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江时学: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中的中国与拉美国家关系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8日  来源:《国际论坛》  作者:江时学  阅读:157
  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是一种全方位外交。在这一外交方略中,中国既希望与发达国家发展关系,同时也愿意与包括拉美国家在内的所有发展中国家推动南南合作。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也是中国与拉美国家关系取得了长足发展的四十年。毫无疑问,中拉关系目前业已进人有史以来的最佳时期。面对国际形势及世界格局中的诸多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中国与拉美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加强合作的紧迫性不断上升。为了进一步提升中拉关系,中拉双方要在国际事务中加强磋商与合作,采取务实措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在推动全球治理的过程中同舟共济,妥善应对“美国因素”的干扰,继续致力于推动双方的相互了解。

一、拉美在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中的地位


  1978年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开放战略为中国与外部世界的沟通和联系提供了不可多得的良机,也使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关系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在外交领域,33个拉美国家中当时只有12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今天中国已与24个拉美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中国甚至还发表了两个对拉美政策文件;在政治领域,当时双方的高层往来极少,而且,由于受意识形态立场的影响,中国共产党仅与拉美的左翼或中左翼政党保持联系,与右翼或中右翼政党的接触微乎其微,今天,高层往来频繁,中国共产党与拉美地区的绝大多数政党有密切的工作关系;在经济领域,双边贸易从1978年不足10亿美元增加到2017年的2578亿美元,从而使中国成为拉美第二大贸易伙伴国,中国在拉美的投资由空白发展到2017年直接投资存量3870亿美元,使拉美成为仅次于亚洲的中国海外投资第二大目的地;在人文交流领域,当时只有双方的少数艺术家有一些有限的往来和交流,而今天,从孔子学院到文化交流年,从智库、媒体、青年、妇女、工会和党政官员的交流到文学作品的翻译,从出土文物展览到艺术周和电影周,中拉之间的民心相通可谓全面开花

  在继承新中国外交多年形成的大政方针和优良传统的基础上,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一直在积极探索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之路。在2014年11月28日-29日举行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提出,中国进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阶段,必须构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可以预料,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作为发展中地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拉美在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中的地位将进一步上升。拉美的这一地位可从以下几个角度来分析:

  第一,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是一种全方位外交。众所周知,长期以来,中国外交的主攻方向可概括为:大国是关键,周边是首要,发展中国家是基础,多边外交是舞台。在我国外交词汇中,发展中国家主要是指亚洲、非洲和拉美三大区域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基础依然是上述四个主攻方向。换言之,在实施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过程中,中国既要在构建国际政治新格局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也要愿意在全球治理中展示新兴大国的风范;既要把经贸关系作为推动双边关系的动力,也要强调人文交流的重要作用;既要与欧盟提升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也要着力与周边国家发展双边关系;既要与美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也要注重与拉美和其他发展中地区发展双边关系。

  还应该强调的是,南南关系是国际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全球化趋势遭遇阻力的背景下,面对死灰复燃的霸权主义、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发展中国家应该加强合作,齐心协力地推动南南关系。中拉关系是南南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中拉关系的稳步发展,既能进一步推动南南关系,也能提升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

  第二,拉美能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贡献。中共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要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毫无疑问,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循序渐进,因此,中国有必要与不同的地区和国家作出不懈的努力。

  2014年7月17日,习近平在访问拉美期间出席了在巴西利亚举行的中国一拉美和加勒比国家领导人会晤。在题为“努力构建携手共进的命运共同体”的主旨讲话中,习近平说:“当前,中国人民正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拉美和加勒比各国人民也在为实现团结协作、发展振兴的拉美梦而努力。共同的梦想和共同的追求,将中拉双方紧紧联系在一起。让我们抓住机遇,开拓进取,努力构建携手共进的命运共同体,共创中拉关系的美好未来!”

