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范磊:王瑞杰与新加坡的新挑战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04日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范磊  阅读:245

7月27日晚间,新加坡新一届内阁宣誓就职。由于疫情期间人员聚集的特殊考虑,宣誓仪式分别在总统府和国会大厦举行,两地的宣誓仪式分别由李显龙总理和王瑞杰副总理领誓,在形式上进一步向外界强化了副总理王瑞杰作为新加坡第四代领导团队领军者的地位。


在原有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的职位之外,王瑞杰在本届新内阁中再添一个新的职衔:经济政策统筹部长。新加坡在面对新冠疫情的巨大冲击面前,以“经济政策统筹部长”的职位强调了当前形势下新加坡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视,也赋予了王瑞杰新的责任和担当。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回应了疫情期间部分舆论对第四代领导团队的质疑,对于王瑞杰而言,无疑也给其接棒的路上增加了更多压力。


王瑞杰接班人地位的共识并未改变


在前不久结束的第13届国会选举中,王瑞杰离开服务了近十年的淡滨尼集选区,出征本届大选选情最激烈的东海岸集选区,这充分体现了他作为领军者的担当。不过,也有舆论提出了人民行动党在东海岸集选区53.41%的得票率与王瑞杰现在的副总理身份以及作为第四代领军者的地位不相符的质疑。其实,作为本届选举竞争最为激烈的选区之一,王瑞杰初次领军东海岸集选区的成绩已是不俗,何况在上两届大选中他在淡滨尼集选区的成绩早就有目共睹。


在7月25日的新内阁新闻发布会上,李显龙特别让第四代领导团队的关键成员之一、继续留任贸工部长的陈振声回应了媒体关于王瑞杰是否还是总理接棒人选的提问。陈振声明确指出,此前,第四代领导团队推举选出了王瑞杰作为新一代领导团队的领军者,这早已是大家普遍认可的共识,即使新冠疫情造成了诸多的不确定性,但是,这个共识没有改变。这相当于在官方层面再次直接回应了王瑞杰的接班人地位。


新加坡的领导人遴选与更迭机制有着明显的新加坡特色。从历史来看,1965年8月9日,新加坡独立以后,李光耀领衔的新加坡第一代领导班子正式以国家领导人的身份进入世界舞台。进入1980年代,李光耀开始着手培养接班人。吴作栋也正是在这一时期进入到第二代领导层的核心团队。


2003年年底,带领新加坡度过非典疫情危机的吴作栋宣布将会在2004年中辞去总理,交由李显龙接棒。2004年8月,李显龙领导的第三代领导班子开始进入新加坡的政治舞台。在李显龙领导新加坡的十几年中,新加坡国内政治生态以及地区和国际环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2011年大选以后,人民行动党即已开始物色第四代领导团队的人选问题。直到后来李显龙身体多次抱恙,并在2016年国庆群众大会演讲中险些晕倒,使得新一代领导人的推选问题显得更加紧迫。其间,王瑞杰、陈振声、王乙康等多位候选人都曾经进入选拔视野,王瑞杰最终在2018年11月新一届人民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中脱颖而出,出任人民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这也就意味着,其在党内已经获得充分认可,成为新一代领导层的领军者。新加坡政府也通过各种渠道不断强化民众与社会舆论对王瑞杰作为接班人地位的认可。


摆在王瑞杰面前的多元化挑战


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变化,王瑞杰与新加坡都面临着日益多元化的挑战,在本届大选中人民行动党再次丢掉一个集选区,以及反对党的成绩,都说明了新加坡正在发生着更多的新变化。


不论是日渐清晰的反建制反权威主义的思潮,还是已经对经济与社会发展构成严重冲击的新冠疫情,这些都对未来的第四代领导团队接棒构成了新的挑战。而李显龙继续留任总理以确保更好地稳定新加坡经济与社会发展就是明显的体现。正如他在新内阁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的:“我决定,把这个做好之后,我就可以平稳、安心地把新加坡交给下一代领导班子。”


目前来看,王瑞杰及其领衔下的新一代领导团队乃至整个新加坡主要面临以下基本挑战。首先还是在个人方面。由于疫情的冲击,延缓了领导层的更迭进程,如果乐观一点儿,疫情将会在2021年得到完全控制和化解,那么,王瑞杰接班的时候将60岁了。虽然对于国家最高领导人而言,这个年龄并不算高,但却是新加坡有史以来年龄最大的接班人,加上此前王瑞杰曾经出现过的健康问题,可能会多少增加新加坡民众对国家领导人的忧虑。


其次,就结构层而言,虽然目前有李显龙总理的承诺和缓冲,但是,对于王瑞杰领衔下的新一代领导团队而言,新加坡国内目前面临的最大的结构性挑战还是如何带领全体新加坡人顺利度过疫情,继续保持新加坡在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等领域的可持续发展等课题。


虽然通过新的财政预算以及相关政策的扶持,将减缓疫情对新加坡社会的冲击,但是,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课题,也不仅仅是某一个领域(比如经济)的课题。新冠疫情对新加坡的冲击,肯定要比2003年的非典疫情大得多,也久远得多。所以,对于新的领导团队而言,应对这些挑战的关键就是在接下来的发展中,能否继续保持新加坡社会的团结一致以及拥有战略性的前瞻意识,从而可以确保新加坡能够在正确的轨道上保持稳定的发展。


再就是,在处理对外事务的能力方面,王瑞杰与大多数国家的候任领导人一样,在这方面暂时没有成熟的外交理念和丰富的外交经验。王瑞杰自从政以来,其主要工作内容与外交工作还是存在一定距离。不过,在王瑞杰进入政坛,尤其是2015年担任财政部长以后,频繁的出访和出席多边组织活动的经历已经为其积累了一定的外交经验。尤其是在对华关系、对美关系、对日关系以及与东盟的关系方面,李显龙政府其实在有意地为其创造历练的机会。


百年变局下的“小国大外交”挑战


2020年是中新建交30周年,王瑞杰在处理对华事务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早在1997年,时任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的王瑞杰就曾陪同李光耀访问苏州工业园。目前,新加坡—上海全面合作理事会的成立也是由王瑞杰担任新方主席,同时在升任副总理后,出任新中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JCBC)新方主席。这些身份对于提升王瑞杰的外交能力尤其是在对华外交方面的能力意义重大。


但是,随着中美关系面临越来越大的不确定性,新加坡在未来将如何在美国和中国之间继续寻求最佳的平衡点,对于外交履历不足的王瑞杰来说,并不轻松。美媒就曾指出:“新加坡寻求在国际事务中的谨慎中立时,有着哈佛教育背景的王瑞杰将被视作政府政策可持续性的稳定赌注”。


“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同时,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更加突出,人类面临许多共同挑战。”对于新加坡这样的城市国家而言,如何应对其国内以及地区和国际局势方面的多元化挑战,将成为其在新时代化解小国脆弱性的重要课题。李光耀时代所奠定的韧性新加坡的国家形象能否延续,将考验着王瑞杰以及新一代领导团队的外交智慧。


新的形势下,经历过新一届大选的历练以及更为复杂的内外压力的王瑞杰和新加坡,能否在多元化的的挑战中抓住机遇,最终在这个纷繁复杂的时代继续走出一条有着新加坡特色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将决定着王瑞杰的政治前途,也决定着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的未来走向。


责任编辑/徐坤阳 方柔尹


作者:范磊,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山东政法学院新加坡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2020年7月30日第16版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