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周志伟:博索纳罗现象”及巴西内政外交未来走势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4日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周志伟  阅读:1677

  10月28日,巴西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结果产生,极右翼社会自由党总统候选人贾伊尔·博索纳罗以55.13%的支持率最终胜选。博索纳罗的当选有望使巴西政局在经历两年混乱之后回归秩序。毕竟,在前总统罗塞夫被弹劾后继任的特梅尔政府的合法性一直颇受争议。与此同时,博索纳罗的崛起也改变了巴西自1994年以来由劳工党和社会民主党两党主导的竞争格局,政治力量格局或出现进一步的深度洗牌,而博索纳罗的极右翼身份也说明巴西政治生态明显“右转”,巴西内政外交存在调整的较大可能性。


如何理解“博索纳罗现象”


  从个人履历来看,博索纳罗并非巴西传统的政治精英,尽管早在1988年就从市议员起步进入政坛,但其在本次胜选之前仅是联邦众议员,在26年的众议员生涯中仅有两项提案最终被成功立法,议员资历远够不上“资深”。另外,自1990年以来,博索纳罗先后更换过八个政党,均非传统意义上的主流党派,尤其考虑到博索纳罗目前所在的社会自由党是一个1998年才在巴西最高选举法院登记注册的新党,博索纳罗的确算是传统巴西政坛的“局外人”。


  正因为如此,要理解“博索纳罗现象”背后的逻辑,似乎更应该从分析巴西传统政党衰落着手。自1994年以来至本届选举前,巴西共经历了六次选举,虽然巴西政党的数量持续增加到了35个,但选举局面完全为社会民主党与劳工党两个传统大党所把控。在与社会民主党的竞争中,劳工党处在明显的上风,自2002年以来连续四次胜选,但最终因腐败问题以不光彩的方式收局。曾经以“反腐旗手”跃升巴西政坛的劳工党在其执政期间欠下了巨额“道德赤字”,直接造成了该党群众基础大幅萎缩,尤其是在经济发展水平较高、中产阶级规模较大的东南部和南部各州。另外,如果从竞选纲领中的经济政策规划来看,劳工党候选人阿达强调继续扩大社会支出,试图巩固中下阶层的支持群体,但是从最近三年来巴西经济形势(尤其是财政状况)来看,该政策实际上不具备可操作性,这也是阿达无法赢得市场和中产阶级信心的主要原因。事实上,在巴西前总统、劳工党领袖卢拉参选资格被否后,阿达要赢得大选的唯一途径就是实现与其他左翼力量的整合,但是左翼政党内部在2018年大选中出现了明显的分化。在首轮的选举中,具有明显左翼倾向的候选人有四位之多,其中,民主工党候选人戈麦斯在首轮投票中获得了12.47%的支持率,被认为是阿达能否在第二轮投票中逆转的关键。但是,戈麦斯在首轮出局后便前往欧洲,直到投票前一天才回到巴西,其意在于回避劳工党的拉拢,尽管其间他做出了“批判性支持阿达”的表态。相类似的是,网络党候选人玛丽娜虽是劳工党成员且出任过卢拉政府环境部长,但也仅是做出“批判性支持阿达”的表态,这体现出了巴西左翼内部存在较大分裂的状况,而劳工党最终未达到整合左翼政党力量的选举目标。在右翼传统大党方面,2016年劳工党的下台被认为是社会民主党东山再起的绝佳机会。但是,受腐败和政党分裂的影响,该党总统候选人阿尔克明在首轮便早早出局,并创下了该党自1989年以来的最糟糕表现(4.8%)。传统大党的失势造就了中小党派的崛起,从首轮的州长和参议员选举结果来看,巴西社会党、民主社会党、社会自由党等中小政党力量上升迅猛。加之博索纳罗的崛起,过去20年延续的社会民主党和劳工党之间两党竞争的局面结束,新的政治力量格局处在重构之中。其中,博索纳罗所在的社会自由党在众议院的议席从选举前的1个猛增至52个,成为仅次于劳工党的第二大党,而在参议院的议席也从选举前的0增至4个。


