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察哈尔快讯 > 2014年 > (总第62期)
全球化时代市民社会与公共外交的角色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08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金永来  阅读:1652

金永来(亚洲大学名誉教授、同德女子大学前总校长、国务总理咨询机构市民社会发展委员会议长)首先,我要表示很高兴有机会在察哈尔与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共同主办的察哈尔公共外交年会上发表主题演讲!也要感谢自2010年起察哈尔学会以及察哈尔公共外交年会对中国、韩国以及亚洲地区公共外交的重大贡献!习总书记在今年5月召开的首脑会议上指出,亚洲的稳定与世界和平息息相关,亚洲的振兴就是世界和平,我对此也是赞同的,我尤其想强调亚洲地区新秩序形成过程中市民社会的重要作用。

21世纪的主要话题是市民社会。我们把21世纪通常称为NGO(非政府组织)或NPO(非营利组织)的时代,或者叫民主权力(Civil Power)的时代。

据“2012韩国民间团体总览”,韩国已注册的市民社会团体已达7923个。如果包括未注册的市民社会团体,估计超过25000个。10年间市民社会团体(包括未注册)增加了240.61%。从数量上看,韩国市民社会团体在2000年后出现了飞跃性的增长。

这种飞跃性发展不只是在韩国国内,在国际社会更大幅度增加。特别是韩国经济增长,由受援国变成给予发展中国家的援助国,市民社会也正在公共外交领域扩大国际开发合作。

目前韩国市民社会在公共外交方面参与国际开发合作活动的类型有以下4种。

首先,在韩国许多民间社会团体加入了联合国,被授予联合国经济和社会理事会咨商地位,也建立了体制关系。依据UN宪章第71条被授予非政府组织地位的联合国一般咨商、特别咨商和公认咨商等三种地位,由此可见韩国民间社会组织积极参与并为解决国际社会的全球性问题作出了贡献。

其次,相关部门对外援助的官方援助,在1991年政府成立了韩国国际协力团(韩国国际协力团:KOICA),许多民间社会组织非官方的国际合作活动正在加强。此外,建立履行国际合作组织的国际发展合作民间协议会(韩国NGO会海外合作:KCOC),谋取国际发展合作活动的活跃性。

第三,韩国市民社会是从1992年的里约热内卢环境会议开始出席这种国际会议以及申办NGO相关会议,展开了活跃的国际交往运动。举办了国际志愿协会等又举办了首尔世界NGO论坛等,全球化时代的带动下加强民主社会的角色。

第四,韩国市民社会在各个领域展开国际发展合作事业。特别是,韩国的民间团体主导的世界宣明会(世界宣明会)成立是首家以帮助1950年韩国朝鲜战争中受害的韩国人为目的建立的国际救济机构,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救济基金会之一。2006年韩国世界宣明会的世界粮食计划署WFP认证的官方救助项目正式合作伙伴,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对1亿人进行进行过援助。

韩国和中国不仅是东亚国家的中心,是21世纪引领世界的唯一关键力量。韩国和中国历史相关,领土相近,存在地缘政治上的矛盾冲突,另一面韩中自由贸易等国际合作也曾造福许多国家。

如果20世纪形成的世界秩序是以美国和欧洲为中心,那么未来的世界秩序是由中国和韩国为中心。特别是因为两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的比例相当,韩中两国以经济实力为中心,通过国际合作形成的世界新秩序能是保持全球的稳定和发展的关键。

韩国和中国的民主社会,通过民间合作来发展和稳定东亚,自不必说为了带动发展地球村相互合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21世纪的公共外交显示出硬实力的极限,凸显了软实力的重要性,全球化的迅速进展,信息化和民主化的传播的各种非国家行为者,即强调NGO一起的民主社会以公共外交为主题登场的“人与人合作”(PTPC:People To People Cooperation)。

为了执行成功的公共外交,自愿积极和持续参与的民间社会的各种主体是必要的。包括民间社会组织、国家、个人、企业、地方自治组织、政府各级机构等各级的行为者,要与相对国家的行为者形成持久网络促进彼此的了解,与不同国家形成和维持行为主体和关系网络,通过它相互合作和交流更深厚时就是显示该效果的时候,它可以追求国际社会(全球社区)的发展。

在这个意义上说,以“新亚洲,新外交”为主题举办的“察哈尔公共外交年会东阳2014”是韩国与中国的公共外交通过民主社会的活跃性应该做出贡献。通过这次年会两国民主社会相关人士间,亲密无间的讨论和沟通来扩大中国与韩国之间的公共外交范围,期待发展成为新的亚洲。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