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成锡忠:当前国际形势下有关南亚问题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5日  来源:西政非传统安全研究所公众号  作者:成锡忠  阅读:1285

  南亚指位于亚洲南部的喜马拉雅山脉中、西段以南与印度洋之间的广大地区。南亚有7个国家,尼泊尔、不丹为内陆国,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为临海国,斯里兰卡、马尔代夫为岛国。广义上,南亚还包括阿富汗,阿富汗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有时候被认为是南亚国家,有时候被认为是中亚国家,有时候甚至被认为是西亚国家。南亚是我周边外交的重要方向,研究南亚问题的机构和学者非常多。今天,我主要与大家讨论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当前是一个什么样的国际形势?

  应该说,我们当前所面临的国际形势和国际环境是空前的复杂而严峻,我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重挑战。


  美国为什么要向我们发起贸易战,美国为什么要打压中国的高科技企业,美国为什么要制造香港动乱,美国为什么要向台湾出售武器,美国为什么要如此频繁地派舰机在南海东海挑战中国的底线,美国为什么要在我们的家门口生战生乱?


  现在大家都说,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战略判断,最初是习近平主席去年6月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做出来的。


  在长达44年的冷战时期,两大阵营,一是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一是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这两个阵营在全球范围内形成政治、军事、意识形态领域的全面对抗。世界上两个超级大国,美国和苏联,在全面对抗的同时,当然也相互制约。在那44年的时间里,苏联这个超级大国处在与美国这个超级大国斗争中的最前沿。


  1991年华约解散和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两极格局结束,美国就成了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摆脱了制衡它的力量,就企图主宰世界,什么事情都是它说了算,甚至用美国的国内法来处理世界上的事情。同时,美国掌握着世界财富的分配权,它玩金融游戏,各国都得受遭殃。


  2001年发生“9·11恐怖袭击事件”,美国把恐怖主义定义为对其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随后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


  中国运筹帷幄,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充分利用难得的机遇期,致力于和平崛起。我记得,改革开放前,中国的经济总量只有美国的1/9,经过40年的不懈奋斗,现在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达到美国的约70%。2010年,中国GDP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中国日益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也就是说,客观形势的发展,迫使中国处在了与美国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进行斗争的最前沿。


  随着中国的日益强大,美国陷入战略焦虑,现在美国把中国的和平崛起视为对其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确将中国设定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


  国际形势的剧变,实质是美国维护单极世界和霸权地位与正在崛起的国际新兴力量之间的斗争,双方实力和影响力一降一升,最终新兴力量将改变单极世界,相信以中国为首的国际新兴力量早晚会取代美国,结束美国的“百年世界领导地位”,结束美国的霸主地位。


  面对百年未有国际格局之变,中国坚定战略自信,保持战略定力,发挥战略韧劲,始终高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旗帜,始终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为充满不确定的国际形势注入了强大正能量。


  中国着力与俄罗斯推动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在新时代的高水平运行,发挥两国作为世界战略平衡稳定锚的作用。中国同欧盟进一步深化互利共赢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国与日本和印度的关系呈现向好势头。今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取得6.2%的中高速增长。中国以自身的持续稳定发展表明,中国是世界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引擎,是促进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力量。


第二个问题,印度是朋友还是敌人?


  最近发生两件事。今年8月5日,印度修改宪法,改变克什米尔的自治地位。10月31日,印度又正式实施《查谟-克什米尔重组法》,宣布成立“查谟-克什米尔中央直辖区”和“拉达克中央直辖区”。11月2日,印度发布新版政治地图,对查谟、克什米尔、拉达克边界进行详细界定,在地图上直接将争议地区划归自己的版图。


  关于这件事,我们当然要坚持原则,主张正义公正,表明严正立场,因为这涉及中国的领土主权利益,涉及巴基斯坦的领土主权利益。但是,研究中印关系和印巴关系的学者,要认真研究一下印度新版地图,印度是在重申对该地区的历史主张,还是提出了新的领土要求。对于历史问题,一方采取措施,另一方表明原则立场,这已经成为例行公事。


  第二件事,11月4日,印度在曼谷举行的东盟峰会上正式宣布,退出正在进行的《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