  从博索纳罗个人因素来看,自宣布参选以来,巴西国内外不同媒体给他贴过“法西斯分子”“独裁狂热者”“种族主义者”等标签,这也是其他竞争对手对他最主要的火力攻击点。但是,考察其26年的众议员政坛履历,他一直是劳工党政府坚定的反对者,这也使其在本次大选中具有更强的“聚众”效应,争取到了不少中间党派的支持。尤其是在过去四年声势浩大的反腐行动中,政治腐败成为巴西民众关注的核心议题,而博索纳罗少有的“清白档案”以及对腐败“零容忍”的强硬立场迎合了选民的诉求。另外,在巴西民众关心的公共安全议题上,尽管博索纳罗对枪支管制的表态引起争议,但却体现出了强化公共安全治理的决心。不可否认的是,博索纳罗自参选以来提出了非常多的争议性观点,但巴西多数选民对博索纳罗的支持并不能解读成巴西社会对传统价值观的否定,而更多体现出巴西民众对于传统国家治理模式的失望。或者可以说,巴西选民“求变”的愿望远胜于对于某些极端主张的担忧。



2018年10月7日,巴西极右翼总统候选人博索纳罗在里约热内卢某地出席竞选活动。博索纳罗最终在10月28日举行的巴西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获胜,成为新一任巴西总统。


内政、外交面临大调整


  从竞选纲领来看,博索纳罗治理下的巴西内政外交或面临较大调整。


  在内政方面,博索纳罗的纲领主要强调经济改革、反腐败、公共安全、国防建设、教育五大议题。经济政策的调整体现在减少国家对经济的干预,控制公共开支,2019年消除财政赤字,2020年实现财政盈余,维持4.5%的通货膨胀目标。推进税制改革,减少税负,推进私有化,降低外债规模。在反腐问题上强调零容忍态度,加强司法调查的独立性,强化信息透明度,严格执行“反腐十纲”。在公共安全方面,博索纳罗主张放松枪支管制,扩大警察执法权限,用铁腕手段解决有组织犯罪,强化警力建设,加大对安全装备、技术的投入,将无地农民的占地运动定性为恐怖主义。在国防建设方面主张增加军费预算,扩大军购,扩大军队在社会治安上的执法参与,加强边境防务能力。在教育方面强化对教育的军事化管理,任命军官主持教育部工作,两年内在各州州府增设军校,反对公立大学给低收入阶层、少数族裔的配额政策。在外交政策方面,博索纳罗的主张主要包括:外贸政策基于“合作伙伴能够给巴西带来附加值”的原则;支持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放弃与“专制国家”(尤其指出是与美国、以色列、意大利等国作对的国家)发展关系,坚决不与“专制国家”签订贸易协定;拉美一体化必须基于民主原则,将本地区“非民主国家”(尤其委内瑞拉)剔除出一体化组织;调整巴西外交的多边主义传统,重视双边原则;主张巴西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等。另外,在博索纳罗的竞选纲领中错误地称呼台湾地区为“国家”。


  从上述表态来看,博索纳罗的外交主张具有较强的意识形态色彩,尤其他将左翼主政时的意识形态置于批判的对立面,这很有可能改变劳工党主政时期优先发展南南合作的外交布局。与此同时,博索纳罗还体现出比较强的亲美立场,很多主张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相类似,比如将驻以色列使馆迁至耶路撒冷,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之后否认)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从美国对拉美政策的历史来看,存在着一种“巴西往哪走,整个拉美就往哪走”的判断,加之美国政府最近针对中拉关系的多次诋毁,博索纳罗的胜选是否会形成巴西与美国之间的联动,这是值得警惕和继续观察的要点。


  针对中巴关系,至少从博索纳罗的竞选纲领和主要表态中,找不到太多的利好信息。并且,他在竞选期间“访问”台湾、将中国投资误读为“购买整个巴西”,应该说释放出了非常不友好的信号,尤其是在“访问”台湾的问题上——毕竟他有着20多年众议员的政治生涯,中国外交一个中国的原则不可谓不知。尽管在竞选后期,支持博索纳罗的农、矿业利益集团迫使其缓和了对华立场,但需要关注的是,在支持博索纳罗的利益集团中同样存在着对华立场较强硬的工业利益集团。因此,在未来的四年执政期间,博索纳罗会在自己的意识形态偏好与对华态度迥异的农矿、工业集团之间找到怎样的平衡点,将决定其对华政策的主基调。另外,中巴关系已经成为当今大国关系的重要一环,早已不是单纯的贸易和投资关系,博索纳罗政府如何解读中巴全面战略合作关系也将是未来非常重要的关注点。


责任编辑/郎亚娇 顾心阳

图文编辑/康巳鋆


作者:周志伟,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国际关系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巴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来源:《世界知识》,2018年第22期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