不同声音,有些人主张保持与印度的亲密关系,有些人主张摆脱印度的控制,全面发展对华关系。但现在尼泊尔社会主流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发展与中国和印度两个邻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并不矛盾。在逐渐形成的世界新格局中,中国和印度是新兴市场力量的两个主要国家,两国领导人从全球战略高度达成重要共识,虽然中印之间存在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尚未解决,一些负面消息不时见诸于媒体,但作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人口最多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中印都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都是促进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的中坚力量,中印携手合作共同致力于新兴市场力量的发展,是两国关系的主要方面。在此情况下,尼泊尔不必选边站队,可以放心发展与中印两个邻国的友好合作关系,这对尼泊尔最为有利,而且尼泊尔可以从中国和印度经济快速发展中受益,中国和印度应该共同帮助尼泊尔摆脱贫困,实现社会经济的繁荣。


  二是关于意识形态的误区。由于尼泊尔的特殊国情,共产党力量不断发展壮大,现在政坛已占主导地位。对此,有些人认为,这是中国向尼泊尔输出意识形态的结果;也有些人认为,尼泊尔共产党必然是亲华的,每次共产党上台执政,有些媒体就忽悠,尼泊尔“变天”了,对印度和西方来说是一次“政治地震”。这种误导,既不符合尼泊尔的实际情况,也有损于尼泊尔的对外关系。


  尼泊尔共产党是上世纪40年代末在印度成立的,致力于开展反对封建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斗争。中国一贯坚持不干涉内政的原则,中国共产党与尼泊尔各主要政党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对尼泊尔共产党的发展和尼泊尔内部事务从来不指手画脚。某些势力故意喧嚷中国共产党与尼泊尔共产党的特殊关系,故意喧嚷中国利用尼泊尔共产党执政的机会试图扩大在尼泊尔的影响,这些都是别有用心的。中国和尼泊尔是世代友好、全面合作的亲密邻邦,中国尊重尼泊尔人民自己选择的发展目标和道路,支持尼泊尔政府为维护主权、民族独立、领土完整而做出的不懈努力,支持尼泊尔由其宪法确定的建设“社会主义导向的联邦民主共和国”。


  三是关于社会发展的误区。经历20余年的内战内乱后,尼泊尔终于结束社会政治冲突,产生新宪法和新政府,走上谋划社会经济全面发展的道路,这是一个可歌可泣的伟大成就。


  中尼两国领导人会晤时,尼泊尔总理奥利表示,尼泊尔高度评价并愿意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期待加强双方在贸易、金融、互联互通、基础设施、旅游等领域的合作。近期,不少尼泊尔朋友对我说,现在两个共产党合并了,共产党可以长期执政了,尼泊尔的发展就靠你们中国帮助了。尼泊尔现在是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多少年来,来自中国、印度、美国、日本、韩国等外部的援助相当多,但尼泊尔真正的希望还得主要靠自己。如果内因不起作用,再多的外援也无用。尼泊尔现在是一张白纸,可以画最美的图画。尼泊尔人民是勤劳智慧的人民,尼泊尔有丰富的水利、旅游、文化、农业等资源,尼泊尔又处于两个快速发展的经济体之间,因此尼泊尔具有迅速改变贫穷落后、走上社会经济繁荣发展道路的许多有利条件。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发挥内因的作用,比如各级政府官员是否具有领导社会经济发展的知识和才能,走向快速发展的政策和安全环境形成没有,政府吸引外资的一整套政策出台没有。作为邻国,中国衷心希望尼泊尔早日走上繁荣富强的道路;作为老朋友,本人衷心祝愿尼泊尔社会稳定、人民富裕、经济繁荣、国家强盛。

 


责任编辑/张玲 顾心阳

图文编辑/康巳鋆



作者:成锡忠,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来源:本文系作者授权首发,转载请注明来源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