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两会专访贾庆国:变局下的外交挑战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0日  来源:中评社  作者:中评社  阅读:199
中评社北京5月19日电(记者 徐梦溪)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暴发,国际政治格局正加速变化,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陡增,我国对外交往面临着许多新情况和新挑战。值得注意的是,受疫情影响,中美对抗加剧,美国在经贸、科技、台湾、香港、南海等问题上都采取了加剧摩擦的政策。

中美关系将走向何方?我国对美政策是否需要调整?这样的中美关系背景下,对涉台、涉港、涉南海等问题要如何思考?中国正面对快速变化的国际政治格局,以及尖锐的涉华国际舆论环境,这对我们接下来的对外交往有何启示?

就此,
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贾庆国在两会召开前夕接受中评社专访,对上述问题深入剖析。

贾庆国表示,世界正在出现一个“东升西降”的进程,推动着国际秩序走向重大变化,给中国外交带来了许多重大挑战。这些重大挑战包括国际力量对比变化导致崛起国家和守成国家之间矛盾和冲突加剧,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差异扩大带来的中国和西方国家矛盾和冲突加剧,转型过程中中国身份和利益双重性和矛盾性带来的中国和外部世界矛盾和冲突加剧。

现在看来,中美经济“脱钩”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双方都越来越多地从安全的角度而不是从经济利益的角度看待经贸关系,谋求绝对的安全本身就意味着经济上必须脱钩。

中国的国家利益要求营造一个稳定和合作的中美关系。短期内,中国需要做的是以最大的努力稳定中美关系。避免对抗,以拖待变。政策上,要把特朗普政府和美国人民区分开来,要把美国两党内的反华分子和其他人区分开来。对于特朗普政府的反华政策和两党内的反华分子要揭露、要反制,对美国人民和愿意与中国和平共处的美国精英要释放善意。中美关系改善的机会迟早要出现的。

为国内改革开放营造一个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是我国长期坚持的对外战略,也是一个现实和行之有效的对外战略,我们要继续坚持,不能因为碰到包括疫情在内的困难和挑战就有所动摇。




以下为问答内容:

中评社:有观察家认为,当前世界正面临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前所未有”的形势,也有种说法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您看来,这样的变化给中国的对外交往带来了哪些挑战?

贾庆国:应该说,过去一百年发生的大事不少,如一战、世界金融危机、二战、冷战、全球化进程加速、冷战结束,哪一个都导致国际秩序出现重大变化,那么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们说这是“百年之大变局”呢?我想是不是可以从这个角度看,就是这个世界正在出现一个“东升西降”的进程。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西方国家尤其是欧美政治格局变化的综合实力明显下降、维持现有国际秩序的能力和意愿明显走低。二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实力快速上升,在认同现有国际秩序的同时,主张改革这个秩序的能力和意愿大幅上升。以及迅速崛起的中国在国际舞台发挥积极作用的意愿和能力,成为当前国际秩序的变迁的两大基础性因素。上述两大发展趋势的互动推动着国际秩序走向重大变化。这次新冠疫情更是加速了这一变化的进程。

这给中国外交带来了许多重大的挑战。第一是国际力量对比变化导致崛起国家和守成国家,即中国和美国,之间矛盾和冲突加剧。第二是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差异扩大带来的中国和西方国家矛盾和冲突加剧。第三是转型过程中中国身份和利益双重性和矛盾性带来的中国和外部世界矛盾和冲突加剧。中国要想继续和平发展就需要化解和应对这些挑战。 


中评社:近来有不少评论指出,中美关系达到了近40年来的最低点,有声音认为,中美关系回不去了,此外,关于中美“脱钩”的讨论更多了。请问您怎么看现在的中美关系?中方接下来应该如何处理中美关系,是否需要调整对美政策?


