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愚君看天下 | 共建“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2日  来源:《巴库对话》  作者:于洪君  阅读:239

编者按:本文以英文首发于《巴库对话》。《巴库对话》是由阿塞拜疆ADA大学(原阿塞拜疆外交学院)发行的旗舰英文政策杂志。ADA大学主要目标是培训阿塞拜疆外交事务专家。察哈尔学会首席研究员、中国前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于洪君受邀为《巴库对话》首期撰稿。CISS公号独家发布中文原稿,以飨读者。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经济增长总体乏力、区域合作动能严重不足等问题始终没有解决。保守主义、孤立主义、种族主义、民粹主义与单边主义大行其道,反对经济全球化的社会思潮和政治运动风起云涌,人们对世界的前途和命运充满忧虑。2013年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基于他对当代国际关系的全面观察和深刻思考,基于他所得出的人类社会命运与共的科学判断,提出了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即“一带一路”这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重大倡议。


六年多来,国际社会广泛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实践充分证明:“一带一路”不仅是中国开发国内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与外部世界联动发展的新举措,同时也是推动世界各国超越社会制度差异和地缘政治纷争、实现发展理念深度对接的国际合作新范式。


目前看,在中国所规划的“一带一路”建设总体布局中,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建设,涉及国家最多,地域空间最大,工程项目最繁杂,任务也最艰巨。外高加索自古就是丝绸之路上横贯东西、接连南北的重要区域,中国和该地区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三国合作潜力很大,要做的事情很多。各方应加强沟通协调,扩大和深化各领域合作,共同为建成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做出不懈努力。


建设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是一个符合各方发展利益、拥有广阔前景的区域合作工程。这条走廊以整个中国,特别是中国新疆为起点,直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通过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连接整个西亚地区,自然而然地要包括外高国索地区。


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三国的历史渊源、宗教文化、发展水平、治理体制,特别是对外关系取向,差异甚大,但彼此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相互作用和影响无法切割。再加上该地区位于黑海与里海之间,与中亚西亚乃至地中海地区联系非常广泛,与俄罗斯联邦的关系经纬万端,地缘战略位置重要而敏感。


外高加索三国目前人口总共1400万左右,市场总体规模并不很大。但该三国独立后都经历过不同程度的内斗和战乱,经济发展滞后问题比较突出。三国都需要对陈旧的基础设施进行更新换代,都需要对包括石油天然气在内的多种资源进行综合开发,都需要提升公共服务设施和民生保障体系的现代化水平。这就为中国整合与该三国早已存在的务实合作,将外高加索地区纳入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建设总体进程,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紧紧抓住并充分利用这一历史机遇,不仅符合外高加索三国当前的发展利益,从长远看,也有助于维护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在外高加索三国中,阿塞拜疆人口最多,综合国力较强,发展活力较大,多年来一直是伊斯兰合作组织的重要成员。由于阿塞拜疆早就提议要复兴古丝绸之路,因此,中方倡导共建“一带一路”,得到了阿塞拜疆全社会的热烈支持和积极响应。阿塞拜疆成为旨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成员国,就是一个鲜明例证。


2015年12月,伊利哈姆·阿利耶夫总统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时,中阿两国元首签署了《中阿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此后,阿方领导人多次就中阿两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扩大合作发表建设性意见。2016年8月,阿利耶夫总统接见中国新任驻阿大使时表示,阿方高度重视对华关系,愿积极推动双方在“一带一路”框架内的全面务实合作。


2019年1月,阿利耶夫总统出席达沃斯论坛期间接受了中国媒体采访。他再次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对于阿塞拜疆来说非常重要。阿塞拜疆完全支持中方这一倡议,将尽一切可能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积极参与者。当年4月,他来华出席了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参加了论坛的所有活动,并与习近平主席举行了高水平会谈。中阿双方签署了10多份重要合作文件。


由于两国元首高度重视并亲自推动,中阿双方各领域早已形成的务实合作,得到高质量的快速发展。阿塞拜疆驻华使馆官员积极参与中国各地的展会活动,努力为双方企业开展合作寻找机会。2018年11月中国在上海举办首届进口博览会时,阿塞拜疆32家企业前来参展,带来200多种产品。据阿塞拜疆海关委员会资料,2019年上半年,中阿贸易额达12.7亿美元。中国已成为阿塞拜疆第四大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目的国、第四大进口商品来源国。双方在不断密切经贸关系的同时,还大力推动人文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为此,阿方简化了电子签证,开通了直抵北京的定期航班。中国赴阿塞拜疆旅游的人数稳步增长。


