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 贺文萍
俄乌战争增加伊核协议谈判变数
发布时间:2022年03月26日  来源:  作者:贺文萍  阅读:966

2022年2月是注定载入史册的难忘日子。在这个月里,北京圆满成功举办了冬奥会,成为全球第一个举行过夏季和冬季奥运会的“双奥之城”。历时近10个月、已进行到第8轮的伊核全面协议恢复履约谈判也在维也纳紧锣密鼓地进行,并出现了隧道尽头的曙光。然而,2月24日突然爆发的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战争,不仅强烈震动了现存国际秩序与国际关系格局,也给伊核协议谈判增加了喜忧两方面的变数。

拜登政府上台后,美伊之间自2021年4月重启伊核协议谈判。纵观8轮谈判,最基本的问题就是在“美国取消对伊制裁”和“伊朗先退回到伊核协议原有规定义务”之间,双方谁先迈出第一步。从伊朗方面看,美国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5月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随后对伊朗展开了金融、金属、矿产、汽车、石油出口等各领域的制裁,而伊朗是在美国退出协议一年之后,即2019年5月以来才不得已逐步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并始终承诺所采取的措施“可逆”。因美国方面退约在先,在8轮伊核协议谈判中,伊朗都坚持美国应该先采取“取消制裁”措施,而不能要求伊朗先采取“可逆”措施。

事实上,在漫长的10个月谈判中,美伊双方的立场已经开始不断靠近,双方都有达成妥协并签署新协议的强烈愿望,特别是拜登政府更表现出比伊朗方面更加大的积极性。毕竟,2022年是美国的中期选举年,在阿富汗撤军问题上“丢脸丢分”的拜登政府需要一份拿得出手的外交成绩单。而且,尽快从麻烦缠身的中东地区“抽身”,转向美国更关注的“印太战略”,也需要收拾好特朗普留下的伊核协议问题“烂摊子”。因此,第8轮谈判据悉有望在伊朗停止3.67%丰度铀浓缩,以及美国解冻相关伊朗资金方面取得突破,加快美国重返伊核协议的步伐。

然而,国际风云变幻速度之快,让计划赶不上变化。2月24日俄罗斯与乌克兰战争的爆发及其所带来的巨大冲击效应,给曙光初现的伊核协议谈判增加了喜忧两方面变数。

首先,俄乌战争导致能源价格冲高,客观上放大了解除对伊朗石油制裁的需要,从而有利于美伊谈判的达成,这是“喜”的一面和有利的变数。近一两个月来,由于俄乌危机不断加剧,国际油价出现连续上涨态势。2月24日战争爆发后,布伦特油价已经站上100美元/桶台阶,系2014年上一轮油价下跌以来的首次。天然气供应方面的挑战则更为严峻。德国叫停了此前耗时多年与俄罗斯共同开发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工程,而俄欧天然气贸易中断将给欧洲带来年均1700亿立方米的缺口,美国及其产气盟国短期内根本无法弥补。因此,尽快解除对伊朗油气的制裁,一方面可以平抑国际油价,打击俄罗斯的石油利益,另一方面又可以给欧洲市场救急。作为全球第五大产油国的伊朗,目前拥有日产400万桶石油的生产能力。由于美国实施制裁,伊朗石油的日出口量由2017年的近250万桶下降至2020年的40万桶。如果制裁解除,伊朗石油出口有望在2023年恢复到2017年的水平。

其次,从“忧”的方面看,美伊之间的信任度会因为对俄乌战争的不同站队而受到一定冲击。美国强烈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并与欧洲国家推出了一系列针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包括把俄罗斯银行排除在以美元为基础的SWIFT国际金融体系之外。而伊朗总统莱西在与普京通电话时则表达了对俄罗斯军事行动的理解,并指责是西方和北约东扩造成了这场俄乌危机。另外,随着普京下令将俄罗斯战略威慑力量转入特殊战备状态,以及全世界对“核大战”的恐惧与担忧,此次担任俄乌战争调停者的以色列将更加强烈地反对伊朗发展核力量,并希望阻止美国重返伊核协议。

目前看来,美国重返伊核协议进程的推动力量似乎仍大于阻碍力量。但到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时候,美国自身政坛情况的变化又会成为“协议”存续的最大不确定因素。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