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孙海潮:巴格达迪之死与全球反恐形势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5日  来源:大国策智库公众号  作者:孙海潮  阅读:173

  10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先是发推文宣告“刚刚发生了极其重大的事件”,随后在电视讲话中高调宣布,美国在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发动的军事行动中,“伊斯兰国”领袖巴格达迪被特种兵消灭,“在隧道里引爆炸弹背心,与三个孩子同归于尽,呻吟哭泣喊叫,像狗一样死去”,“如此威哧别人的坏蛋,在美国军人面前陷入完全的恐惧,粉身碎骨”,“美军无一伤亡”,“今天的世界更加安全”。特朗普同时对俄土叙伊拉克四国的合作表示感谢。


  白宫发布了特朗普与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国防部长等人在白宫观看从现场传过来的视频画面,为美式反恐取得的“巨大胜利”欢呼。不由使人想起当年奥巴马以同样方式、同样语气和同样志得意满的神情宣布本·拉登被美国特种部队打死的情形。也同时使人产生联想:美国的情报如此准确,行动如此周密,准备如此充分,结局如此完美,效果如此轰动。该不是事先做好的局吧?如此重大的军事行动,竟然能让总统在办公室从头到尾观看,犹如观赏表演一般,现场感如此强烈,事先该做多少功课? 特朗普有意无意间说是“好像在看电影”透露出些许信息。


  巴格达迪创立“伊斯兰国”组织并自封为“哈里发”和穆斯林最高领袖,网罗来自世界各地的极端恐怖分子和萨达姆旧部,自2014年以来占据伊拉克和叙利亚大片领土,面积与英国相当,人口曾达700万。“伊斯兰国”在统治区域实行极端伊斯兰法,在世界各地发动大规模恐怖行动,被美国列为“最危险敌手”,并悬赏2500万美元捉拿。巴格达迪极少露面,仅在2014年6月在公开场合出现过一次,2017年夏天在被宣布为“伊斯兰国”首都的伊拉克穆苏尔大清真寺主持过一次祈祷。西方媒体数次公布过巴格达迪死亡的消息,都被证明为谣传或虚构,因为巴格达迪不断发布网络录音证实自己“仍然活着”。


  巴格达迪与“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的行事与行动方式相同,行迹诡秘且以录音向外发布命令。本·拉登于2011年5月2日被美国特种兵在巴基斯坦住所打死。美方称巴格达迪之死是继本·拉登之后美国反恐取得的最大成就,具体细节将会逐步公布,无非是美军如何神勇,总统如何英明等等。


  巴格达迪与本·拉登的死亡经过基本一致,都好像是由美国特种兵按照事先写好的剧本演出一般,只是时间地点和场景有所区别而已,且都明显带有现任总统为谋求连任的拉票性质。俄罗斯方面对有关消息提出质疑,表示未对美军提供帮助。在美国国内,民主党对政府未通知国会却通知外国政府表示不满和关切。


  特朗普在竞选和当政后都表示要从中东撤军,多次提及美反恐军事支出达8万亿美元之巨,不堪重负。8万亿美元军费之说,是根据美国各部门预算支出合计而成,实际支出远非此数,间接支出和损失更要高达数倍以上。美国从冷战后唯一超级大国地位跌落至现在地步,与发动全面反恐战争和巨额战略透支有直接关系。商人出身精于算计的特朗普想从中东反恐前线脱身的考虑即出于这一考虑。但2017年却批评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军催生了“伊斯兰国”极端恐怖组织,不但停止从阿富汗撤军,而且还要大规模增兵,并号召北约盟国予以配合。


  由于对阿增兵的结果是美军招致更多更大伤亡,特朗普又不得不与当初发誓要彻底消灭的恐怖组织塔利班直接谈判,实际上承认了塔利班的合法性和反恐战争失败。美国的条件是塔利班不与国际恐怖主义合作,不使阿再度沦为恐怖滋生地。塔利班的条件是美军完全撤离,不再干涉阿内政。谈判几度破裂,塔利班加强攻势使美更加难堪。美欲罢不能,欲进不得。美双重标准反恐,选择性反恐,功利性反恐,后患无穷。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年度使节会议讲话中指出,美国犯下一系列错误且并非自特朗普开始,但造成了严重后果。


  美国中东政策的系列失误导致地区局势日趋动荡。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使穆斯林世界陷入愤怒。退出伊朗全面核协议和对伊制裁,与其他大国立场严重对立。伊朗与英国互扣油船,也门内战愈烈。土耳其对美失望后倒向俄一方,普京总统数度主持与两伊和土首脑 会议,土不顾美反对购买俄S-400空防系统。普京对沙特进行“历史性访问”,斡旋土停止对叙利亚库尔德地区的军事行动等。美中东外交接连失分。在国内反对声浪中,特朗普加强在叙利亚北部的军事部署,派兵控制库尔德地油田,并策划了本次击毙巴格达迪的行动。


  与特朗普的乐观情绪相比,欧洲盟国和北约领导人的态度要谨慎许多。法国总统马克龙发推文指出,巴格达迪之死是对“伊斯兰国”组织的重击,但只是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反恐斗争的“一个阶段”,“国际联盟的战斗还在继续,以便最终战胜恐怖主义组织”,“反恐仍是法国的首要目标”。此前,马克龙多次强调极端伊斯兰主义仍是法国面临的最大威胁,应对恐怖主义仍是政府首务。


  法国国防部长帕利女士“祝贺美国盟友”,同时呼吁“继续毫不留情地”打击“伊斯兰国”组织。帕利女士还在推文中指出,恐怖主义分子退却了,但该组织并未被消灭,反恐斗争必须与新的地区形势相适应。


  西班牙政府已做出紧急部署,对独立倾向和抗议运动激烈的加泰罗尼亚地区可能出现恐怖事件预作防备,又感到难以有效应对。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指出,美国对巴格达迪的行动是国际反恐努力的一个重要阶段,北约继续参与反对共同敌人“伊斯兰国”组织的战斗。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称之为反恐斗争的转折。美国扶持的叙利亚民主军总司令阿布迪则担心隐蔽的“伊斯兰国“地下组织报复,而且会不择手段。库尔德武装也认为伊斯兰国的报复将会随即而来。库尔德地区的监狱里关押着上万名极端分子,若这些监狱受到冲击,后果难测。土耳其已宣布强化安保措施。


  中东乱局直接影响欧洲安定,伊斯兰恐怖主义在欧洲的随意性不断增加,“孤狼杀手”随时可能出现。近期,法德英西等国恐怖事件有增多趋势。马克龙有关巴格达迪死亡并不意味着反恐斗争结束,战斗还在继续的说法,表明了欧洲国家的心态。中东、非洲国家也相继对可能增多的恐怖活动深感担忧。



责任编辑:康巳鋆 顾心阳

图文编辑:陈阳


作者:孙海潮,察哈尔学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兼欧洲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前驻中非大使

来源:大国策国库公众号,2019-11-5

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CQrMNIwNJGiovC275QddqA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