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赵瑞琦:关键证人翻供,特朗普避免弹劾面临四大挑战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4日  来源:中国网  作者:赵瑞琦  阅读:187

  自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了弹劾特朗普调查程序的决议后,不管是特朗普一方斥之为“假面舞会”“猎巫行动”还是议长佩洛西赞之为应对“美国民主面临的挑战”,无可争议的是,已经陷入困局的特朗普,必须化解目前政治生涯的四大问题,否则将面临战略死局,甚至可能提前出局。


  其一,是否会因阻挠调查、阻止证人作证而陷入不义?


  10月31日,在众议院决议通过之际,一名华盛顿联邦法官开始对一名被众议院传唤的证人提出的申诉进行调查。这位左右为难的证人称,他处于众议院的传唤听证和白宫要求噤声的夹缝之中,后者直白要求他不能与众议院合作。针对此事的法律裁决将直接影响其后的调查和定罪。在1998年,之所以启动对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弹劾程序,不仅是克林顿不顾宣誓撒谎以掩盖同莱温斯基的暧昧关系,更是因为他曾试图阻挠司法工作。


  其二,是否会因内部人员出面作证而坐实不法指控?


  特朗普是否能在“通乌门”的调查中过关,直接参与人员的证言具有最大的杀伤力。此前,特朗普及亲信对众议院的闭门听证一直持严厉批评的态度,指责民主党侵犯了总统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在没有经过表决的情况下对他展开秘密调查。但决议通过后,如佩洛西所言,“众议院从今天起将从闭门取证转向公开听证”。对此,共和党与白宫也无话可说了。


  最具杀伤力的是,新形势和强压力可能迫使一些人转变态度。此前,特朗普和他的亲信都对国会的相关调查置之不理。但现在,白宫无法再以弹劾调查未经众议院全体投票授权而"毫无根据"来做借口,进而抵制相关调查了。进入公开程序后,众议院负责调查的民主党议员就拥有发出传票的权力:他们可以在要求证人到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出庭作证。


  受此影响,第一个人已经站了出来:作为弹劾案调查中的关键人物,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推翻了他之前在特朗普弹劾质询中的证词,证实他的确参与向乌克兰提出交换条件一事——此事正是弹劾调查的核心。这加剧了人们对特朗普滥用职权、从外国势力获取政治支持的指控。这位与特朗普有直接接触的高级人士的坦白意义重大,它可能将印证告密者之前的指控,并证实其他证人的证言:对乌克兰军事援助的确被当作总统调查其政治对手的筹码。


  其三,是否会因为民心与民意的变化而导致竞选不利?


  一向善于也乐于操控舆论的特朗普,面对不利局面,开始诉诸民意来解困。在11月1日密西西比州人山人海的造势会场上,他表达了自己的委屈,声称弹劾程序形同“攻击民主本身”,并鼓励“愤怒的多数”起来表达对总统的支持。目前,美国民众对总统的支持与反对以党派来划分。弹劾调查使特朗普的基本盘选民斗志高昂,他的筹款也创下纪录。


  不过,地平线上的滚滚雷声已经传来,民心在发生变化:特朗普的行为,就像公牛闯进瓷器店,其后果的可怕性已经在美国舆论中引起警觉。近期,美联社和多个权威机构民调结果显示,随着议会对总统“通乌门”调查的展开,越来越多的选民开始倾向于支持总统弹劾调查:在10月底美联社公布的一项民调结果中,支持国会弹劾总统的选民超过了反对者,支持弹劾调查的选民占47%,而反对弹劾的选民比率为38%。


  有决定意义的是,往往决定胜局的独立选民的态度也开始变化。在10月初时,这些选民虽然并不倾向于支持特朗普,但害怕政治分裂的担忧使他们总体而言反对弹劾听证、弹劾和罢免。可是,之所以有此态度,是因为这些独立选民并没有很好地了解特朗普和乌克兰总统打电话的相关证据。


  随着证据不断揭示,他们对政治分裂的担心会让位于体制受到破坏的愤怒。即使在共和党选民中,也有23%的受访者认为特朗普在此次“通乌门”事件中做了不道德的事情,而有8%的人认为他违反了法律。至此,支持弹劾并罢免总统的选民比例达到特朗普任内最高水平。


  其四,是否会因民心转向而导致党内不和?


  就最终结果而言,因为美国宪法对弹劾总统的规定只有粗略的线条——众议院对总统提出控告,参议院做出最终判决——考虑到共和党人主导参议院,最终弹劾特朗普的可能性似乎很小。


  然而,时势比人强。如果事情越来越明显,特朗普存在明显问题,形成多数并非不可能。弹劾掀起的锐不可当之势有可能打垮共和党对总统的忠诚。尤其是,民心的变化会影响共和党议员们的选择。未来,在参议院表决时,民主党也许可以争取到占多数所需要的20位共和党议员。届时,现任副总统彭斯将接替履行总统职务,直至2021年本届任期终了。


  历史已有先例。1974年,深陷水门丑闻的尼克松就面临这样的情况。当时,国会司法委员会做出决定,因总统唆使监听民主党对其正式提讼。面对很多共和党议员转向,国会内将形成弹劾通过所需的多数时,尼克松通过辞职避免了受罢黜之辱。身陷困局的特朗普,也许像尼克松一样,只能在下台的方式上有所选择。


  当然,事情也不会马上见分晓。囿于美国相关体制与机制的制约,弹劾程序有可能耗时冗长。当初,克林顿案费时约5个月。也许,本次弹劾程序走完,要一直延续到2020年的总统竞选期间了。对此,一些民主党人担心,弹劾如果拖延到2020年大选年的话,反而可能会影响到民主党在选民中的声誉,选民们可能会认为:民主党对打败特朗普超级不自信,所以才要弹劾他以制造负面宣传。的确,有民调显示,越来越多的选民认为民主党弹劾总统是为了政治利益,而不是防止总统滥权;调查“通乌门”是为了阻止特朗普连任,而非为了国家安全。


  因此,民主党高层希望尽快推进弹劾程序,最好能在年内完成调查,更有心急者甚至希望在11月底的感恩节假期前后就能在众议院提交一份弹劾议案。不过,这种想法恐难实现,因为在此之前还必须对多名证人举行听证会,还有其他的准备工作要做。可以预计,弹劾大戏的高潮将会“一浪高过一浪”。



责任编辑/康巳鋆 顾心阳

图文编辑/吴皓玥



作者:赵瑞琦,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传媒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来源:中国网,2019-11-10

原文链接: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0_215210.html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