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朱锋:百年大变局的深刻含义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9日  来源:《东亚评论》  作者:朱锋  阅读:228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对事实的描述。人类历史有周期性,有周期性的时间点,百年是一个很漫长的时间点,是一个世纪的时间点。这么长的时段,国际政治一定有大变局。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样一个描述和中国今天的发展结合在一起,它的意义就非常深刻而且具有战略性。因为今天中国的发展正处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刻,不仅我们要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梦,而且随着中国的崛起,我们所面临的国际国内环境都在发生深刻而又严峻的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视角来思考中国的民族复兴征程,这才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重要的战略含义。所以,为什么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一般的判断,或者说是世界政治人类社会生活的一般现象?很简单,一百年前,1918年一战结束,随后创设了凡尔赛体系,第一次出现了人类社会合作治理的早期形态。二战后建立了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多边体系,涉及各个领域,欧洲实现了联合。显然,过去的一百年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今天我们面临的大变局中的变动因素,第一是权力再分配和力量再分配的大变局,东升西降,这个态势还在延续。
 
  第二是世界秩序结构中规则结构的大变局,原来是由西方主导规则的制订,而今天在全球或者世界秩序中,中国不仅是世界秩序的参与者、建设者、贡献者,而且也会从规则的接受者变成一个重要的规则贡献者,或者是规则的制订者。
 
  第三是全球化正在面临新的挑战。原来流行的观点是,全球化由市场主导,世界就会产生繁荣,人民就会受益,但是现实并不是如此。特朗普上台代表一种势力和诉求成为主流,民粹主义也代表一种势力和诉求,全球化过程中如何能更多地照顾到民众的利益,特别是底层民众的利益,是亟须解决的问题。
 
  第四是科技创新结构中主导的科技要素与从前大不一样,工业革命4.0会让未来人类的生活方式发生巨大的变化。
 
  第五是政治思潮结构中的价值大变局,什么是今天和未来主导性的思潮?二战以后是自由主义的,是基于人权的最基本的信仰和尊重。但是今天情况发生变化,恐怖袭击、移民潮、单边保护,还会不会有西方社会所说的基于自由、公平的,对外来移民的完全开放?人权的价值正在接受新的一波冲击,这个冲击很可能是文明冲突的回归。
 
  我们正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而又深刻的挑战。在这样的挑战面前,中国的利益在哪里,我们的价值定位在哪里?在利益和价值的双重推动中,中国的道路选择应该如何坚持与创新,这是我们需要回答的。
 
  当前,一个现实的挑战是如何处理中美之间的关系。中美之间发生新冷战的可能性不能排除,但是最大的问题是中美未来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势,这只能是双方互动的结果。新冷战绝对不符合中国的利益。美国是否已经下定决心要跟中国进行新冷战,其国内的意见也不一致,仍在辩论之中。国际关系,特别是大国之间的利益竞争和博弈是一个互动的过程。只要我们坚持战略信心和战略定力,新冷战的可能性就不大。最令人担心的是双方都冲动,双方都觉得不愿意示弱,双方都觉得真理在手,这样一种对抗的不断升级,就有可能导致新冷战,甚至是战争。必须明确的是,中国不希望有任何形式的新冷战,完全不符合中国的利益,我们应该有能力避免新冷战发生。只要我们坚持中美关系的冲突管控,坚持两国之间通过对话来解决问题,坚持直面冲突性的议题,必要的斗争和适当的让步相结合,让新冷战难以成为事实。

责任编辑/康巳鋆 顾心阳



作者:朱锋,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特聘教授

来源:《东亚评论》,2019年01辑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