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王珍:停止干涉,让委内瑞拉人民解决自己的问题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1日  来源:  作者:王珍  阅读:357

  委内瑞拉又一次成为国际传媒的焦点。


  1月10日,去年5月20日大选中以68%得票率当选连任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按照宪法正式宣誓就职,开始为期6年的第二个任期。美国、加拿大、欧盟等西方国家和参加“利马集团”的拉美国家抵制仪式,俄罗斯、中国等数十个国家派代表出席。仪式在平静气氛中进行,未发生成规模抗议活动,出乎美国及其伙伴们的期待和关注者的预料。


  但外来干涉和国内动乱从来没有止息。1月4日,由加拿大和13个拉美国家组成,专门针对委内瑞拉问题的“利马集团”举行外长会议(墨西哥仅派低级别官员出席)通过决议,宣布抵制马杜罗就职仪式,不承认马为委合法总统,敦促马把总统权力交给由委反对派控制的国民议会。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以视频形式与会,重申驱马下台的立场。可以预期,连任后的马杜罗政府仍将面对由美国指挥的强大压力和无休止的干涉、制裁和围堵。


  众所周知,委内瑞拉形势发展至今日局面,政局动荡不已,经济衰退凋敝,民生困苦艰难,秩序乱象丛生,有内因也有外因。内因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说天灾,主要是国际油价长跌不振;说人祸,既有政府施政之误,更有20年愈演愈烈的派性政争,把委经济推入危局。讲外因,责在20年来时起时伏,日益加剧的外来干涉。内因外固孰轻孰重?时间节点不同,两者作用难以定论,但外来干涉把国内政治反对派培植成以推翻现政府为唯一目标的专业大军,从而使朝野对立不能化解,使国家形势每下愈况。


  部分拉美国家对马杜罗政府持抵制态度系周政见之争而起,与近几年来拉美政坛所谓“左”、“右”力量消长相关。他们担心开始下行的“左翼”东山再起,希望压垮马杜罗政府,以消除“查韦斯主义”的影响。这种分歧本不应以公开干涉内政的形式表露,但一旦被域外强势力所利用,矛盾的性质就起了变化。


  至于美国(加拿大不过是步趋其后),众所周知,一直把查韦斯-马杜罗政权及其政治主张看成是南美洲对美国权威的最大挑战,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这个方针20年未变,只要委现政权不倒,永远不会变。手段很多,从口头警告到培植反“查韦斯主义”势力,从经济制裁到支持政变,直到以武力干涉相威胁,花样翻新,虽给委造成近乎灭顶之灾,但马杜罗政府仍然在那里。     


  干涉,围堵不是解决委内瑞拉问题的办法,只能使问题愈加严重,使委人民遭受更大痛苦。委内瑞拉的事只能由委人民自己来解决。马杜罗毕竟是多数委民众投票选出来的总统,应当给他时间和环境履行治国职责,包括纠正过去的失误。马杜罗开始连任,面临严峻挑战,必须敢于担当,集中力量稳定局面,推动和解,改善民生,以恢复石油生产为突破口振兴经济,同时努力缓和对外关系。但这需要时间和稳定。停止外部干涉,推动国内和解是必须的条件。此次就职仪式未生乱象是好事,或可表明民众已厌烦街头斗争,向往平静生活。马杜罗政府应抓住这种心理做工作。

 

  美国应当吸取过去20年的经验教训,明白靠高压压不垮马杜罗和委人民,而且压之愈甚,反抗愈烈。参与施压的拉美国家将逐渐认识到干涉委内政于委有害,于己也不利,搞不好会导致本国内部矛盾纷起,而且美国昨天干涉多米尼加、巴拿马,今天干涉委内瑞拉和古巴,明天也可以干涉别的国家。前车之鉴,不可忘记。


责任编辑/唐春云 顾心阳

图文编辑/康巳鋆



作者:王珍,察哈尔学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原副会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前驻委内瑞拉等国大使
来源:本文系作者授权由察哈尔学会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