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张忠义:疫情当前,别在中韩两国人民的伤口上撒盐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6日  来源:百万庄通讯社  作者:张忠义  阅读:454

在中国新冠病毒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的态势正在拓展的时候,近邻韩国的形势却不容乐观。截至2月26日上午9时,韩国确诊患者达到1146例,死亡11例,疑似16734例,覆盖韩国全国17个道市,其中以大邱广域市(直辖市)和庆尚北道最为严重,确诊患者占比超过80%。


  韩国国会由于有确诊患者在确诊前进入,从24日18时起至26日9时暂时封闭,会议取消;法院推迟开庭,检察机关最大限度减少传唤;海陆空三军,甚至驻韩美军也出现了确诊患者,军营封闭,野外训练停止;学校延迟开学,博物馆、图书馆等文化设施闭馆,演唱会和体育比赛等文化活动延期或取消……韩国社会处于紧张抗“”之中。


韩国“抄中国作业”?难!


在此情势下,很多中国人也在为韩国担心,为韩国加油。但也有个别人,在不了解韩国社会运行机制的情况下,以高高在上说教的姿态批评韩国防控不力,恨不得让韩国照搬中国的“举国体制”,嘲讽韩国“抄作业都不会抄”,“连个示威集会都管不了”,“邪教咋还不取缔”等等,但这样的姿态不但不漂亮,还会贻笑大方。实际上,韩国的应对还是比较有力的。


  疫情在中国肆虐之时,韩国发布了湖北地区旅游红色预警,从2月4日起,韩国禁止14天内去过湖北省的所有外国人入境,暂停济州岛旅游免签入境政策,对从中国入境的所有本国人和外国人设立单独入境专用区,入境时要求告知韩国国内居住地、联系方式,并现场确认有效后才准许入境。所有与确诊患者接触者需要居家隔离14天,违者将处以罚款。


  在这些防控措施下,韩国病例增长缓慢,截至2月18日,确诊患者人数共31例。


2月19日成为韩国疫情“升级”的分水岭——令人意想不到的大规模聚集性感染爆发了。第31例患者是一名61岁的韩国女性,大邱市人,她在出现症状后,先后两次在新天地教大邱教会做礼拜,和她一起的一共有1001人。同时,临近的庆尚北道清道郡大南医院的病例也呈现大规模增长,直至形成现在的局面。


  如果说韩国疫情前期主要是输入性病例,后期则是以教会和医院为中心出现的聚集性感染。随着各地确诊患者的不断增加,目前出现了社区感染扩散的苗头。针对巨大的社区扩散危险,韩国已将应对等级提高到最高级的“严重”级别,指定大邱市和庆尚北道为特别管控地区。25日起,总理丁世均坐镇大邱靠前指挥——这也是历史上首次由总理担任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本部长。


  韩国总统文在寅于25日下午飞抵大邱,强调“动用一切可动用的资源,早日消除疫情”,表示将尽快执行紧急预算,提请国会批准增加预算。


  韩国防疫当局认为,到本月底,将是韩国对抗疫情的黄金窗口期。


  当下的防控工作存在几个难点:


  一是感染源的追踪,虽然第31例患者带来了“超级传播”,但并未确定她就是最初的感染源;


二是一些新天地教徒大多不愿意透露自己的教徒身份,这些人可能会对疫情排查采取排斥态度,甚至会“人间蒸发”。在这个崇尚“宗教自由”、公权力甚至不能进入宗教设施的国家,政府更不可能取缔教会,最多也就是封闭其设施;


三是韩国这样一个崇尚个人自由的国家难以采取武汉那样的“封城”措施来完全阻断管控地区和外部的往来。25日,执政党和政府以及总统府举行“党政青”会议,提出对大邱和庆尚北道采取“超强封锁”措施,结果措施刚一公布便遭到质疑,并引发反对党和大邱市民的抗议,总统文在寅不得不解释说这是“补强织密防疫网”的举措;四是政府必须面对强行集会带来的聚集性传染风险。虽然高喊“哈利路亚”并宣称“室外不会感染”的牧师全光焄已经因违反选举法被拘,但他主导的“文在寅下台泛国民斗争本部”仍坚持继续举行集会示威。


好消息是,针对这些难点,韩国正在依法依规采取措施。韩国法务部长官秋美爱25日下达命令,指示检察机构迅速严厉打击违反传染病预防法的犯罪行为,其中包括:拒绝、妨碍、回避疫情调查的行为,拒绝传染病患者确认调查和诊断的行为,违反有关集会示威法律的行为,违反个人信息保护法的行为,散布虚假信息妨碍公务和损害名誉的行为等。同时,政府部门得到新天地教会协助,拿到所有信徒名单,从高危者开始逐一排查,并在两周内对大邱2.8万有感冒症状的市民进行全体检查。

韩国人逃难到中国?想多了! 