作为连接欧亚两大洲的交通枢纽,阿塞拜疆非常重视本国特有的区位优势,力图打造一条跨区域的交通运输走廊,形成以首都巴库为中心,既纵横“东西”又贯穿“南北”的运输通道。2017年10月投入使用的“巴库-第比利斯-卡尔斯”铁路,对于“一带一路”建设在该地区全面推进具有重大意义。这条铁路可以使经由中亚进入阿塞拜疆的中国商品,更加便捷地进入欧洲市场,运输时间大大缩短,运输成本明显降低,各方皆大受益。


距离巴库70公里处正在建设的国际新港,将是一个现代化水平很高、年吞吐量达2500万吨的跨里海国际运输中心。港口内在建的约120公顷的自由贸易区,将以免税自由贸易、简化审批手续等优惠政策吸引外国投资者。据悉,目前该港已与中国的连云港港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远集装箱运输有限公司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我们相信,会有越业越多的外国企业,特别是中国企业到巴库新港去投资建厂。


阿塞拜疆方面一直高度赞赏、并积极欢迎中国公司到阿投资,对中国公司活跃在各个领域,并且按照合同落实一个又一个项目予以充分肯定。2019年9月,阿利耶夫总统会见到访巴库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时,曾经满意地指出,双方在能源、运输和人文领域已取得良好合作成果。双方确认,阿塞拜疆建成能把中国货物经由该国运往国际市场的现代化基础设施,这是两国运输领域合作的成功范例。


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阿塞拜疆在交通基础设施效率方面,世界排名第31位;在铁路效率方面,排名第11位;在航空基础设施效率方面,排名第12位;在海上港口效率方面,排名第25位;在汽车公路质量方面,排名第27位。这说明,阿塞拜疆的营商环境一直在改善,对外合作的条件越变越好。我们相信,随着阿塞拜疆投资环境、营商环境和法治环境进一步改善,中阿两国“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务实合作,还会有更大发展空间。


格鲁吉亚人口400万左右,面积约7万平方公里,属于东正教国家,其历史文化传统、经济发展理念、社会治理体系、对外政治与经济关系,特色非常鲜明。但该国独立后长期陷入内乱和战争,国家四分五裂。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两个地区,至今仍处于事实上的分离状态。格鲁吉亚与俄罗斯的“战争状态”,始终没有缓解,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滞后更加突出。有专家据此认为,中国提出的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最初并没有引起格鲁吉亚特别关注,中方似乎也没有注意到格鲁吉亚在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建设中的独特价值。


实际上,格鲁吉亚独立后,历届领导人都有复兴丝绸之路以拓展对外联系、振兴经济的朴素意愿。已故前总统谢瓦尔德纳泽曾多次使用“新丝绸之路”的概念。他认为,新丝绸之路不是一个华丽词藻,而是多边利益和彼此关照的平等尊重的和谐结合,因而,复兴丝绸之路是对格鲁吉亚安全和福祉的补充。担任总统时间不长、后来流亡到乌克兰的萨卡什维利也曾表示,格鲁吉亚政府将继续重视“新丝绸之路”的振兴。正是由于格鲁吉亚历届领导人都热心于同中国开展合作,中格两国各领域务实合作,早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之前就已经扎扎实实地开展起来。双方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合作,进入新世纪后进一步加快。中国四川电力进出口公司建设的卡杜里水电站,2004年即已交付使用。


2013年秋中方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中格两国务实合作展现出前所未有的新机遇。2014年8月,中国丝绸之路媒体团到访第比里斯时,格鲁吉亚时任总统马尔格韦拉什维利和总理加里巴什维利分别接受了中国记者专访。他们都表示赞同“一带一路”倡议,都希望加强与中国合作。当年10月,加里巴什维利总理在巴库举行的一个国际投资论坛上发表讲话,特别强调了恢复丝绸之路的重要意义,表示格方愿为此做出贡献。


