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吴建树:战略思想的转型必须先于国家转型开始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22日  来源:时政国关分析  作者:吴建树  阅读:1022

笔者最近遇到一位中国前任驻外武官,他告诉笔者,中国绝对可以在防御作战中打败美国,笔者对他说的这一点是毫不怀疑的。但是,他忽视了一个重要的战略问题,即使中国在防御作战中击败了美国,可能具体所遭到的损失比美国还要大,如果它这样反复袭扰中国,这样久而久之,中国就会变得非常虚弱,因此,美国就达到了遏制中国的战略目的。


这就如同像历史上的宋蒙战争一样,南宋军队也多次击退蒙古大军的进攻。例如,在1258年至1259年的钓鱼城之战中,南宋军队在钓鱼城城下击毙了被称为上帝之鞭的蒙古大汗蒙哥,这样的军事胜利不可说不辉煌。然而,到了最后南宋还是抵抗不住蒙元军队持续的进攻,而使它一统天下。因为宋蒙战争的主战场是在南三个地区展开的,分别是两淮地区、四川地区、荆襄地区,这其中四川和荆襄地区是南宋政权最重要的粮仓及赋税来源地。而恰恰是这两个地区成为宋蒙两军争夺最激烈的地方,不仅造成了当地农业和手工业遭到了蒙古军队的严重破坏,同时,南宋为了在这个地区抵抗蒙军的入侵,还在当地大量招募青壮年加入南宋军队,以此来加强该地区的防御和守卫的力量,而直接导致了四川和荆襄地区的,从事农业和手工业青壮年劳动力锐减,使得南宋的社会生产和经济都遭到了进一步的严重破坏。例如,到了宋蒙战争的后期,南宋物价飞涨,通货膨胀严重,国家不得不进一步加强对经济的管制,这使它的经济进一步凋敝,进而导致了国家拖欠军队的大量军饷。


因此,南宋政府不得不允许军队大规模公开经商,来弥补政府所支付的军饷的缺额。这就导致了南宋军队日益腐败。例如,在宋蒙战争的初期,南宋在两淮地区的精锐的野战军,在极端缺乏战马的状态下,却能和蒙古铁骑在河南大平原上进行野战,而不落下风,只是因为将领的无能和组织不当,才使得端平入洛的战略行动归于失败。后来南宋的名将孟珙、余玠等人,正是率领这支精锐之师的骨干为班底而重组了南宋军队,在两淮和荆襄地区,把前来进攻的盟军打的是一筹莫展。然而,自从南宋政府允许军队大规模公开经商之后,南宋军队战斗力就开始极速的下降。例如,1275年的宋蒙之间,最后一次战略决战,丁家洲之战中,曾经在宋蒙战争初期多次击败蒙军的南宋水军名将夏贵,他在此战中身为先锋,既然和蒙军稍一接触后就急速溃败,而导致了南宋十三万大军全军覆,南宋最后一支精锐大军就灰飞烟灭了,从此之后,南宋灭亡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因而,在战略上进行在自己国土上与敌人进行作战,本身就是先输一阵了。从南宋政权遭殃来看,也的确如此,宋蒙战争主战场都是在南宋境内,不仅使南宋社会和经济遭到严重的破坏,同时,也为南宋军队腐败提供一个适当的环境。因此,南宋亡国教训告诉今天的国家这样一个真理,在自己国家本土及附近区域与敌人进行的战争不管输赢,首先在战略上你就败了。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汉唐帝国,那些雄才大略的君主都在战略上采取攻势,以攻代守的根本原因所在,因为以攻代守成本比较低,同时,御敌于国门之外,进而保障了自己本国的社会经济和生产不受到战争的冲击或影响,这样就可以不断地,为帝国的对外战争提供人力和物力上的支援,并且,攻方永远掌握战争中的主动权。换言之,攻方在何时何地发动进攻,它拥有绝对的主动权。而防御一方只能被动的等待,并且,守方要时刻防范攻方所发动的进攻,这样它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正如孙武在《孙子兵法·虚实篇》中所说,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而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可见在兵圣孙武看来,进攻方与防守方存在着天地之别。


此外,进行防御作战,会给国家造成巨额财政负担或赤字,因为难以预测进攻国在何时何地向防御国发动什么样强度的进攻,而导致了防御方处处都要布置大量的兵力和兵器,以防备进攻方对它随时可能发动的突然进攻或袭击,这对国家财政是显然很大的负担。面对这样庞大的财政开支,国家只能通过提高税收或变相提高税收,以及削减其他事项的投出和开支来解决这个问题,必然会导致本国社会发展的停止,甚至会激起民变。例如,明末,明帝国为了抗击清军对其本土大规模的侵扰和入侵,被迫开征了三饷(辽饷、剿饷、练饷),并且,大规模削减了政府其他的开支,而关闭了全国大部分的驿站,导致了很多低级公务员失业,这其中就包括了日后推翻明王朝的农民起义军领袖李自成。而反观明初明成祖朱棣亲率五十万大军五征漠北,打的是北元势力望风而逃,进而有力的保护了自己本国的农业和手工业,以及社会经济不遭到战争的破坏,同时,也间接减轻了国家的财政负担,为后来的仁宣之治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因此,唐玄宗的开元天宝时代,唐帝国的总兵力不过五十八万人,却控制着东起日本海西至咸海的广袤疆域,但是,到了北宋宋英宗治平年间,北宋总兵力已经达到了一百一十八万,北宋连燕云十六州和河西走廊地区,以及河曲之地都丢给了辽国和西夏。正如当时任三司使的蔡襄上奏给宋英宗的《国论要目十二篇》中的《强兵篇》所指出的那样,臣约一岁总计,天下之入不过缗钱六千余万,而养兵之费约及五千(万)。是天下六分之物,五分养兵,一分给郊庙之奉、国家之费,国何得不穷民何得不困这个差异殊令人费解。这就是北宋采取对外防御战略所带来的必然结果,也就是为了防备敌人随时随地突然发起的进攻,需要处处布兵布防,这样就必然导致了北宋王朝的巨大财政负担。


当前,中国正在快速崛起之中,同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集团对中国的打压或遏制,同时,也在与日俱增。中国如何能在这种极端严峻国际形势下,寻求突围或脱困,为自己的本国的顺利崛起创造一个有利的外部安全环境,已经成为中国政府的决策层和国际关系学界,一个必须要尽快解决的重大战略难题。无论如何去解决这个难题,必须有一个先决的前提条件,就是战略思想转型要先于国家内外政策全面转型之前开始,这样才能给国家转型提供理论上的指导,同时,中国才能真正走完自己的崛起之路。如果像那位前驻外武官一样,抱着老的防御战略不放,对现在的敌情我情都没有一个正确的战略认识和判断,必然重蹈历史上那些奉行防御战略政权灭亡的覆辙。


作者:吴建树,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江苏省历史学会东南亚研究分会助理研究员

来源:时政国关分析,2021-07-17

 

[1] 回复:吴建树:战略思想的转型必须先于国家转型开始
<^_^>
用户:testt发表于 2021/9/10 12:14:10
支持2
反对0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1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