  《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协定》,是东盟10个国家和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共16方而制定的协定。自2013年开始,至今年11月,举行13次领导人会议、19次部长级会议,28轮谈判,明年这个协定就要正式签署。印度在关键时候宣布退出,有些学者对此非常想不通,有些学者甚至解读为印度在讨好美国。在我看来,印度最后做出退出决定,自然有印度的道理。再说,印度人每认识一个问题就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有些印度人在恒河边一坐就是50年,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的概念,更不用说紧迫感了。不然,印度怎么会落后中国几十年呢。1978年印度的GDP总量和人均GDP与中国在同一个水平上,40年后的2018年,中国的GDP总量是13.61万亿美元,印度是2.73万亿美元,仅为中国的1/5。


  此前,还有不少事,例如2017年6月的洞朗军事对峙、今年9月的班公湖军事对峙、印度经常在我藏南地区举行军事演习等。 


  每当发生这些事情,中印两国的民族情绪都非常高涨,有些人就主张印度频繁挑衅,应该给它点颜色看看。


  古语云,“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我们心中,一定要有世界格局,一定要有长远战略。


  中印两国之间,确定存在一些历史问题,最大的问题是领土争端,是印度在中印边境东段非法侵占着我藏南9万平方公里的领土。


  中国和印度究竟是什么关系?首先,中印友好关系有悠久的历史。自1世纪起,中印就开始进行广泛而密切的文化联系,佛教就是从印度次大陆传播到中国的。其次,在漫长的2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中印两国基本上都是友好相处,1962年边境武装冲突是殖民主义对印度次大陆统治所产生的后遗症。第三,中国和印度的历史遭遇相似,又几乎同时获得解放和独立,上世纪50年代两国共同倡导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现已成为规范国际关系的重要准则。第四,现在中国和印度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代表,均处于国家发展和民族复兴的关键时期。


  只要中国和印度发生问题,美西方媒体就纷纷热炒,中国的一些自媒体也跟着热炒。美西方势力就是想看到中国和印度矛盾不断加深,最害怕中国和印度合作发展。


  主要由于中印领土争端以及1962年边境武装冲突,印度军方领导人不时发出不和谐声音,印度知识阶层不少人有亲美西方情结,印度媒体经常传递美西方对华不友好的杂音。但是,我在印度7年时间,深切感受到印度普通民众对华的友好感情,因此中印友好关系具有牢固的民意基础。


  从最近70年的中印关系看,中国一直致力于与印度友好关系的发展,努力化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我们的对印外交是非常成功的。印度独立后,更确切地说是从1959年开始,执行“前推政策”,逐步把军事部署向北推到“麦克马洪线”,而且不断蚕食中国领土。为阻止印度继续前推,196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驻西藏、新疆边防部队在中印边境地区对侵入中国领土的印度军队进行自卫反击作战。这是一场政治战,凭我们的实力不但可以全部收复9万平方公里,而且可以打到新德里,但我们没有这样做。


  此后两国关系冷淡。1980年6月21日,邓小平会见印度记者库马尔,提出“搁置争议、发展关系”的主张,但印度坚持先解决边界问题,再发展关系。


  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中印关系发展出现过3次重大进展。第一次是印度总理拉·甘地1988年访华,印度接受我提出的“搁置争议、发展关系”的建议。第二次是2003年中国发生非典,4月印度国防部长费尔南德斯访华,以军方名义为中国抗击非典提供援助,6月印度总理瓦杰帕伊访华,这两次访华印度领导人亲眼看到中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认识到印度要实现经济腾飞就必须与中国开展合作。第三次应该是2018年4月下旬印度总理莫迪到武汉,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非正式会晤,双方就如何在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发展双边合作关系达成重要共识。今年10月11-13日,习近平主席访问南亚两国,与印度总理莫迪举行第二次非正式会晤,并正式访问尼泊尔。这两次非正式会晤,开启了大国外交的新模式。从长江之畔到印度洋边,从武汉会晤到金奈论道,两国领导人手牵手、肩并肩、心对心,闲庭信步、纵论天下,不但为中印关系发展,而且为打造中国与整个南亚地区的命运共同体,定基调、明方向。


  最近几十年,尽管中印两国之间不时磕磕撞撞,但两国在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方面取得很大进展,中印友好合作始终是主流,而且随着两国领导人达成共识,这种主流会向更高层次发展。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印度工作时,两国没有航班相通,人员往来很少,双边贸易额始终徘徊在1亿美元左右。如今,中印各领域关系日益密切,印度是中国的第四大外国留学生生源国,在中国留学的印度学生达2.3万多人。2018年,中印双边贸易额达955.4亿美元,今年有望过千亿。