2015年12月中旬,来自中国连云港的首趟“丝绸之路”过境班车抵达第比里斯,加里巴什维利亲赴车站参加迎接仪式,赞扬这一贸易通道的恢复使几个世纪以来格鲁吉亚履行的使命得以回归。他预言:格鲁吉亚很快就会成为连接欧洲、东亚、印度、中国和中东的地区中心。在此之前,当年2月中国新疆至格鲁吉亚货运班列抵达第比里斯时,时任副总理已经带领相关部门官员举行过欢迎仪式。格方对中格两国合作期望值之大、参与一带一路热情之高,由此略见一斑。


2015年可以说是中格两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互利合作全面开启的标志性之年。当年3月,中格双方签署了关于共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合作备忘录,同时还签署了启动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可行性研究的联合声明,而后不久,双方又签署了启动两国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谅解备忘录。当年9月份,加里巴什维利总理来华参加了在大连举行的夏季达沃斯。他在与中国政府总理李克强举行会谈、广泛接触中国社会各界的过程中一再表示,格鲁吉亚是本地区最欢迎中国投资、企业、人民和文化的国家,格鲁吉亚将成为中国的卓越伙伴。这年10月,他在第比里斯丝绸之路国际论坛上进一步表示:格鲁吉亚连接着东方与西方、南方与北方,希望成为地区中心,成为合作中心。这一年,中格双方还签署了两国本币互换框架协议,意在通过本币结算,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


诚然,由于格鲁吉亚市场容量有限,中格贸易额并不很大。但中国毕竟是格鲁吉亚第三大贸易伙伴和第四大葡萄酒进口国,并且是主要对格投资国,这一点对格鲁吉亚非常重要。目前我还没有掌握中国对格投资的全部数据,但我知道,2007—2018年间,仅来自中国新疆的华凌集团在格投资就已超过6亿美元。


新疆华凌集团10多年前就已进入格鲁吉亚,至今仍是格鲁吉亚境内最大的外资企业。该集团在格鲁吉亚的投资涉及木材加工、矿山开发、地产项目、自由工业园和国际经济特区建设等诸多领域。由于双方合作顺利,业绩良好,华凌承担的项目曾被格方评为最佳项目。2012年,该公司成功收购格鲁吉亚巴塞斯银行,迈出了中国民营企业在格开展金融合作的重大一步。


2018年1月,中格两国自由贸易协定正式生效。这是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的第一个自贸协定,因而不仅在外高加索地区,即使在整个“一带一路”沿线地区,都产生了很大反响。根据该协定,格方对中方进入该国的96.5%的商品、中方对来自格方的93.9%的商品实行零关税。受此利好消息影响,当年华凌集团建成工业园区开展全球招商时,首轮即有70多家企业表示有意入驻。需要说明的是,格鲁吉亚不仅与中国缔结了自由贸易协定,与欧盟也已签署了全面自由贸易协定。所以,许多专家都认为,只要中格双方共同努力,格鲁吉亚的确有可能成为连接中国与欧盟的物流枢纽之一。


中格两国不仅经贸合作成就突出,基础设施建设的合作成果也可圈可点。2016年,中国铁建二十三局承建的格鲁吉亚现代化铁路全线重点工程T8隧道,顺利贯通。中国天辰集团承建的装机容量230兆瓦的联合循环发电站,不久前也成功地投入运营。这是格鲁吉亚目前最大的发电项目。由于这些成就,有人预言,随着中格政治互信不断加强,经贸关系更加密切,各领域合作不断向纵深发展,格鲁吉亚有望成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黑海中心”。


亚美尼亚是外高加索乃至整个西亚地区唯一的基督教国家,目前人口约300万,领土面积不到3万平方公里,属于完全没有出海口的典型内陆国。由于非常复杂的历史原因,亚美尼亚与土耳其的积怨根深蒂固,与阿塞拜疆的领土争端无法化解。时至今日,亚美尼亚与土耳其、阿塞拜疆仍未建立正常的国家关系,这个自然资源相对贫乏的国家,经济自主能力相对更弱。据统计,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时,亚美尼亚的GDP总量只有111亿美元,人均GDP排名世界第113位,固定资产投资为-7.75%。但不低估的是,该国在欧美地区侨民较多,且大多富有,侨民与侨汇在亚美尼亚拓展对外经济联系、推进对外开放中的作用较为明显。


