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察哈尔快讯 > 2013年 > 第9期
王室添丁与王室的国家品牌化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30日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和静昀  阅读:590

伦敦当地时间7月22日下午4时24分,英国王室又传来添丁的消息,这是2010年12月29日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喜得曾孙女之后,王室又添一个第四代,剑桥公爵威廉和公爵夫人凯特的第一个小王子出世,他将是王位的第三顺位继承人,排在其爷爷查尔斯王储和其父威廉王子之后。

王室人丁兴旺,举国同欢,全世界都在注目这一“王室宝宝”的诞生。历史上的英国王室曾因“人口危机”而改朝换代:伊丽莎白一世在位44年,单身不婚,不曾为英国生下一子一女,她的死葬送了都铎王朝,而斯图亚特王朝几代君主因绝嗣而断了香火,英国不得不从德国请一个新教徒来当国王,从此进入带有浓厚的哈布斯堡王朝异质气息的汉诺威王朝。今天香火正浓的温莎王朝,再现了被称为“欧洲祖母”的维多利亚女王时代,而维多利亚时代是英国历史上最鼎盛时代,所谓国与人口之“盛世兴隆”。

英国王位继承,虽没有日本王室“传男不传女”那么死板,但“先男后女”的重男轻女已经招来批评,不过,继承顺位中确立的“先长子系,后次子系”,使有资格继承王位的王室子孙呈众多化,显得王权根基浓厚。欧洲王室继承权改革风潮已兴,如当今瑞典新法规定,国王或女王的第一子女为王储,不论男女。挪威王室改革稍慢一点,但从第三代起就按“男女平等”新规则来执行。一向传统与保守的英国,很难预期王位继承制度上有重大改革,但不影响英国王室的“取中”之道。

英国及王室一直精于经营王室形象,这一努力在英国形成了一个共和派与保守派之间的平衡。代表新一代王室血液的威廉,谦虚、实干,他的形象就是英国人自我认定的国民性格的投射,是构筑“英国特质”的粘合剂。王室形象认同度越高,越有利于提升英国企业和英国国民的海外竞争力,也有利于巩固英联邦体系下的政治经济秩序。

德国媒体曾感叹,同样身着中世纪豪华制服的仪仗队换岗仪式,没有人愿意来到德国总统府或荷兰皇宫前观看德国人或荷兰人一丝不苟的表演,却宁愿千里迢迢跑到伦敦一睹“欧式王朝”列兵的几个碎步!今天,只有英国温莎王室才拥有昔日欧洲帝王朝代拥有过的“威仪”:从英联邦构架上看,仍有为数不少的国家视英国女王为其国家元首,其中有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这种带有深厚的“日不落”殖民统治时代遗风的影响力,是欧洲其他空有其名的王室所不能及的。反观日本王室,则因“人口危机”和“男丁荒”,王室形象大损。这次英国“王室宝宝”盛情呈现,是英国向世界展示的一个无与伦比的形象公关。

英国仍然有一股政治力量要求废除君主制,实现英伦三岛共和政治体制,但这个君主制反对党的存在,恰恰又是君主制“与时俱进”的推动力量。作为王室参与国家政治机构的一个途径,英国议会上院成为英国王室体系下的贵族政治家议会,行使着名义立法权和事实司法终审权。而随着改革的推进,王室的影响力将逐渐退出议会,上院将转身为实际立法机构,上院议员将不再是贵族和获王室册封的名人聚会之所,其司法功能也将被剥离,一个新的英国最高法院机构最终取代上院的司法终审权,上院将会是一个由更多民选议员组成的立法机构。可以看出,英国王室之所以上升为国家第一品牌,不仅在于王室在国家政治进程中的参与度,更在于王室在海外政治和文化传播进程中的正面形象。普天同庆“王室宝宝”,此等殊荣唯英国王室可享。

(和静钧:察哈尔学会研究员、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原文载于《南方都市报》,2013年7月25日)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