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众院通过决议谴责特朗普“种族主义言论”,这场纷争反映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8日  来源:上观  作者:上观 廖勤 李雪  阅读:214



  当地时间1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240对187的投票结果通过一项决议,“强烈谴责”总统特朗普针对数名少数族裔女议员的“种族主义言论”。


  数日来,特朗普在推特上对几位女议员发表“种族主义言论”事件持续发酵。特朗普火力全开,受辱的女议员也集体回敬。最终,忍无可忍的众议长佩洛西决定发起表决,用一份长达4页纸的决议“惩罚”特朗普的“话语暴力”。

  这场纷争之所以会在美国掀起轩然大波,专家认为,这既与特朗普本人为谋求连任打出“吸票”策略有关,同时又折射了美国政治分裂、社会撕裂继续恶化的现实。

引发众怒

  “口水仗”始于上周日这位“嘴炮”总统的推特发难。

  由于自己的移民政策此前遭几位少数族裔民主党女议员的非议(批评美国边境拘留设施条件恶劣),上周日(7月14日),特朗普突然发推“炮轰”这些民主党女议员,叫她们“回去”,暗示她们不是天生的美国公民,应该离开美国,回到自己“完全破败”的国家,收拾好那些烂透的、犯罪猖獗的地方。

  特朗普并未指名道姓,但是舆论认为被攻击的四名女议员分别是:纽约州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明尼苏达州众议员伊尔汉·奥马尔、马萨诸塞州众议员阿亚娜·普雷斯利和密歇根州众议员拉茜达·塔利布。

  四人在去年中期选举中当选议员,全部处于第一届任期,对特朗普政府政策多持批评态度。事实上,四人中,只有奥马尔在1992年以索马里难民身份进入美国,其他三人都在美国出生。她们也因立场较为激进而被称为“四人组”。

  15日,事态升级,双方激烈交锋。

  当天,在一场主推“美国制造”产品的活动中,特朗普再怼“四人组”:“这些是憎恨我们国家的人,如果你们在这里不开心,你们可以走啊。”

  当天晚些时候,四名女议员召开发布会“组团”声讨总统种族主义的排外言论。

  然而,就在发布会举行的同时,特朗普又在推特上“回骂”,给她们戴上“反以色列、支持‘基地’组织”的“帽子”,并再次下“逐客令”,要求她们“不爱美国就离开”。

  特朗普的傲慢排外言论,在美国国内乃至全球都招致如潮批判。

  众议长佩洛西立即站出来为女议员辩护,抨击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目的是“让美国再次变白”。

  特朗普的选战劲敌、民主党竞选人领跑者、前副总统拜登也在推特上批判特朗普,称其仇恨言论“播下分裂的种子”,“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煽动种族主义情绪”。

  “特朗普正把赤裸裸的种族主义带回白宫。”《纽约时报》尖锐评论。

  美国媒体甚至翻出旧账,指认特朗普的祖父、“第一夫人”梅拉尼娅都是外来移民,他凭什么对这些女议员指手画脚。

  在世界范围也是激起一片众怒。英国这次不管“特殊关系”了,从首相到大臣到议员,“排队”谴责特朗普。比利时前首相居伊·伏思达批特朗普的种族主义令人作呕。德国媒体也纷纷撰文谴责特朗普的种族主义言论。

竞选策略

  翻翻特朗普“语录”,针对有色人种、少数族裔的谩骂攻击,数不胜数。诸如非洲等国是“粪坑”、墨西哥移民是“强奸犯”、尼日利亚人回到“他们的小屋”、海地人都患有艾滋病等等,甚至前总统奥巴马也没逃过特朗普的“毒舌”,被“冤枉”不是出生在美国。

  这一次,特朗普将矛头指向民主党女议员。女性与有色人种的敏感元素一叠加,使特朗普的言论更具挑衅性。

  不过,除了基于多元、平等的价值观来批判特朗普,不少分析将特朗普的出格言论视为一种竞选策略。

  “特朗普骨子里就是一个主张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他攻击女议员的言论并无新意。但是,在大选临近的背景下,特朗普确实有他的考虑,就是稳定和巩固基本盘。”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教授说,他无需在乎那些崇尚多元文化、性别平等的选民的想法,因为这些群体对特朗普的做派早已见怪不怪,特朗普犯不着和这些人套近乎,即使示好,他们也不会买账。但是基本盘不容有失。最近,特朗普在美国发起抓捕和驱逐非法移民的行动也是出于这一目的。移民问题将是2020年大选的热门话题,随着选战临近,他在这方面的言论、动作、政策会更多。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刁大明认为,四位女性民主党人并非民主党内部主流声音,但特朗普之所以此时“集中火力”攻击四人,一是有大选“稳盘”的需要。上台以来,特朗普的民调支持率稳定在35%-40%左右的水平。这意味着,特朗普的相关言论,是从回馈基本盘和关键盘出发,而主力选民盘的特点是都是白人。