25日,一张配有机票预订截图的文章突然间在中国刷屏,称大批韩国人跑到中国青岛“避难”,从韩国仁川到青岛和大连的飞机票紧张,价格上涨8倍。消息一时间在网络和各路媒体上沸沸扬扬,在评论区不乏一些不和谐之声,有主张中国不能因为韩国防控不力而“大度”背锅的,有说着“当时避之不及,现在高攀不起”的风凉话的,更有粗俗的谩骂和抖机灵式的嘲讽。


且不说飞往青岛的航班上有多少韩国人,单凭机票价格上涨就断定韩国人大批到中国“避难”,而且还推断日本等其他国家的公民也会“纷纷前来中国逃难”,显然其臆想有些漫无边际了。根据青岛城阳流亭国际机场披露,目前前来青岛的乘客中,韩国人不到20%,大多是原本在中国工作的人士和求学人士。同样是韩国人聚居地的威海,25日从仁川飞来的7C8501航班上搭乘了167名乘客,据公布,韩国人只有19人,中国人则多达144人,其余为其他国家乘客。可以想见,随着湖北之外中国其他地区疫情得到控制,经济活动逐渐恢复,韩国在中国投资的企业也将陆续复工,抵达中国的韩国人也将逐渐增多。说到中国的韩国人是“避难”,只能说是想多了。


  那些扬言“把韩国人挡在国门之外”的人似乎忘记了,在中国新冠病毒最为猖獗的时候,韩国政府和企业率先向中国提供了大量现金和医疗物资援助,总额将近9000万元人民币,高居海外援助之首。韩国各界还通过中国驻韩国大使馆大量捐赠。即使在韩国疫情恶化的现在,仍有韩国宗教和友好团体向中国捐款捐物。据初步统计,这些捐助总额已达数亿人民币。就连因为“萨德”风波被中国人抵制的乐天集团,也在首尔地标建筑乐天塔上打出了“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灯光标语。


在25日举行的国务会议上,韩国政府决定,为安置即将大批入境的中国留学生,将投入42亿韩元的资金,包括提供临时住宿和专门的交通工具以及口罩等防疫用品。我们还应该看到的是,韩国文在寅政府是顶着反对党和一些“嫌华”分子的压力,主张不能全面限制中国人入境并向中国提供支持的。


  在疫情面前,韩国部分民众主张切断来自中国的感染源,督促政府保护本国国民健康,虽然有些反应过度,但也可理解;中国网民们珍惜中国付出巨大伤亡和经济损失之后获得的向好局面,呼吁防止病毒逆输入,也合情合理。


但是,不管是哪一方,毫无同情之心的指责和怨恨,全无责任意识地制造和传播无端臆测,只能徒然为两国人民添堵。疫情当前,如果再互害不休,往两国国民伤口上撒盐,伤口不仅会很疼,而且不易愈合。

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当前,韩国疫情正是“吃劲”的时候,而中国尚未完全控制,中韩“同病相怜”。


在韩国人相继返回中国复工,中国留学生也开始回归韩国之际,两国在防控国内疫情的同时,也应该本着人本主义和同舟共济的态度,共同应对两国人员往来带来的输入性风险。


  首先,两国外交部门应该保持密切沟通,提前相互通报强制隔离等对对方国家国民所采取的临时措施,并在执行过程中保持足够的善意,提供应有的便利,以获得理解,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其次,两国相关部门应该密切精确追踪和掌握来往人员的信息,相互通报来往人员的感染情况。


  随着中国疫情防控形势逐渐向好,中国也应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韩国提供支援,包括交流成功的防控经验,交换医学治疗信息等。


此外,这次疫情对中韩两国的经济造成的损失目前虽难以预测,但肯定是巨大的,而两国经济关系密切相关,双方也应该未雨绸缪,早做打算。


中国疫情爆发之时,韩国总统文在寅说“中国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首尔市内打出了“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口号。在韩国疫情恶化之际,我们为何不能也说一声“韩国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也喊一声“大邱加油,韩国加油”的口号呢?


责任编辑/方柔尹 徐坤阳


作者:张忠义,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兼延世-察哈尔中心执行主任

来源:百万庄通讯社,2020-02-26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