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江时学:2020年拉美形势回顾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31日  来源:上大拉美研究中心  作者:江时学  阅读:1248

拉美是新冠疫情的重灾区之一。巴西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人已超过700万,在世界上名列第三,仅次于美国和印度。


巴西的综合国力在拉美是比较强大的。但是,面对新冠疫情的来袭,博索纳罗政府刚开始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博索纳罗总统常说,新冠肺炎仅仅是一个“小感冒”而已,不必大惊小怪,不必戴口罩。他甚至认为,巴西人的免疫力很强,即使在污水下水道里游泳也不会得病。博索纳罗消极抗疫的态度客观上让巴西蒙受重大损失。



从拉美人的性格来看,拉美人喜欢社交,不愿戴口罩,这在一定程度也不利于疫情的控制。此外,拉美国家的非正规部门十分庞大,在生计与生命之间,非正规部门中的劳动者无法作出正确的选择,从而也加快了病毒的传播。疫情蔓延后,巴西的医护资源存在一定程度的短缺,虽然一些州政府建立了为数不多的方舱医院,但还是有一些病人因缺医少药而丧生。


拉美的有识之士认为,疫情暴露出拉美的“软肋”以及发展模式的缺陷。因此,拉美国家政府需要强化国家治理能力,需要恪守以人为本。



2020年,拉美绝大多数国家政局比较稳定。2019年的最后几个月,多个拉美国家爆发反政府示威游行。进入2020年后,受新冠疫情的影响,除个别国家以外,拉美基本上未爆发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政局较为稳定。

 

但委内瑞拉危机依然久拖不决。2020年1月,全国代表大会(委内瑞拉的最高立法机构)举行领导层换届选举,路易斯·帕拉和胡安·瓜伊多都宣布自己当选为新任主席。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承认帕拉当选,但瓜伊多则自称再次“当选国会主席”,并认为自己是委内瑞拉的“临时总统”。美国政府的有关官员表示会继续支持瓜伊多与马杜罗总统抗争。


2019年11月10日,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在反对派和军方的要求下被迫辞职,后流亡海外。在2020年10月18日举行的玻利维亚总统选举中,莫拉莱斯领导的左翼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的候选人阿尔塞取胜。11月9日,莫拉莱斯结束流亡,回到玻利维亚。

 

自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于2013年去世以来,拉美左翼力量似乎风光不再。因此,国际上的一些分析人士认为,阿尔塞在总统选举中取胜,说明拉美左翼还有希望东山再起。

 

出人意料的是,秘鲁国会在11月9日投票通过了弹劾比斯卡拉总统的议案。反对派指控他在2014年出任莫克瓜省省长期间涉嫌收受政府工程承包商的贿赂。这样的政局动荡显然不利于秘鲁的抗疫。


2020年,拉美地区经济增长率大幅度下跌。疫情对拉美经济的影响力不容低估。根据联合国拉美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2020年10月6日发表的一个研究报告,2020年拉美经济预计下跌9.1%,失业率达到13.5%,贫困率上升到37.3%,人均收入回落到2010年的水平,收入分配不公的现象也将越来越严重。该机构认为,2020年的拉美经济形势是该地区数十年来最令人担忧的。

 

为了刺激经济复苏,一些拉美国家已开始动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但是,一方面,刺激经济复苏与控制疫情两者之间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孰重孰轻,很难拿捏;另一方面,世界经济的萎缩幅度可能会大于5%,不利的内外条件使拉美经济很难在短期内走上良性增长之路。


2020年,特朗普政府继续对拉美国家软硬兼施。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美国不停地挥舞霸权主义和霸凌主义大棒,加大了制裁委内瑞拉和古巴的力度。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也不忘为改善与拉美国家的关系而提供“胡萝卜”。


2019年12月17日,“美洲增长”倡议启动仪式在华盛顿举行,但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被排除在该倡议外。迄今为止,美国已与十多个拉美国家签署了实施这一倡议的文件。

 

2020年7月1日,《美墨加协定》生效,1994年生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寿终正寝。墨西哥当然是《美墨加协定》的受益者,但这一协定对其他拉美国家产生的“贸易转移”效应会逐步显现。


2020年,中拉关系继续稳步推进。2020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与十多个拉美国家的领导人通电话,双方就抗疫和其他一些重大问题交流看法。2020年7月23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十多个拉美国家的外长举行应对新冠疫情特别外长视频会议。会议发表的联合声明指出:“中拉以深厚情谊和合作精神为引领,在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开展了富有成效的抗疫合作。中方感谢拉美和加勒比国家的积极声援,赞赏拉方开展国际抗疫合作的开放态度。拉方肯定中方采取果断抗疫举措并取得显著成效,感谢中方的合作与大力支持”。

 

此外,中国还与一些拉美国家举行了抗疫工作专家视频交流会。这些会议为拉美国家的抗疫带去了宝贵的“中国经验”。


2020年,中国先后举办了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和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拉美国家积极参与了这两个盛会,为在疫情期间大力推动中拉经贸关系作出了贡献。

 

应该注意到,随着中拉关系的发展,美国对中国在拉美的存在表现出越来越强烈的焦虑和戒备。例如,在美国的压力下,一些拉美国家在是否允许中国公司华为参与其5G通讯技术项目的招标问题上犹豫不决。对此,中国应该保持清醒的认识。



责任编辑/郎亚娇 徐坤阳


作者:江时学,上海大学特聘教授、拉美研究中心主任,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来源:上大拉美研究中心,2020-12-21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