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王珍:美高官声称中国是拉美“最大债权国”其心可恶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9日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王珍  阅读:176
  日前,美国南部军区司令法勒抨击中国对拉美政策,指称中国是拉美包括委内瑞拉的“最大债权国”,“让拉美和委内瑞拉人民背上了沉重的债务”。我外交部发言人已予严词驳斥。

  法勒此言并非创举,美国高官屡屡就中拉、中委关系说三道四,制造所谓“债务陷阱”等奇谈怪论,极尽诬蔑造谣之能事进行抹黑和挑拨离间,结果一无所获,丝毫未能撼动中拉、中委友好合作的大树。

  法勒跳出来再次搅局同样徒劳,本不值一驳;但鉴于其特别身份和他选择的搅局焦点和时机,其言可恶、其心可诛,不能任其信口开河而不予理睬。

  说其心可诛,首先因为他是个军人,而且是专司南美洲事务且手握重兵,位高权重的上将。按照美国和西方的军事条令惯例,象他这样频繁发表政治性、外交性极强,且往往火药味极浓言论者当属“奇货”。他在委内瑞拉问题上的战争叫嚣飞扬跋扈人们记忆犹新,但直接把矛头对准中国似乎这是第一次,用心何在?

  以出兵入侵威胁一个南美主权国家,这是霸权主义的行径;在“债权”和“债务”上做文章,旨在离间中拉、中委关系,把中国(和其他“域外国家”)挤出局外,这正是美国现当局公开宣示的“新门罗主义”的体现。在这两方面,法勒与美国彭斯-蓬佩奥-博尔顿外交团队完全一致,文武配合,相得益彰。

  说其言可恶,因为如同蓬佩奥们的“债务陷阱论”一样都是谎言和诬蔑。中国在拉美投资存量已超过2000亿美元,在对外投资总盘子中占比可观,在拉美吸收外国投资中所占份额更高。中国投资是好是“坏”?中拉、中委双方最有发言权,正如鞋子是否合脚,穿鞋人最有发言权一样,别人说三道四,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就是别有用心。

  近年来中拉关系迅速、深入、全面发展,最突出特点和最大亮点是平等、互利、共赢和共商、共建、共享,双方都得到切切实实的好处。没有一个拉美国家因所谓”债务陷阱“而放弃或减少与中国的合作,没有一个拉美国家的民众因与中国合作而“背上沉重的债务”,饱受动乱和外来干涉与制裁之苦的委内瑞拉人民最懂得与中国合作的可贵。

  至于“中国是拉美最大债权国”之说完全是臆造。中拉合作,中委合作的主体是融资合作,其次是中国在中拉整体合作机制中设置的各种合作基金,贷款微不足道,且很少有使用。中国在与所有发展中国家的合作中从不以货款谋利,更不以贷款换特权和强加政治条件,这与某些国家的做法形成鲜明对照。中国和拉美国家的关系是合作伙伴关系而不是“债权国”和“债务国”的关系。中国视拉美为“一带一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拉美国家视“一带一路”为难得的机遇而积极参与,故有智利国会通过决议敦促总统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和巴西副总统访华表达“上路”愿望之举。法勒以谎言说事罔顾事实,岂不可恶?

  法勒搅局的时机更令人难解。中美重启经贸磋商刚刚起步,人们对中美关系前景开始稍感松缓,但大洋彼岸时有不和谐声音传来,如今法勒又加入其中,颇为招眼。委内瑞拉朝野对话初见成效,乱局稍有平静,法勒带头拿中委关系做文章,有挑动委民众对华不满之嫌,这是唯恐天下不乱。

  谎言就是谎言,不能不揭穿,但也不必太在意,因为事实胜于雄辩,更胜于谎言。



责任编辑/康巳鋆 顾心阳



作者:王珍,察哈尔学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原副会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前驻委内瑞拉等国大使
来源:《北京日报》,2019-07-19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