贾庆国:最近一段时间,中美关系不断恶化,说达到近40年来的最低点也不为过。中美关系回得去还是回不去取决于对回到哪里去和在什么时间段内。回去也可以解读为回到中美建交后到特朗普执政前那一段时间的中美关系,也就是摩擦与合作为特点的中美关系,如果说回去指的是这一段中美关系,短期内,显然是回不去了,这是因为特朗普上台后,中美合作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竞争与对抗。回去也可以理解为回到1972年以前的中美关系,那就是冲突与对抗,如果是这个意思,短期内,回去的可能性在不断增加。

从长远的角度看,谁也说不准。但历史从来都是充满可能性的,1970年前,很难想象中美关系会缓和,但后来还是缓和了。不久以前,很难想象中美关系会走到冲突与竞争的今天,但还是走到这一步了。过去充满了可能性,未来也会如此。

中美经济“脱钩”,原来认为可能性不大,因为对两国利益的伤害太大了。但现在看来,脱钩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在两个关系不断恶化的大背景下,双方都越来越多地从安全的角度而不是从经济利益的角度看待经贸关系,谋求绝对的安全本身就意味着经济上必须脱钩。

面对这种情况,中国应该怎么办?这取决于中国的国家利益。对于中国来说,中美关系是中国能否和平和发展的关键,也是世界和平与繁荣的重要条件。所以,中国的国家利益要求营造一个稳定和合作的中美关系,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主席说“有一千个理由搞好中美关系。”事实上,营造一个稳定和合作的中美关系也是美国的国家利益!从这个意义上讲,两个国家改善关系是有着利益基础的。 

但是,改善中美关系光有利益基础还不够,还需要有合作的意愿。在特朗普政府的领导下,美国现在没有什么合作意愿。所以,中美关系不断恶化。在这种情况下,短期内,中国需要做的是以最大的努力稳定中美关系,至少延缓它下滑的速度。需要要稳住阵脚,沉着应对。避免对抗,以拖待变。政策上,要把特朗普政府和美国人民区分开来,要把美国两党内的反华分子和其他人区分开来,对于特朗普政府的反华政策和两党内的反华分子要揭露,要反制,对美国人民和愿意与中国和平共处的美国精英(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要释放善意。最大限度地孤立我们在美国的敌人,最大限度地为未来美国调整对华政策创造空间。

与此同时,中国要加快国内的改革和发展的步伐,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自己的事情做好了,中国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这个过程可能很艰难,也比较长,但要有耐心,相信美国的民众和主流精英最终会意识到与中国对抗是损害美国的根本利益的,中美关系改善的机会迟早要出现的。

中评社:美国近来在台湾问题上动作不断,甚至在鼓动推动台湾问题国际化。请问您怎么看中美对抗升级对台湾问题的影响,以及这会如何反过来影响中美关系?我们要如何避免台湾问题国际化?

贾庆国:美国对台政策最近的一些变化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美国对华政策的态度的转变,那就是从以接触与合作为主的关系转向以竞争和对抗为主的关系。面对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挑衅,中国一方面要继续重申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的决心,另一方面也要准备好在美国超越红线时坚决反制的准备,包括降低和断绝外交关系和使用包括武力在内的一切手段制止台湾独立。这是核心利益,没有妥协的余地。

中评社:去年开始,美英也频频干涉香港事务,在您看来,美英希望借此达到什么样的目标?我们要如何应对?“香港独立关税区”能否延续受到关注,您对此怎么看?

贾庆国:由于种种原因,最近一段时间香港问题比较突出,香港民众在一些问题上对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有意见,有怨气,这是事实。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美英在香港问题上频频干预是因为它们看到了机会,趁机煽风点火。对此,我们需要认真对待,一方面要反思过去在香港问题上的政策和做法,深入了解香港民众的意见,并在上述基础上改进我们的工作。另一方面,对美英对香港问题的干涉要坚决反对。我们希望它们不要拿“香港独立关税区”做文章,但我们也不要怕,要做好应对准备。

中评社:中美两军近来都加大了在南海和台海活动的频率,双方是否存在擦枪走火、甚至爆发公开对峙的可能性?我们要如何对待这种可能性?

