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孙海潮:欧美双部长视频会未化解分歧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28日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孙海潮  阅读:168

6月15日和18日,欧盟27国外长和防长分别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国防部长埃斯珀举行视频会议。据欧洲舆论评论,是因为欧美关系在多项棘手问题上的分歧越来越严重。外长会议是希望把所有分歧都摆到桌面上来,“全面检讨欧美面临的挑战以及双方在这些挑战上的分歧和不同立场”。由于特朗普执政后美欧矛盾持续增加,双方都希望能通过美欧集体会晤缓和关系。“欧美关系进入至关重要的一周”。


欧美外长会议由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主持。博雷利会议前在欧盟官网发文,表示将按照欧洲的方式应对各种挑战,同时加强美欧合作。


法国外长勒德里昂主要就新冠疫情下的跨大西洋合作,反对错误信息及推动多边主义的重要性提出看法。中东和平进程问题上,法国强调欧盟尊重国际法和联合国有关建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两个主权国家的决议。


欧美外长还就推动利比亚内战的政治解决、政治解决苏丹问题的柏林国际会议、东地中海地区形势交换意见,重申在该地区遵守国际法。法国表示了美国参与非洲萨赫勒地区反恐斗争的必要性,希望美国支持法国及萨赫勒5国的联合反恐行动。


欧盟以捍卫建立在规则基础上的多边主义体系为己任,坚持反气候变迁斗争。欧盟对美国退出世卫组织深感不解和不安,法国对美国制裁国际刑事法庭及与该法庭合作的有关人员和国家感到惊愕。欧盟强调与更加自信和更具雄心的中国进行平等竞争,以及向中国传递建设性共同信息的重要性。


欧盟27国在任何问题都难以达成一致意见,博雷利针对这一致命弱点指出:“欧盟仍在寻找自己的特性,欧盟尚不知自己能够发挥何种作用。”法外长勒德里昂说:“欧盟应该探索第三条道路,以便坚定地捍卫自己利益和基本原则,展开真正的多边主义对话。第三条道路是既非冷战,又非天真的顺从。”勒德里昂实际说的是法国的立场。


90分钟的视频会议没有发表联合公报,美国没有回应欧盟有关建立双边对话机制的要求,“更加突显了两个传统盟友之间的分歧有多深”。蓬佩奥仍延续在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和G7外长视频会议的做法,极力拉盟国组建反华同盟,对盟国所关心的问题毫无兴趣。德国外长马斯指出,“欧美同向”已越来越不可能,欧美在所有问题上都存在分歧。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指出,欧盟对美国退出世卫组织感到遗憾,希望美国予以重新考虑,“全球问题需要全球解决方案和多边努力,多边合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


欧美外长视频会议后,特朗普总统宣布将把德国驻军从34500人减少至25000人。原因是“德国没有支付北约费用和在贸易方面对美国不好”,把以前的口头威胁付诸实施。欧洲舆论评称,减少驻军意味着美国减少在北约框架内对欧洲安全的承诺,既是对欧盟“反叛精神”的惩罚,也是在欧美防长会议之前向欧洲施压。这是特朗普与包括盟国在内的各方接触前的惯常做法,同时与特朗普在西点军校毕业典礼讲话中有关“美国不再充当世界警察”的说法相互呼应。美国可能从世界其他地方撤军,专心致力于同中俄的“大国竞争”,将为动荡不安的世界局势注入更大的不确定性。近来,国际恐怖主义重新抬头,欧盟甚感不安。在法国推动下,欧盟与萨赫勒5国于6月12日召开视频峰会,讨论地区安全局势恶化问题,法国防长专程访美,力劝美国不要从非洲撤出反恐军队,无功而返。


6月18日的欧美防长视频会议属于北约防长会议性质。会议原定讨论应对第二波疫情计划、应对俄罗斯新型核导弹以及北约对阿富汗和伊拉克局势的分析及应对策略,但特朗普的撤军计划因为引起欧洲和德国领导人的强烈反对而成为主要议题。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解释说尚未最终决定,美国国防长埃斯珀称美国仍然致力于与欧洲盟国保持联系,美国未来在欧洲采取的任何军事行动都会征求欧洲盟国意见,但仍无法化解欧洲对美国的怀疑和不信任。


由于特朗普就任后的三次北约峰会都不欢而散,而且每次对欧美关系的表态都使欧盟更为不安,新冠疫情后已避免提及北约峰会一事。此次欧美防长会议因而备受关注,但仍如外长会议一样,也没有取得共识。欧盟承认与美国在重大战略问题上存在分歧,同时对美国对欧盟“分而治之”的做法保持警觉。


德国认为,美从德撤军属于特朗普全面审视美国在世界各地军事部署,减少对外军事干预的一部分,对欧洲则犹如兜头一盆冷水,既是对德美关系的沉重一击,也使欧洲安全面临重大危险。美防长埃斯珀应该使北约防长们的心情放松下来,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德国防长克兰普-卡伦鲍尔认为,美从欧洲撤军不仅不能加快欧洲防务建设,反而削弱了欧洲防务,北约弥补不了美国留下的缺口,“不要指望由德国军队取代美军”。法国则对美国减少对欧洲的防务承诺心中窃喜,希望借以推进由法国主导的欧洲独立防务建设。马克龙不久前曾提议把法国核威慑力量纳入欧洲防务,虽然基本未获反应,但法国的态度已跃然纸上。马克龙把2020年命名为“戴高乐年”,隆重纪念1940年6月18日在伦敦发起抵抗运动80周年,并选择当日访英,用意明显。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欧美既无磋商更无协调,外长和防长双视频会议没有成果却更加突显了分歧,但G7外长却于6月17日就中国对香港国安立法发表联合声明,指称立法有悖于香港基本法及《中英联合声明》,存在严重破坏“一国两制”及香港高度自治的风险等,要求中方重新考虑该决定。G7集团在抗疫方面的表现与中国的差距有目共睹,对基本人权的不尊重和忽视令人无法理解,黑人被美国警察“跪喉”致死引发全球性声讨美国人权状况的抗议浪潮形势下,却对中国涉港安全立法表示关切,西方双重标准和借人权施压以及肆意干涉别国内政的本性再次暴露。但他们也知道中国不会屈服和感到理亏,因而只是“要求”或叫“敦促”中方“重新考虑”。若在以前,用词就不会这么“客气”了。是否也可以这么认为,G7外长涉港安全立法联合声明,既是双方“妥协”的结果,也显示出“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无奈,不值一驳。


“欧美关系进入至关重要的一周”业已过去,欧美分歧还在增多,显示美国如今号令盟国和控制世界更感力不从心。 





责任编辑/方柔尹 徐坤阳


作者:孙海潮,察哈尔学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兼欧洲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前驻中非大使

来源:欧洲时报,2020-06-23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