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会动态 > 学会新闻
察哈尔学会专家研讨后疫情时代的中日韩三边合作与全球治理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4日  来源:  作者:察哈尔学会  阅读:1534

新冠肺炎疫情在中日韩等国逐步得到有效控制,抗击疫情期间的多边合作开展与联防联控等措施的实施,既为三国后疫情时代的深化合作打下了坚实基础,也为全球治理的推动做出了巨大贡献。5月24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就“中国外交政策和对外关系”相关问题回答了中外记者提问。在谈到中日韩“后疫情时代”时,王毅展望了“后疫情时代”的中日韩区域经济合作前景,可以预想,中日韩自贸谈判将提速,三国共同力争年内能够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深化经济融合。


6月3日,察哈尔学会聚焦后疫情时代的中日韩三边合作与全球治理,组织召开线上视频研讨会,并邀请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前驻大韩民国大使邱国洪以及三位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研究员进行研讨,他们分别是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刘鸣、延边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崔文、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金永明。本次研讨会由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兼延世-察哈尔中心执行主任张忠义主持,300余位社会各界人士通过线上参与研讨。


中国前驻大韩民国大使邱国洪(左上),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兼延世-察哈尔中心执行主任张忠义(右上)、学会高级研究员、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刘鸣(下行左),学会研究员、延边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崔文(下行中),学会研究员、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金永明(下行右)


用好中韩抗疫合作成果,共推后疫情时代中日韩合作深化


邱国洪大使在发言中首先指出,中韩抗疫期间高效良好的合作对后疫情时代中日韩合作深化发展有一定的预示和助推作用,一是中韩抗疫合作,提升了中韩双边关系水平,抗疫期间两国的高层交流和抗疫合作对后疫情时代中韩全面提升合作、共同推动中日韩三边合作走深、走实提供了政治保障;二是中韩双方采取率先建立联防联控机制等诸多措施,取得相互疫情零输入的显著成果,将带动中日韩三国建立合作抗疫机制;三是中韩两国率先开通重要和急需人员往来“快捷通道”,保障地区产业链、供应链、物流链的顺畅运转。


其次,后疫情时代中日韩合作有望迎来不断加速的良性发展时代,具体有三点值得期待。一是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在后疫情时代很有可能取得突破并最终形成;二是如果中日韩自贸协定或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能够最终签署,那么“中韩+1”、“韩日+1”等多种形式的“+1”会迎来活跃发展期;三是人文交流规模会扩大,过去繁琐的手续在后疫情时代会有所改善。最后,在后疫情时代,中日韩三国的合作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逆全球化潮流和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面临的困难包括历史问题、军事安全和领土问题。邱国洪总结道,在后疫情时代,中日韩合作不断加速是大趋势,但同时也面临着挑战和困难,曲折在所难免,如果中韩两国能够抓住契机、共推后疫情时代中日韩合作深化,那么三国合作的曲折就会少一些。


中日韩需加强合作,共迎挑战


刘鸣围绕中日韩合作分享五点看法。一是有关供应链和价值链问题。他指出疫情导致集中在中国生产的医疗设施、医疗设备无法正常运输到其他国家,因此今后不得不部分调整医疗设备、医疗设施的供应链;同时也需确保零部件供应稳定,避免在遇到危机时重要零部件断档;此外,一些国家主张将供应链迁回本国,但这种调整首先要尊重企业家的想法和利益。针对美国对华为的出口封杀令,中日韩三国应该共同研究对策,要有善后安排,确保三国半导体产业的基本利益。二是针对疫情后的复工复产。中日韩作为经济上相互依赖的三个国家,要加强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三是中日韩需采取措施,应对秋冬有可能出现的第二波疫情,除了与WHO建立纵向合作机制外,也应在三国间建立横向传染病防治机制,建立疾控中心人员、教学-培训机构的交流与合作。四是中日韩作为紧密的邻邦,要确保经济发展作为三国的主要工作,不应受到美国地缘政治打压影响,盟国关系不应成为美国围堵、遏制中国的工具。特别要防止美国在东北亚地区中程导弹部署,恢复核试验,使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陷入绝境,我们要吸取“萨德危机”的教训。五是要继续发展中韩、中日关系。韩国总统文在寅在疫情中顶住了国内反对党压力,保持了中韩之间正常的交通、往来与合作,中韩关系发展良好。中日关系方面,疫情发生后,也有一些诡异的对华政治动向,我们期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最后两年时间里有所作为,积极调整对华政策,创造良好气氛实现习近平访日。中国应该积极支持明年日本举办奥运会。


后疫情时代需要中日韩加强区域经济合作,共同走出经济萎缩局面


崔文围绕“后疫情时代中日韩区域经济合作前景”为主题谈了三点意见,首先,中日韩三国需在健康医疗、智能制造、5G等领域加强产业链合作,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其次,后疫情时代加快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尽早达成协议,对中日韩的区域经济合作具有深远意义。三国领导人的互访将开辟中日韩三国关系的新未来,加强政治引领,踢好自贸谈判的“临门一脚”。最后,中国应与韩国共同推进对朝鲜的经济合作,中韩可以共同推进国际制裁范围之外的对朝旅游合作和医疗保健合作,打开朝韩关系改善突破口。


新冠肺炎疫情加剧全球治理体系变革进程和发展趋势


金永明以“新冠疫情影响与中日韩作用”为主题提出四点看法。首先,他认为东亚尤其是中日韩三国抗击疫情过程中,运用不同方法和模式,短期内基本抑制了新冠肺炎疫情在本国的大范围蔓延。其次,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全球治理体系的变革进程,出现多种持续不利的负面影响,也带来众多变革和发展趋势。政治上,疫情应对主导性力量缺失,世界进入无极化时代,严重损害全球治理体系的功能和效果,引发对国际组织改革思考;经济上,疫情使全球供应链受损并呈现调整产业布局情形,相关方应加强沟通协调,扩大共同利益、减少投资风险;技术上,疫情引发新产业革命和生活样态;教学上,疫情呈现新的教学交流研讨模式。第三,为使东亚尽快恢复经济状态,继续发挥世界经济动力源的地位和作用,中日韩三国应加强沟通协调,改善双边政治关系,采取具体措施,加快经贸活动进程,就尽快建立中日韩自贸区加强磋商和协调,扩大合作效果和影响,为推动全球治理作出贡献。最后,应对中国威胁论,诬告、追究中国责任的舆论战和法律战,须采用多角度、多层面的方法及时传播信息、交流经验并提供合理援助,特别需要在技术性和专业性领域取得突破,克服各种政治性病毒带来的危害,为推进人类公共健康命运共同体建设作出中国贡献。


张忠义总结指出,中日韩三国既有合作基础,也有很多障碍,尤其是现在单边主义、逆全球化思潮抬头,给三国合作增添了很多变数。中日韩三国以及东北亚国家如何合作、如何去构建一个共同体、如何在维护好现有合作成果的基础上建立新的合作框架,都值得我们进一步探讨。察哈尔学会作为外交与国际关系智库,欢迎各界人士积极参与研讨,共同为推动中国和国际社会的和平、稳定与和谐发展建言献策,贡献力量。




责任编辑/郎亚娇 徐坤阳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