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愚君看天下 | 斯大林警告:苏德战争不可避免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6日  来源:  作者:于洪君  阅读:351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不久前,普京亲自在西文媒体发文,谈论原苏联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作用。对于斯大林当年是如何认识和准备这场战争的,国内外史学界一直有不同看法,可以说褒贬不一。本文是察哈尔学会首席研究员、中国前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于洪君于2003年8月在《当代世界》上刊发的文章文章介绍了相关情况,并且阐明了作者的看法,今日读来,仍有启示。


第二次大战结束至今近60年来,无论原苏联史学界还是西方史学界、国际政治学界还是军事战略学界,各种各样的专家学者几乎众口一词,都断言斯大林作为苏联最高统帅没有预见到德苏战争爆发的可能性,致使苏联在战争初期遭受了难以言状的惨痛损失,他本人也因此对自己的祖国犯下了不可宽恕的致命错误。然而,事实并非完全如此。
       

斯大林突然接任总理职务

最高领导层重组意味深长


1941年5月4日是个星期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这一天召开全会,讨论党和国家领导层人事变动问题。多年担任党的总书记但从未担任国家职务的斯大林,出人意料地被任命为苏联政府首脑。会议决议对此作了如下说明:


“为了充分协调苏维埃的和党的组织工作,绝对保证其领导工作的统一性,同时也为了在当前紧张的国际形势下进一步提高苏维埃机关的威信,这种形势需要苏维埃机关全力从事国防事业,联共(布)中央政治局一致作出决议:


任命约·维·斯大林同志为苏联人民委员会主席。


任命维·马·莫洛托夫同志为苏联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和苏联对外政策领导人,兼任外交人民委员。


鉴于斯大林同志因中央政治局的请求而留任联共(布)中央第一书记,但不能有足够时间从事中央书记处工作,任命A·A·日丹诺夫同志为斯大林同志在中央书记处的副手,同时解除他所担任的联共(布)中央宣传鼓动部部长职务……”。


这份决议事先曾以分发方式交给全体中央委员进行表决。当时所有的70位中委全都表示“赞成”。5月6日,苏联报纸正式向国内外公布了这一重大决定。分析一下这次非同寻常的人事调整,透析一下党的政治局决议中的谴词造句,说斯大林对即将到来的德苏战争没有准备,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当时,苏联西部边境的局势很不平静。德国方面不断加大军队集结的规模和力度。浓烈的战争气氛不仅使前线的军人们深感忧虑,斯大林本人也不相信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真能持久,他也渴望获得第一手的情报资料。1941年5月5日,也就是斯大林就任政论首脑的第二天,国家情报机构今领导人向他呈送一份秘密情报,情报说:


“来自德国空军总部的消息称,4月29日,希特勒在体育宫对青年军官发表了讲话,讲话内容报纸没有披露。希特勒说,最近将要发生一系列会让许多人莫名其妙的事件。我们将要采取的措施都是国家所必需的,因为红色愚氓正在昂首对着欧洲。这些消息来自于一些德国军官,但有待进一步核实。”


毫无疑问,希特勒所说的红色愚氓指的是什么人,对斯大林来说是不言而喻的。对这样的消息,斯大林不可能漠然置之,也不可能无所作为。  


“红军的实力没有削弱,

我们的现代化装备已经够用”


为了祝贺斯大林就任新职,同时也为了让军界精英了解国际形势和苏联的国防情况,5月5日晚,苏联领导人在克里姆林宫为军事院校毕业生和一些军队将领举行了一次秘密招待会。出席招待会的除16所军事院校和9所普通高校军事系毕业生、教授和讲师、高级军事指挥机关的代表外,还有国防人民委员部领导人和党的政治局委员。斯大林挨着国防人民委员铁木辛哥和总参谋长朱可夫。招待会前,人们并不知道斯大林是否会发表讲话。苏联军事院校总局局长斯米尔诺夫作了报告,苏联中央执委会主席加里宁作了简短致辞。然后,铁木辛哥元帅请斯大林作重要讲话。