  第二次中印领导人非正式会晤达成的新成果之一,是双方就深化扩大务实合作提出明确目标和清晰思路。决定设立高级别经贸对话机制,加强经济发展战略对接,探讨建立制造业伙伴关系。同意拓展“中印+”合作,推进地区互联互通建设。双方一致同意,将在二十国集团、金砖国家、上海合作组织、中俄印等多边机制框架内加强协调,旗帜鲜明地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维护多边主义和多边贸易体制,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


  现在,有些人特别担心,印度会跟美国跑,参与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战略。据我几十年的观察,印度独立以来,外交政策有很强的独立性,现在印度与各世界大国都发展关系,目的是从多方捞好处。


第三个问题,解决中印边界问题和印巴克什米尔争端的最终办法是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我主要谈几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有些历史问题,暂时不解决就是解决。邓小平1980年提出“搁置争议、发展关系”主张,时隔8年被印度所接受。历史证明,这是正确的主张。从1988年印度接受我主张,到现在31年,中印务实合作关系快速发展,其中双边贸易增长近1000倍。现在,中印之间建立有各类对话机制30余个,涵盖政治、经贸、人文、防务、安全、地方等各领域。


  第二个观点,历史问题的解决要水到渠成,硬要立即解决就会导致冲突或战争。不管是中印边界问题,还是印巴克什米尔争端,都是历史上殖民主义留下的祸根。这些历史问题的暂缓解决,有利于集中精力做更重要的事情,也有利于未来更合理地解决。例如克什米尔问题,两次战争和多次严重军事对峙没有解决,72年的历史证明,军事手段解决不了克什米尔问题。同时,几十年来,围绕克什米尔问题,印巴两国的外交争吵不断,特别是今年2月以来,印巴关系持续高度紧张,因此外交争吵也解决不了克什米尔问题。还有,“代理人战争”,就是利用极端恐怖势力破坏对方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这种办法是极端愚蠢的,其结果是两败俱伤。


  第三个观点,发展是解决克什米尔的最终办法。当前,印度和巴基斯坦面临着发展经济、消除贫困的共同任务。印度和巴基斯坦是南亚两个主要经济体,但双边贸易只有24亿美元。我经常对巴基斯坦朋友说,你们现在不具备解决克什米尔问题的能力。中巴经济走廊第一阶段共投资190亿美元的22个项目的建设,中巴经济走廊以工业园区、经济特区、农业示范区为重点的第二阶段的建设,中国给予巴基斯坦如此大的财力支持,巴基斯坦经济发展理应进入快速轨道。因此,巴基斯坦面临着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如果现在不集中精力实施国家社会经济发展战略,就会失去这个机遇。同时,我主张巴基斯坦不要死死纠缠于克什米尔问题,应该致力于与印度实现关系正常化。


  中印领导人第二次非正式会晤,双方同意将“中印+”合作模式逐步扩大到南亚、东南亚和非洲地区,这里首先是南亚。那么在南亚地区,中国和印度可以在阿富汗、尼泊尔、孟加拉国、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开展合作。如果有一天印度和巴基斯坦实现关系正常化,“中印+”合作模式也可以在巴基斯坦实施,也可以“中印+CPEC”,这样巴基斯坦就可以从中国和印度两个新兴经济体的快速发展中受益。巴基斯坦综合国力和实力地位的全面提升,有利于南亚地区力量的平衡,从而有利于南亚地区的和平稳定,有利于最终解决克什米尔问题。


  现在,我们高举命运共同体旗帜,不但要打造中国与印度的命运共同体,而且要构建中国与整个南亚地区以及南亚地区内部的命运共同体。


  当然,中国一贯主持正义公道,既反对世界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也反对地区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坚定支持巴基斯坦以及南亚其他国家维护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这一原则立场不会改变。


  印度单方面取消克什米尔的自治地位的做法,违反联合国宪章精神、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以及印巴两国之间业已达成的双边协定,从而从根本上动摇了印巴谈判解决克什米尔领土争端的基础。同时,印度的这一做法,加剧了印巴之间的紧张关系,影响了南亚地区的和平稳定。而且,印度还把中印边境西段大片中国领土置于印度行政管辖之下,从而严重侵犯了中国的领土主权利益。这是非法的,不可接受的,也不会产生任何效果。对此,中国政府及时做出反应,表明了中方的立场。


责任编辑:康巳鋆 顾心阳

图文编辑:陈阳


作者:成锡忠,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西南政法大学特聘教授

来源:西政非传统安全研究所公众号,2019-11-15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gh1rbVJZ-Prdl-nB0hzvSA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