  二是分化或离间民主党阵营,往民主党内部“打楔子”。这几位女议员代表民主党内部一些批评特朗普的极端声音,特朗普把她们作为对手,迫使民主党主流派只能维护她们,从而被推着往“极化”方向走。

  “特朗普对连任其实有不小隐忧。毕竟2016年是在选民票不足的情况下,凭借选举人团票入主白宫的。有鉴于此,特朗普只能凭借一些极端表达,把选民激发出来。”刁大明说。

  美国媒体注意到,特朗普正在尝试一个竞选策略的“升级版”,将2016年的竞选套路发挥到极致。

  在2016年大选时,正是白人蓝领选民帮助特朗普赢得大选,其中一些人还是民主党的长期支持者,但他们在移民问题上更保守。现在想竞选连任,这个套路不妨更优化,让它再显神威。

  《华盛顿邮报》指出,特朗普正在尝试一个“大置换”:放弃郊区妇女和受过大学教育的男性和女性的支持,越来越多地寻求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蓝领阶层的选票。

  在美国媒体看来,这一策略的核心是,把维护政治正确的精英、各色移民、非白人“打包”处理,把他们塑造成“美国的威胁”;而把他的核心选民描绘成“受害者”:受移民排挤、人口普查被法院干扰(导致无法统计哪些是合法公民哪些不是)、科技公司压制他们的声音,而他要把自己塑造成这些白人选民的捍卫者。

  但是,也有分析指出,这种策略无异于赌博。“没人知道谁会在这场置换中胜出。”前总统乔治·布什的白宫新闻秘书阿里·弗莱舍说。毕竟2018年中期选举显示,生活在郊区和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对特朗普的政策和声明已望而生畏,最终推动民主党重新夺回众议院。

分裂图景

  围观这场“口水仗”,最令人诧异的恐怕不是特朗普的偏见,而是他的极度自信。

  一名记者这样问特朗普,许多人把他的言辞视为种族主义言论是否让他担忧,特朗普回答:“我不担忧,因为许多人同意我(的看法)。”

  特朗普的自信到底来自哪里?美国真的有“许多人”为特朗普背书?

  美国媒体指出,美国社会原本就存在白人民族主义的思维模式。《纽约时报》指出,白人民族主义者的思维框架核心是,这是一个白人的国家,由白人男性创建和建设,注定要作为白人的国家保持下去。任何想被接受为真正美国人的人,都必须透彻理解并默然接受这种叙事。

  “在美国,白人与有色人种、移民的尖锐矛盾由来已久,只是在特朗普上台后,他的反移民、歧视少数族裔的言行、政策加剧了这种矛盾。”吴心伯说,在特朗普执政第一年,就爆发夏洛茨维尔的白人至上者制造的大骚乱,“过去不会这么堂而皇之,但是,由于政治大环境对他们有利,白人至上、种族主义势力就变得更嚣张。”

  刁大明则指出,美国未来还面临一个人口结构变化的问题,一些人口学家或社会学家认为,到本世纪中叶,白人不再是美国的多数。在这种情况下,“谁是美国人”“美国是谁的美国”将成为很大问题。再往下推,若白人在选民意义上也不占多数后,那么美国将面临史无前例的挑战。“在这个趋势面前,白人选民怀有一种焦虑感,这种焦虑本身与经济全球化的挑战、美国权力转移框架下如何维持全球领导力相重叠,因此在内政外交方面都面临很多压力。特朗普的言论具有一定代表性,尤其在中下层农业地区、受教育程度偏低的美国南部白人选民中会更有共鸣。”

  2018年12月皮尤研究中心一项民调发现,46%的美国白人表示,到2050年,非白人占多数的国家将“削弱美国的习俗和价值观”,而在美国黑人和西班牙裔中,这一比例分别为18%和25%。