斯大林的讲话持续约40分钟。他说:“同志们,你们3—4年前离开了军队,现在将要回到队伍中去,但却不了解军队。红军已经不是几年前的样子了。”这几年,红军的确经历了深层次冲击、结构性调整和大规模人事变动。总参谋长、空军司令和海军司令四易其人。9位副国防人民委员、几乎所有的军区司令、许许多多的军长、师长丢掉了职务,随后失去性命。有4万多军官被清除出军队,其中只有1.2万人(也就是1/4)后来得到平反,回到了部队。军事院校的许多教师和校长也被撤换了。这一切不能不影响到苏联军事干部的培养和军事指挥的整体水平。那时,苏军指挥员中有24.6%的人毕业于各种速成班,12.4%的人根本没有受过军事教育。他们的优点在于爱国主义,相对年轻,但缺少作战经验,指挥年限不长,大部分指挥官任现职还不满一年。    斯大林这次讲话非常精彩。作为最高统帅和政府首脑,他对苏联的国防状况了如指掌。在分析军事技术问题时,他不看稿子,娴熟地援引各种数字和事实。他说:“3-4年前红军靠什么来展现自己呢?步兵是军队的基本队伍。它是用每次射击后都要重装子弹的步枪、手枪、机关枪、榴弹炮以及加农炮装备起来的,这种炮弹的最初速度每秒不到900米。飞机飞行速度每小时400-500公里。坦克甲板可以抵挡37毫米的大炮。我们一个师共有战士近1.8万人。我们的红军共有120个师。而现在,我军共有300个师。这些师本身变小了,但更加机动,现在是1.5万人。这些师有1/3是机械化师。在这100个师中,2/3是坦克师,1/3是摩化师。本年度内,军队还要装备50万辆拖拉机和载重汽车。”


在谈到苏联红军的军事装备水平时,斯大林踌躇满志地告诉出席招待会的这些军界精英:“我们有冲锋陷阵的第一线坦克,也有抵御步兵的第二、三线坦克。坦克的火力增大了。”谈到炮兵时,斯大林说:“以前大量增加榴弹炮。现代战争要求修改和提升加农炮的作用,打击敌人的堡垒和坦克。要求直接瞄准射击、炮弹最初飞行速度每秒1000米以上。加农炮部队对我军具有重大意义。”关于作战飞机,斯大林透露说:“我们已经拥有并且正在大量生产速度达每小时600-650公里的飞机。这是第一线飞机。在战争条件下,要首先使用这种飞机。它们将为我们那些相对陈旧的伊-15、伊-16、伊-153(海鸥)和C型飞机扫清道路。”       


尖锐批评苏联的军事教育

对德法英军队进行比较分析


在这次讲话中,斯大林尖锐地批评了苏联军事教育手段严重滞后的问题。他说:“我们的学校落后于军队,他们仍在使用旧装备教学。”“不允许用旧装备搞教学”。“用旧装备教学,意味着造就落后的人才。造成这种落后局面的还有教学大纲。要知道,为了教育新人并按新的方式教学,应当修改教学大纲,而要做到这一点,还有许多事情要办。我们的学校应该也能够按照新的装备重新组合教学指挥干部,利用现代战争经验。我们的学校正在落后。需要消除这种落后现象。


斯大林在讲话中还详尽地分析了当时正在紧张进行的欧洲战事。他认为,希特勒之所以能取得军事胜利,原因在于德国已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失败中得出了正确结论,卓有成效地发展起军事科学,重新武装了军队,掌握了新的战争样式。相反,法国人和英国人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后却不思进取,军队没有得到国家和人民的支持,这就导致了1940年的军事灾难。在谈到法国人对本国军队的轻蔑态度时,斯大林指出:“没有人关心军队,也没有人为军队提供道义支持。人们开始把指挥官视为失意者,视为由于没有工厂、银行、商店而不得不去当兵的穷途末路者。就连姑娘们也不愿嫁给军人。”斯大林最后这句话引起了红军指挥官们一片善意的笑声,因为他们在苏联人民中得到了充分的尊重。


在斯大林看来,希特勒军队获胜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盟军方面没有开辟出第二战场。但是,“希特勒军队真的不可战胜吗?”斯大林提出这一问题后随即作了回答:“不。世界没有也不曾有过不可战胜的军队……从军人的角度说,德军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无论是坦克、炮兵还是空军。德国的大部分军队正在失去战争初期曾经有过的后方。此外,德军中出现了自吹自擂、骄傲自满、狂妄自大现象,军事思维没有向前发展,不仅在军事装备方面落后于我国,在空军方面,美国已开始超过德国……。德国人认为,他们的军队是最理想的、最精良的、最不可战胜的。这是错误的。军队必须日复一日地加以完善。任何政治家、任何活动家,如果放纵自满情绪,都可能遇到意外,就像法国所遭遇的灾难一样。”


