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察哈尔快讯 > 2014年 > (总第46期)
扩大经济相互依存的主流,抑制殖民主义后遗症的支流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25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刘江永  阅读:1074

刘江永(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教授):事物是有主流、支流和逆流的。中日之间也有殖民主义时代的后遗症这种逆流,搞不好就可能引起战争与冲突,但是也有经济关系深入发展所形成的相互依存的主流。要实现维护和平、发展和平这样一个目的,就应该进一步加深、扩大经济相互依存这样一个主流,去抑制殖民主义后遗症的支流。我是这样理解的。

第二点给我印象比较深的,西原老师的演讲当中涉及到了钓鱼岛问题。我理解,钓鱼岛本身是殖民主义时代的一个后遗症,因为可以追溯到120年前的甲午战争。这个问题不是现在的这些人凭空制造出来的,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而这个逆流的问题现在有点干扰到中日之间经济贸易合作的主流,如果再处理不好,有可能把这个和平状态破坏了。当然,我没有对他们这样直接讲,这是我的一个理解。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印象比较深的,西原老师讲了一个像算术一样的例子,遇到麻烦以后怎么办?我们不能回避它,也不能听之任之放任它,也不能灰心丧气,而要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他的思路就是“(2+3)÷2”或者是“(2×3)÷2”。我理解就是双方争取发现和创造最大公约数。这实际上是个利益的问题,那么就是争取实现三个利益——“利益的共同体”、“利益的公约数”,还有“利益的相互依存”。如果再一个就是“利益的汇合点”,“汇合点”和“相互依存”是一样的。相互依存嘛,利益的相互依存,利益交织在一起了,利益的共同体,利益的公约数。用这样一种思维方式来具体处理好钓鱼岛争议,我觉得是一个可以考虑的思路。

以上是给我的三点非常深刻的印象。这里我想对西原先生的演讲再提一些问题。

我给他提的问题是这样的,第一个问题他很快就回答了。我虽然很赞成西原先生这些想法,但是我问他:“您的这些看法在安倍内阁的智囊人物当中有没有?他们是怎样看的?”他马上回答了,根本就没有。这是一点,很多人都关心这一点。

第二个问题,从学术上来讨论,西原先生讲的这个是日本文化人,特别是进步的知识分子,以及持有类似欧洲那种相互依存关系的理想主义者的想法。但是在日本,实际上现在占上风的是现实主义。这个“现实主义”并不是我们怎么样少讲空话、多做实事,不是这个现实主义,是讲什么呢?就是美国摩根索的现实主义,就是要依靠权力追求利益,追求控制别人的能力,是这样一个态度。这种态度是占多数的,不分哪个国家,特别是在国家负责安全事务的这些人都是这个思想,什么都别说,就靠实力,我有实力,我就控制对方,都是这么想的。

在日本的内部,一些文化人以及商界的人,他们和日本的现实主义者之间可能就有矛盾。像中国的商务部要跟日本的经济产业省进行交流,那可能就很顺畅,大家笑眯眯的,咱谈个项目;可要是日本的自卫队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坐在一起谈,就没那么笑眯眯的了,可能要防着对方的疑神暗鬼,肯定是这样的。它是什么呢?职业和国际政治思想不同,形成一种结构。当然,不管哪个国家,哪国都是这样,美国也是这样,俄罗斯也是这样,中国也是这样,日本也是这样,都是现实主义,他不会跟你讲经济相互依存。这是结构性的问题。

我们知道还有建构主义,建构主义是讲共同知识、共同认知的,这样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解决办法。这个其实在日本也有,不过目前来说它和理想主义在日本都不是安倍政权主流,本来安倍搞的是逆流,但现在在日本逆流是主流,这就麻烦了。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内部很难整合,那么日本和中国更难整合。钓鱼岛问题上,实际上现在逆流占上风了,现实主义占上风了。这个历史遗留问题成为阻碍了两国关系的主流。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