  杜克大学教授阿什利·贾迪纳最近写了一本书,名为《白人身份政治》。贾迪纳说,在选举年的调查中,大多数美国白人表达了种族仇恨情绪。调查显示,30%到40%的人接受白人种族身份。由于担心不断增长的移民会威胁到他们的种族地位,白人会强烈地倾向于特朗普。与上过大学的白人相比,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对白人身份的认同感要更强烈。在这一背景下,总统的言论“确实是一种政治动员,而那些渴望种族团结的人更有可能参与政治”。

  更令美国媒体担忧的是,特朗普受“白人身份政治”驱动,正在重塑美国的政治格局,让美国政治变得更分裂,更“白化”。

  《华盛顿邮报》评论指出,特朗普煽动的“白人身份政治”模式已经重塑共和党,党内几乎所有敢于批判特朗普种族歧视言论的人都被边缘化,或者保持沉默,或者改变立场。他们担心总统的愤怒会削弱他们在大选中获胜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就这次事件,当民主党团结一致反对特朗普的言论时,共和党方面,虽然有一小部分党员对特朗普的发言表示不满,但是大部分党内高层都没有直接表态。

  240对187的投票结果也显示,两党的党派划线已泾渭分明,仅4名共和党人对决议投赞成票,1名独立议员投反对票。共和党议员——他们绝大多数是白人——基本站队特朗普反对决议。

  刁大明指出,这场纷争反映了美国面临重大挑战时,不同群体之间的不同反应。民主党选择多元文化主义的趋势,共和党则选择白人至上的方向。两党的选择截然不同,可能导致社会更加撕裂。但这种选择更多的不是有效回应国家需要解决的问题,而是受政党利益的驱动。

“肿痛”难消

  尽管众议院通过的决议不具约束力,最多只是道义上的谴责,施加舆论压力,但是特朗普“捅了马蜂窝”后,恐怕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消除被舆论反蜇的“肿痛”。

  一是他或将为自己的种族主义言论埋单,付出政策流产的代价。

  《华盛顿邮报》称,法官可以援引特朗普的种族主义言论作出相关裁决,阻止总统推行某些政策。

  在这方面,特朗普已经吃过很多亏。执政初期,美国各地法院以特朗普及其执政团队成员发表的反穆斯林言论为由,阻止了总统的旅行禁令。

  最近一次挫败是特朗普政府要求将公民身份问题纳入2020年人口普查问卷,结果被马里兰州联邦法官“叫停”。法官认为政府此举含有政治动机——试图将政治权力从西班牙裔选民手中转移至白人选民手中。而这一动机明显流露在特朗普团队的很多声明和推文中,“显示出歧视的敌意”。

  二是受到民主党人的穷追猛打,两党选前斗法将更趋激烈。

  周二晚间,民主党众议员阿尔·格林提交了弹劾特朗普的条款,将引发未来几天一场有争议的投票。如果众议长不作出回应,格林可以在两天的立法期内强行对弹劾条款进行表决。目前,已有80多名众议员呼吁启动弹劾。

  白宫官员说,佩洛西可能会将弹劾条款提交司法委员会或提交国会审议,不过她的办公室没有就此事发表意见。

  民主党去年夺回众议院后,开始考虑弹劾事宜。但佩洛西不太主张,甚至表示“特朗普不配被弹劾”,但四位被特朗普攻击的女议员及民主党其他议员,似乎对弹劾有执念。

  “为稳妥起见,民主党人不会轻易发起弹劾,但也有观点认为,如果弹劾持续发酵,本身也有可能成为一个议程,从而拖住特朗普。”刁大明说。

  民主党最近针对特朗普及其团队成员的动作也很多,比如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向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等人发传票、追讨特朗普的税单。

  在移民问题上,两党更是激烈过招。15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取消美墨边境第三国移民避难申请资格。新规将于16日在《联邦政府纪事》刊布并正式生效。有分析指出,特朗普在与民主党的人口普查问卷纠纷中吃了亏,有意借出台新规快速出手扳回一城。

  下周,“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米勒将赴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美国媒体称,这可能是数十年来最引人注目的听证会。民主党更是期待米勒会曝出一些猛料,进一步支持弹劾的动议。

  不过,吴心伯指出,“通俄门”预计不会有很大突破,但是追讨特朗普税单、在移民问题上出招——就特朗普抓捕驱逐非法移民采取措施,可能会是民主党祭出的利器。

  “民主党会采取‘蚕食’的方式,保持创面,一直咬住特朗普。”刁大明说。



责任编辑/康巳鋆 顾心阳



来源:上观,2019-07-18

原文链接:https://www.shobserver.com/news/detail?id=164196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