需要指出的是,正是在这次讲话中,斯大林以异常明确的语言告诫在场的苏联军人:“苏联同希特勒的战争不可避免。如果莫洛托夫和他的外交人民委员部能够将战争爆发推迟两三个月,那就是我们的幸运了。”     


斯大林反对笼统地谈论和平

提议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干杯


这次招待会结束时,一部分军官应邀留在克里姆林宫参加宴会。宴会上,人们一个接一个地举杯为斯大林祝酒。斯大林也频繁举杯,一再祝贺军事院校的毕业生们圆满地结束了学业,祝愿骑兵、飞行员、坦克手、步兵和通讯兵们身体健康。


入夜时分,所有人都进入了亢奋状态。这时,一位将军提议为和平政策、为这一政策的缔造者斯大林干杯。但出人意料的是,斯大林竟抗议似地摆了摆手,一时弄得大家不知所措。一位宴会参加者半个世纪后回忆说,当时斯大林满面怒容,批评这位将军“什么都不懂”。他说:“我们是共产党人,不是法西斯主义者。我们始终反对非正义战争,反对重新瓜分世界、奴役和剥削劳动人民的帝国主义战争,支持各国人民的自由和独立,支持革命战争,支持各民族摆脱殖民主义压迫,支持劳动人民摆脱资本主义剥削,支持保卫社会主义祖国的正义战争。德国试图消灭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根除成千上万的劳动人民,而把活着的人们变成奴隶。只有同法西斯德国进行战争并在这场战争中取胜,才能拯救我们的祖国。我提议为战争、为战争中的进攻、为我们在这场战争中获胜而干杯。


在苏联保留下来的党务档案中,斯大林卷宗内保存了他5月5日在这个招待会上讲话记录,但非常简短。关于和平政策的祝酒词与上面所讲述的差别很大。档案中记载的是:“和平政策保证了我国的和平。和平事业是美好的事业。在我们的军队重新装备起来并且补充了现代化战争手段之前,我们始终如一地执行了防御性的政策。而现在,当我们改组了我国的军队并且配备了现代化战争所需要的技术装备时,当我们已经变得强大而有力时,现在应当由防御转向进攻。在我们致力于自己的国防时,我们一定要以进攻的姿态采取行动,实行由防御转为进攻的政策。我们必须用进攻的精神来重新组织我们的教育、我们的宣传鼓动、我们的报刊。红军是现代化的军队,而现代化的军队是进攻型的军队。”


透过斯大林的这些言论,某些研究人员发现,斯大林似乎有意在1941年夏季主动进攻德国。这种结论是站不住脚的。要想在7月份进攻敌人,5-6月份就应该进行总动员,在西部边境组建人数超过敌军的进攻性军队集群。这些任务中的任何一项都没有解决。苏军不但没有进行总动员,边境军区的军人比敌人的有生力量几乎少一半(290万对550万)。而且,一直拖到1941年5月15日,总参谋部才向政府提交一份例行的战略部署方案。该方案指出:“德国的一些师在我国边界附近集结,随时可能发动突如其来的打击。”为了防止此种情况发生,这份文件建议:“我们必须在任何情况下都不给德国统帅部提供行动的借口,不能以先发制人的方式打击正在部署中的敌人,不能向德国军队发起攻击。”


显而易见,由于苏联军队指挥机关担心苏军采取主动会为德国提供开战理由,极力劝说斯大林放弃了先发制人战略。斯大林虽然意识到战争已经迫在眉睫,但在苏联尚未作好充分准备的情况下,他不想授人以柄,主动引发战争。因此,当国防人民委员铁木辛哥有一次向他提起关于进攻性行动的讲话时,斯大林解释说,“我这样说是为了鼓励到会者的士气,为了让他们思考胜利,而不是像全世界的报纸那样,渲染德军的不可战胜性。”


可能正是基于当时特别复杂的国内外形势,斯大林没有下令进行军队总动员,也没有命令边境军区的部队进入战略状态。据说,斯大林还警告过铁木辛哥和朱可夫:“如果你们在边境上刺激德国人,未经我们允许而调动部队,小心丢掉脑袋。”不久,可悲的事情发生了:斯大林和苏联军事指挥机关虽然早就意识到战争随时可能爆发,但却没有采取刻不容缓的应对措施。1941年6月22日德军大举入侵时,苏联遭到了难以估量的重大损失。


责任编辑/郎亚娇 徐坤阳


作者:于洪君,察哈尔学会首席研究员、中国前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

来源:《当代世界》,2003-08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