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王晋:巴以和平前景面临被终结风险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来源:《工人日报》  作者:王晋  阅读:232

巴以问题是中东问题的根源性问题,也是中东地缘政治复杂性的具体体现。美国提出的“世纪协议”, 以及以色列试图推动的扩土计划,不仅破坏了巴以关系的基础,也很可能就此终结巴以和平的前景。

美国的“世纪协议”,无论从内容还是从目标上,都有强烈偏袒以色列的色彩。


从内容看,以色列将获得约旦河西岸大片极具战略地位的土地,包括水资源丰沛的约旦河谷和历史文化资源丰富的希伯伦老城,绝大多数的犹太定居点都将成为以色列领土。


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领土将被大幅压缩,巴勒斯坦主要城市将被以色列“领土”割裂,彼此的联系和沟通将受到限制。


尽管特朗普许诺将会促成巴勒斯坦“经济繁荣”“民众富裕”,但是遥不可及的“画饼”,显然无法抚慰巴勒斯坦人失去土地的愤怒和伤痛。


特朗普在巴以问题上“亲以色列”的立场和行为,与其自身和其团队的“犹太”背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比如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的犹太背景,巴以问题顾问团队成员对以色列的亲近感,以及特朗普在总统竞选过程中得到的犹太富商的支持。


很多针对特朗普巴以问题立场的批评也正是源自于此。


除了美国的偏袒,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力推“兼并”约旦河西岸的部分土地,也极大削弱了巴以和平的根基。


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5月,历经近一年半的“大选-组阁失败-大选-组阁失败-大选”后,以色列议会各政治派别终于达成协议,组建联合政府。在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右翼政党利库德集团和以色列国防军前总参谋长甘茨领导的中间翼政党蓝白党的组阁谈判期间,内塔尼亚胡一直宣称,将会力推“兼并”约旦河西岸的部分土地,将犹太定居点归为以色列领土。


内塔尼亚胡之所以高呼“兼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土地,源于自身面临的政治危机


首先,内塔尼亚胡面临着以色列总检察长提起的贪腐诉讼案,需要调用以色列右翼民众的支持,来形成舆论上的优势地位;

其次,今年11月将会开启的美国总统大选,支持和偏袒以色列的特朗普是否连任仍然存疑,内塔尼亚胡想要抓住机遇,强推“兼并”;


最后,根据组阁协议,内塔尼亚胡需要在2021年11月将总理职务交给蓝白党领导人甘茨,因此内塔尼亚胡必然会在2021年11月之前迎合右翼政治力量夙愿,兼并约旦河西岸土地,赢得政治先机。


巴勒斯坦各个政治派别,对于“世纪协议”强烈反对。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多次提出,要与美国和以色列“断交”;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和巴勒斯坦圣战组织“杰哈德”,也都纷纷表达愤怒之情。但是,巴勒斯坦的愤怒,恐怕难以转化为与以色列的大规模暴力冲突。在1987年和2000年,巴以问题曾经导致两次巴勒斯坦民众“大起义”,造成巴以双方长期暴力冲突和巨大人员伤亡。但是巴勒斯坦民众的暴力活动,很难再次出现。一方面,在2000年后,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修筑了森严的“隔离墙”体系,通过各类检查站、铁丝网和高墙,封锁了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各个聚居区的联系,使得巴勒斯坦民众无法形成大规模的聚集活动;


另一方面,每一次“大起义”都是巴勒斯坦政治力量的内部“洗牌”。1987年的“大起义”促成了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回归”巴勒斯坦并建立自治政府,而2000年的“大起义”则导致了巴勒斯坦内部法塔赫和哈马斯的分裂与火并。


因此对于巴勒斯坦政治领导层来说,动员民众发动新的“大起义”,很可能会“引火上身”,造成巴勒斯坦内部新的动荡。


从长期来看,美国的“世纪协议”,实际上将剥夺巴勒斯坦未来的生存和发展机遇。


犹太定居点大多处在战略地位重要的巴勒斯坦城市周边区域,掌控了绝大多数约旦河西岸的文化、淡水和战略资源;以色列军方在各个主要的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城镇村庄周围修筑了密密麻麻的隔离墙和检查站,事实上分割了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聚居区之间的彼此联系。


因此,如果“世纪协议”落实,由以色列“兼并”约旦河西岸犹太定居点,最终会使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区域碎片化,巴勒斯坦民众被压缩在人口稠密的城市和村镇,失去淡水、农田和主要的历史文化遗迹。


尽管未来巴勒斯坦仍然存在建立独立国家的可能性,但是一个失去聚居区彼此联系的国家,恐怕很难形成有效的国家网络。


从这个角度来说,“世纪协议”不仅将“杀死”巴勒斯坦的国家独立梦想,也将终结巴以和平的希望。



责任编辑/唐春云 徐坤阳

图文编辑/周一诺



作者:王晋,察哈尔学会研究员、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工人日报7月3日8版《管窥天下》栏目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