  第三,拉美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好伙伴。拉美拥有庞大的市场。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拉美拥有6.4亿人口,国内生产总值将近6万亿美元。由此可见,拉美市场的潜力是巨大的。此外,拉美还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毋庸置疑,在中国实施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拉美成功地搭上了中国经济腾飞的快车,并从中获得了巨大的收益。例如,中国的进口提升了拉美出口的初级产品的价格,从而使拉美获得了大量出口收人;又如,中国在拉美的投资弥补了该地区资本积累的不足,有效地提升了它的生产能力,改善了它的基础设施;再如,除初级产品以外,中国还进口了拉美的大量工业制成品,从而有力地促进了拉美的工业化进程。因此,无论过去还是将来,中国没有也不能轻视大洋彼岸的这一大重要伙伴。


二、如何进一步提升中拉关系


  当前,国际形势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正在增加。面对这一新形势,中拉关系的发展要突出以下几个重点:

  一是要在国际事务中加强磋商与合作。中拉关系得以稳步推进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尊重对方独立自主选择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的权利,积极寻求利益的最佳契合点。在国际形势千变万化的背景下,在推动构建中拉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这一特点应该得到发扬光大。双方要不断深化政治互信,坚定支持彼此重大核心利益,永远做守望相助的好朋友。

  二是要为“一带一路”建设采取务实的措施。习近平主席说过,“一带一路”建设“不是中国一家的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为了使“一带一路”在拉美取得多多益善的早期收获,尽快造福于拉美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中拉双方都应该秉持共商、共建和共享的原则,在“五通”涵盖的五个领域(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采取务实的措施。

  三是要在推动全球治理的过程中加强合作。全球问题层出不穷,应对全球问题的最佳之道就是推动全球治理。在这一过程,各国应该齐心协力,恪守“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在国际多边机制内加强沟通和协作。中国与拉美都是各种全球问题的受害者,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并具有在全球治理中加强合作的强烈愿望。因此,中国与拉美应在全球治理中加强合作。


  四是要妥善应对“美国因素”的干扰。美国始终将拉美视为其“后院”,不容许自己在拉美的传统势力范围受到挑战,不能容忍拉美出现“离心力”。2018年2月1日,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美国德克萨斯(奥斯汀)大学发表演讲时说:“有时我认为,我们忘记了门罗主义的重要性,忘记了门罗主义对本半球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如何维系(门罗主义体现的)共同价值。因此,我认为,今天,门罗主义的重要性不亚于当年它问世时的重要性。”2018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讲时说,中国与多米尼加、萨尔瓦多和巴拿马建立的外交关系“对台湾海峡两岸的稳定构成了威胁”,因此美国“谴责这些行为”。此前不久,美国召回了驻多米尼加和萨尔瓦多的大使和驻巴拿马的临时代办,以商讨美国如何“帮助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建立强有力的、独立的民主体制和发展经济”。显而易见,美国政府官员的上述言行充分说明,美国对中国在拉美的存在持有强烈的戒备和抵触心理。事实上,拉美国家与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国家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因此,中国与拉美国家发展关系是理所当然和天经地义的。而且,中拉关系以互利共赢为基础,不针对任何一个第三方。当然,为了消除美国对中拉关系的疑虑,中国既要在官方层面上和学术层面上向美国多做宣传和解释工作,也要设法在拉美与美国构建多种形式的三方合作关系,尤其在开发拉美市场的过程中,中国企业要多与美国企业合作,以发挥优势互补,实现“三赢”。


  五是要继续致力于推动双方的相互了解。中国与拉美远隔重洋,相距遥远,而且在语言、文化、历史和政治制度等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此外,西方媒体在拉美的影响力根深蒂固。这些不利因素影响了中国与拉美之间的相互了解。相互了解不够的危害性是显而易见的。例如,除极少数研究中拉关系的拉美学者以外,拉美人对中国领导人提出的努力构建携手共进的命运共同体的倡议一无所知或闻所未闻,对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或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意义的理解也一知半解。更为令人遗憾的是,拉美的一些媒体在描述中拉关系时使用了“中国帝国主义”或“中国新殖民主义”等词汇,并将中拉关系视为“中心”与“外围”的关系。甚至还有一些拉美人担心,飘扬在拉美上空的五十颗星的美国国旗正在被五颗星的中国国旗取而代之,因此明天的中国与拉美的关系就是昨天的美国与拉美的关系。由此可见,为了消除拉美对中拉关系的误解、误读和误判,必须加大民心相通的力度。

(注释略,有删改)


责任编辑/康巳鋆 顾心阳



作者:江时学,上海大学特聘教授、拉美研究中心主任,察哈尔学会拉丁美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拉丁美洲学会顾问,中国新兴经济体研究会副会长
来源:《国际论坛》,2019年第2期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