贾庆国:应该说,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在增加。我们在这个问题上需要区分两种情况,一种是美军飞机舰船未经我授权进入包括我台湾地区的领海,另一种是美军飞机和舰船在台湾海峡和南海海域的公海航行。对于前者我们需要采取有力的对抗措施,对于后者我们需要审慎应对。为了避免两军擦枪走火,我们需要跟美国就两军在海上避免意外冲突展开对话,一是澄清我立场,二是争取在建设信任措施问题上取得共识,三是争取就在出现两军意外冲突的情况下如何管控危机、避免导致军事冲突和战争的具体办法上达成共识和协议。 


中评社:请问您如何评价这次中国在全球抗疫中的表现?是否有积累一些外交资本?


贾庆国:总体上看,中国政府在全球抗疫过程中的表现是非常好的,当然疫情初期也出现了一些问题。疫情开始的时候,中国对这个病毒也不了解,毕竟它是一个全新的病毒,当时没有想到它会有那么大的传染力和杀伤力,所以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此外,由于担心人们恐慌,也没有及时采取更加有力的措施应对,在事实没有搞清楚的情况下可能也拿不准有没有必要这样做。直到后来问题严重了,才重视起来,很快采取了强有力的应对措施,包括武汉封城,全国支援武汉抗疫,全国范围内实行严厉的隔离阻断措施。这些措施非常有效,在短短的两个月左右之内就阻止了疫情的传播,最终取得了现在这个阶段性的胜利。

和一些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在第一阶段抗疫的效果要好得多。而且,中国不仅自己有效控制了疫情,还积极帮助其他国家抗击疫情。中国的外交资本自然明显增加。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和国内抗疫取得的成绩比,外交上的成效要逊色得多。

中评社:一些西方国家对这次中国的抗疫表现和对外支援展示出了敌意,指责中国隐瞒,认为中国正试图推销中国模式和增加自己的全球领导力和地缘政治机遇,甚至要求“清算”,这对我们未来开展对外交往有何启示?我们是否需要重新定位对外战略?

贾庆国: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抗疫的表现态度很消极,不断挑刺和指责,主要原因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个是这些国家抗疫不利,导致疫情失控,染病和死亡人数急剧上升。在这种情况下,它们在国内政治上很被动,有推卸责任的需要。另一个是它们从意识形态出发,认为中国政府做什么都是别有用心,包括对外抗疫援助。还有就是它们看到实行不同政治制度的中国在国际上影响上升,心理上很难接受。最后就是中国也有些人要么对别国的疫情幸灾乐祸,要么把中国对外援助视为恩赐,并在网上大为宣扬,使得国外很多人很反感。

面对这种情况,中国要站稳阵脚、沉着应对。一是做好自己的事,无论是控制好疫情还是尽快恢复生产生活。二是继续积极参与国际抗疫合作,包括支持世卫组织履行职责,加强国际合作研究特效药和疫苗,帮助最不发达国家抗疫和恢复经济,并通过贸易方式向发达国家提供防疫物资。三是在坚决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的前提下,理性务实地面对来自国外的批评和指责,对合理的批评要接受并改进工作,对情绪化非理性的批评和指责要澄清事实真相,纠正错误和偏见,对恶意攻击要揭露和批判。要将国外反华人士和其他精英与民众区分开来,避免将我们与国外反华人士的冲突和对抗上升为国家间和人民间的冲突和对抗。最大限度地孤立我们真正的敌人。

为国内改革开放营造一个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是我国长期坚持的对外战略,也是一个现实和行之有效的对外战略,我们要继续坚持,不能因为碰到包括疫情在内的困难和挑战就有所动摇。

中评社:这次两会备受关注,您对此次“两会”有哪些期待?能否介绍这次携带了哪些提案?面对国际形势的不断变化,在您看来,全国政协和外委会接下来要如何发挥力量,维护“百年大变局”下的国家利益?

贾庆国:受疫情冲击,这次两会推迟召开。两会是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大事,是中国特色民主政治的具体体现。作为政协委员,我将认真参与,积极为国家的发展和改革出主意想办法。我正在准备的提案包括加强公共卫生体系的和新时期如何更好地处理对外关系的。在中国与世界关系越来越密切的今天,全国政协和外委会在协助国家更好地处理对外事务、维护国家利益方面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委员们也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就改进外交工作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事实上,这次抗疫期间,许多委员也是这样做的。


责任编辑/方柔尹 徐坤阳



来源:中评社,2020-05-19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