中国与亚美尼亚历史上也有诸多交往。1991年亚美尼亚独立后,中亚两国在政治、经济、人文等各领域关系一直保持积极发展态势,两国的双边合作以及在地区与国际事务中的多边合作,均保持较高水平。据亚方统计,2010年至2013年间,中亚双边贸易额每年都在4亿美元左右,2014年增长至5.88亿美元,2015—2016年两年,又滑至5亿美元以下。2015年3月,中亚两国签署总额10亿元人民币/770亿德拉姆的本币互换协议,为期3年,旨在进一步拉动双边贸易、商品流通和直接投资。


另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至2015年末,中国对亚直接投资存量为751万美元。中国在亚企业不多,主要从事设备销售和服务以及工程承包项目。除华为、中兴两家中国公司为亚提供通讯产品及技术服务外,其他许多项目大都处于跟踪研究与合作准备阶段。来自中国香港富地石油公司曾经成功收购亚方铁矿场股权,但因铁精粉国际市场价格持续低迷等原因,2018年暂时关闭了驻亚美尼亚办公室。


尽管中亚两国的贸易规模多年徘徊不前,投资规模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但中国已经连续多年保持亚美尼亚第二大贸易伙伴地位,亚方对此十分重视,始终将中国被视为重点经济交往伙伴。因此,亚美尼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也很热心。2015年3月萨尔基相总统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时,中亚双方签署关于进一步发展和深化两国合作关系的声明。在这基础上,双方后来又签署了加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合作的备忘录。这份文件中,亚美尼亚充分表达了愿意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积极立场和态度。2016年,亚美尼亚成为上海合作组织对话伙伴国。2017年3月,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批准了亚美尼亚的成员国身份。双方进一步扩展了两国开展交流对话、深化务实合作的多边平台。


萨尔基相总统本人对于亚美尼亚参与“一带一路”合作,也多次表达过清晰的立场和明确态度。2019年4月,他在来华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时说:亚美尼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不仅表现为与中国政府和企业开展实体性的基础设施建设,还可以在无形的虚拟的数字世界中开展合作,双方共同建设数字“一带一路”,可以使亚美尼亚成为通向的世界一个“港口”。


近年来,亚美尼亚驻华使馆一直在努力宣传中亚务实合作的良好势头和积极成果,大力推动中国企业和各方人士到亚美尼亚寻找商机。目前,中国企业正在积极参与亚美尼亚“北—南”走廊公路项目第三标段和变电站项目竞标,对规划中的亚美尼亚—伊朗铁路项目,也已展开了技术和经济可行性研究。双方在矿、水泥、玻璃制造等领域加强投资合作的意向,也更加明显。我们希望,中国与亚美尼亚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务实合作,不断有新进展新成果,希望双方在共同参与建立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建设这一前所未有的区域合作大业中,找到更多互利合作机遇,产生更多实实在在的成果。


总而言之,建设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是一个极其庞大而繁杂的系统工程,需要相关各方长期进行坚持不懈的努力。外高加索三国如前所述,都急需对基础设施进行更新改造,对多种资源进行综合开发,尽快提升公共服务设施和民生保障体系现代化水平,这为中国与外高地区三国全面开展务实合作,共同参与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建设,提供了重要前提和极为难得的机遇。


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由于该地区三国经济发展滞后积累的问题较多,相互间的关系还相当复杂,同外部世界的联系并不十分顺畅,中国与外高加索三国相向而行,共同参与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建设,任重而道远。2020年第一季度,受新冠疫情影响,中国与亚美尼亚的双方贸易额为1.9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明显下降。中国与阿塞拜疆、格鲁吉亚的经贸关系,也受到同样影响。其他各领域合作,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和工程承包项目,受到的冲击更大。


基于这种形势,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建设,不宜形成也无法形成全面而系统的区域规划。中国与外高地区三国开展“一带一路”建设,既不能操之过急,也不可勉为其难,更不要盲目扩张。继续秉承稳中求进、精工细做的指导思想,牢牢坚守共商共建共享三项基本原则,循序渐进,因势利导,久久为功,将是中国与外高加索三国不断推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卓有成效地参与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建设的最佳路径。


责任编辑/徐坤阳 方柔尹


来源:《巴库对话》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