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王义桅:中国被列入北约70年峰会防范议程,29国态度?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6日  来源:文汇网  作者:《今日环球》  阅读:315
编者按:当地时间12月3日至4日,在英国举行了北约成立70周年特别峰会,29国领导人共聚一堂,围绕着各项重要议题展开谈判。在峰会上,各方矛盾凸显,争议不断。不论是法国总统马克龙为“北约脑死亡”言论辩护,还是土耳其试图就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问题与北约进行交易,亦或是美国特朗普政府一再要求欧洲盟国增加防务支出等一系列议题,均暴露出了北约内部成员间的显著分歧。日前,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接受央视专访,就美国为何减少对北约的投入,北约为何将中国列入议事议程等话题进行深度分析。


批判北约脑死亡,本质上德法都希望不要依赖美国

问: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与北约秘书长会面时,为其“北约脑死亡”言论进行辩护,他认为,这对北约成员国而言,无疑是敲响了警钟。而德国总理默克尔近期则一再力挺北约,并且承诺增加军费,法国和德国在这一问题上为何会产生分歧?
王义桅:当今世界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以法国著名的印象派大师高更的画——《我们是谁?》来说,很多国家和国际组织都面临这样的问题,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去哪里?那么,北约是典型的面临着冷战结束以来的合法性困境的国家。大家知道,北约成立之初的使命是摁住德国,挡住俄国,留住美国。随着冷战的结束,东西德的统一,摁住德国的任务已经完成。挡住俄国的任务现在来看也存在一些变数,因为法国现在也想同俄罗斯和解。那么如何留住美国呢?这是一个问题,由于美国现在奉行“美国利益优先”,可能不会再负那么多责任了。

所以北约的敌人到底是谁?北约成立至今已70年,但美国现在想让北约将中国视为新的威胁,对此,许多欧洲国家表示反对,尤其是法国,他认为这是自找麻烦。但东欧一些国家、包括中欧还是想把俄罗斯作为威胁。虽然表面上看,这是一个债务分配的问题,还有土耳其的一些问题,但本质上依然是这些问题,即北约的目标是什么?主要使命是什么?合法性来自哪里?马克龙提出“一箭三雕”的方案,他认为,刺激欧洲人振兴欧洲的防务,不能仅仅依赖美国,而是需要更多的对欧洲国防工业体系的投资,这样也可以拉动欧洲经济的增长。但是,相比法国,德国更加依赖于美国的保护,加之德国人的表达也比较严谨,所以在公开场合中,默克尔实际上是批评马克龙“脑死亡”的说法。但同时,默克尔也有过类似的言论,认为欧洲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从这一点来看,英德、法德应该都具有一定的共识。



当地时间12月3日至4日,在英国举行了北约成立70周年特别峰会


美支付欧盟六成军费并垄断新技术,美国威胁有底气


问:美国将采取措施大幅减少其对北约运行成本的投入,另外,美国一直要求盟友提高军费,还多次表达北约过时论,并且威胁要退出北约。在您看来,美国这是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局呢?
王义桅: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确立了以联合国多边机构为主要平台的一种霸权体系,其硬实力依靠跨大西洋联盟,北约、太平洋地区依靠美日同盟为直轴,形成所谓的西方。冷战结束以后,苏联解体使这些多边、传统的冷战组织遭遇到了巨大冲击。所以,欧洲的安全在很大程度上尽管还是依靠美国的保护,但是存在自主化的倾向。

目前维持北约运行的年军费预算在25亿美元。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先前提出改革北约的费用分摊机制,各成员国围绕这一议题谈判具体数据。路透社报道称,北约成员国每年军费投入动辄数以千亿计,相比之下,这一军事联盟运行成本只是小数目,德国等盟友同意分摊更多北约运行成本,可能是意在缓解美国的怨气。特朗普要求北约原来的22个成员国支付军费达到其GDP的2%,现在只有5个国家达到了,尤其是德国,原来支付0.8%,现在被逼涨到1.2%。但是离美国的目标还有0.8个百分点。因此,欧盟的国防百分之六七十依然靠美国财政支出。

欧洲国家对美国的依赖不仅是观念上的,更重要的是国防工业体系上的事务,尤其是新技术领域,比如,欧洲没有自己的搜索引擎,必须使用美国的谷歌,在大数据、网络安全方面,很大程度上都要依靠美国。在欧盟还必须依赖美国的大前提下,特朗普以军费相逼刺激欧洲,目的是让欧盟更听美国的话。


敌友难辨、价值观有分歧,导致对北约未来存在四种看法

问:原本北约高层希望借这次峰会来展示成功结盟的形象,但是目前美国、土耳其、法国还有英国等成员国就多个议题分歧明显,北约内部的争吵愈演愈烈,在这种剑拔弩张之下,英国媒体称这场聚会是“地狱里的生日派对”,您如何评价这种说法?
王义桅:我认为“北约越来越找不到北”,因为其对于“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这种革命的首要问题,处于争论不休而没有共识的状态!英国媒体甚至称这次峰会是“地狱里的生日派对”。

通常来说,对于北约的未来存在四派观点,第一种认为,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依旧是北约的首要威胁,但法国近来的举动表明,在北约内部也存在与俄罗斯缓和的空间。第二种观点以美国为代表,主张北约成为其对华战略竞争的工具。第三种观点以中东欧国家为代表,主张北约所应对的威胁是俄罗斯。第四种以土耳其为代表,埃尔多安将叙利亚、库尔德等都纳入了北约的威胁范畴,但缺乏响应。

北约从起步开始,就是西方价值观的捍卫者,现在的问题是,西方价值观是什么?美欧也存在分歧。特朗普拼命施压盟友摊派份子钱,但仅有9个经济体达到了将GDP的2%开支用于北约会费的要求。德法也没有达标。法国不仅将其近一半军费都用于维护核武器,并且,由于恐怖主义被法国视为首要威胁,国内舆论并不认为本国应在北约一类的集体安全机制上过多投入。


北约会部分以中国为敌,对匈塞铁路延长线形成一定负面影响


问:这次北约峰会有一个环节引人关注,就是将中国事务列入到了峰会的地缘政治讨论环节。在北约70周年特别峰会上,中国崛起为何会成为焦点?您认为北约会受到美国的影响,将中国列为对手吗?

王义桅:美国想要北约做的事,北约不一定做得到,但美国不想让北约做的事,一定做不到。北约不是美国一国的北约。除美国外的北约成员国并不认为将中国作为威胁是一件合算的事,他们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但从另一方面看,想要北约摆脱美国的影响,难度颇大。首先,70%的北约经费由美国承担;其次,转型司令部设在美国,北约的转型方向实质上受美国控制;再次,北约的集体安全承诺主要由以美军为核心的军事力量来支撑。此外,中国在波罗的海与俄罗斯开展的联合军演,也使得北约在刺激军费增长方面将中国作为对手有了可能性。北约可能对“一带一路”合作项目的实施产生负面影响。例如,作为中欧陆海快线组成部分的匈塞铁路正在规划南向延长线,通过北马其顿连接希腊,然而美国正在推动明年吸纳北马其顿加入北约的议程,这为中欧陆海快线未来的发展增加了一些不确定因素。



责任编辑/康巳鋆 顾心阳



来源:文汇网,2019-12-04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