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 刘亚伟
刘亚伟:处理朝韩危机中国必须“大公有私”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15日  来源:  作者:  阅读:2336

  朝韩的一场炮击把已经错综复杂的东北亚局势打得更“乱”了,而此危机影响最大的四个国家反应各异。

  需要民众支持和实现内政稳定的朝鲜领导人不仅通过炮击彰显了自己的果断和勇敢,而且在几个相关国家的领导人不是穿梭外交就是电话通报时,他们却若无其事地去听交响乐,颇有胜似闲庭信步的风度。

  韩国政府有点不知所措,一面宣称将以几倍的力度反击朝鲜更进一步的挑衅,一面撤换国防部长,并对匆匆到访的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敷衍了事,并紧急与美国和日本沟通,决定举行大规模联合军演。

  美国政府言辞谴责,并高调点名中国须对平壤施压,迫其就范,同时宣布参加联合军事演习,并派出一直说来没来的“华盛顿号”航母进入“西海”,本来师出无名的事突然变的水到渠成了。

  中国政府先是呼吁双方保持冷静,继而派要员去首尔磋商,再给克林顿电话,然后提出在12月在北京举行六方会谈团长紧急会议。如果中朝最高领导人8月在长春达成了什么协议或者共识,炮响之后可能就全部烟消云散了。

  这一危机给这四个国家带来的后果也大不相同。在韩国军演时朝鲜作出激烈回应不仅迫使美国和中国继续“染指”朝鲜半岛的事务,而且可以提高其在未来可能展开的谈判中的价码。与此同时,朝鲜领导人还可以笑看美国、中国和韩国磋商无果,把“六方会谈”永久打入冷宫,迫使美国重新考虑与平壤展开双边谈判的可能。

  对韩国来说,炮击事件再度证明李明博总统执政以来取消阳光政策、试图以更加强硬的手段迫使平壤改弦更张的国策的彻底失败。天安事件阴云未散,炮击更使青瓦台无地自容,民间要求强烈报复平壤的势头更加高涨,政府面临空前的合法性危机。如果说首尔有什么收获,那就是把自己更紧地绑到了美国的战车上。

  奥巴马总统和美国政府自然不乐意看到朝鲜半岛再爆危机。国内问题已使奥巴马焦头烂额,伊拉克、阿富汗和伊朗问题更让美国政府捉襟见肘。不能顺利解决朝鲜半岛的危机只能使奥巴马和民主党更加丢分。不过,这次危机也为美国重新介入亚洲、保护盟国利益的新亚洲策略提供了绝好的机会。从这个角度看,美国并非一无所获。

  算起来,中国可能是在这次危机中丢分最多的国家。从外交的视角看,虽然美日韩都表示只有中国有能力和实力让平壤回到谈判桌上来,至少从表面看,中国对朝鲜的遏制和影响似乎微乎其微。如果说中国之前警告美国不要把航母编队派到南海还起作用,在危机之后,美国对这样的警告的考量或许会大幅度降低。从软实力的角度分析,中国在对天安舰事件不置可否之后对炮击事件再度表示中立,使得国际社会可能会越来越担心中国现在和今后会不会按常理出牌,维护国际事务中的道德准则。美日韩对中国提出的召开六方会议紧急磋商的集体抵制也会让人思考中国是不是在与自己的利益息息相关的外交事务上都丧失了一定的号召力和主动权。在外交政策越来越受到公众舆论影响的今天,中国对朝鲜的既定政策已经开始引发国内社会精英和普通民众或多或少的质疑。难道中国政府会永远力挺一个甚至不愿意搞经济改革而且从来就把中国的安危置之度外的国家吗?朝鲜果真会成为中国与西方势力的缓冲地带吗?

  权衡危机之后各国的得失自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中国如何以“大公有私”的方式缓解和化解此次危机。所谓“大公”是说在处理国际事务时坚持公正和正义的原则;所谓“有私”即要竭尽全力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坚持“大公”的原则,中国可能应该呼吁对炮击事件开展国际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表明自己的态度;坚守“有私”的底线,中国需要加强与美国的交涉和磋商,并重新考量朝鲜是不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李希光语)。

  朝鲜可能从来就对“六方会谈”没有兴趣,参与不是应付,就是为了与美方代表私下交流。估计这次平壤也不会真正响应中方呼吁举行会谈的动议。美日韩认为目前重启六方会谈在朝鲜毫无诚意的情况下不仅会一无所获,而且还会被看成是对朝鲜炮击行为的一种认可、甚至鼓励。中国目前不会谴责、更不会制裁朝鲜,除了提出召集六方紧急会谈和呼吁冲突双方克制和忍让,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让平壤和首尔握手言和,而已经开始的美韩联合军演就在自家门口。

  在北京不改变对朝鲜的既定方正的情况下,唯一可能行之有效的办法是动员美国与朝鲜开展双边谈判,并达成永久和平协议,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这是平壤最近几个月强邀美国前总统卡特去捞人、允许美国核技术专家参观核设施和炮击韩国岛屿一系列行动的最终目的。1994年,在卡特的斡旋下,克林顿总统曾与金日成达成了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日内瓦框架协议。布什总统在911之后宣布朝鲜为“邪恶轴心国”之一和“先发制人主义”的打击对象,平壤一怒之下遂驱逐所有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观察员,并终于试制成功自己的核武器。美国是大国,大国强势,在处理很多问题上因坚持所谓原则而显得高傲、僵化和古板。很多美国政府的决策人和民间的专家认为朝鲜必须先放弃核武器才能开始双边谈判。他们当中还有不少人误认为平壤政府已经失去人民的支持而岌岌可危。他们很少去想,美国有25万军队驻扎韩国,如果不承诺不打击和颠覆朝鲜政权,平壤不可能轻言无核。他们更想不到,正是美国军队的虎视眈眈才使得平壤政府得以维稳。中国如何使用自己的筹码让美国同意坐下来跟平壤谈判也许是胡锦涛主席访美之前和期间最重要的议程之一。

  最后,关于朝鲜是不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是值得重新思考的问题。当年中国领导人在决定是否与韩国建交的时候肯定曾对这个问题有过崭新的思考;换了思路,海阔天空。“唇亡齿寒”不假,但是因为牙齿怕冷而丢了国际社会的善意、理解和合作这个“大棉袄”,那就是更大的问题了。

[7] 回复:刘亚伟:处理朝韩危机中国必须“大公有私”
hai
用户:匿名用户发表于 2012/11/24 13:44:02
支持12
反对12
[6] 回复:刘亚伟:处理朝韩危机中国必须“大公有私”
hai
用户:匿名用户发表于 2012/11/24 13:44:00
支持5
反对1
[5] 回复:刘亚伟:处理朝韩危机中国必须“大公有私”
hai
用户:匿名用户发表于 2012/11/24 13:43:58
支持0
反对0
[4] 回复:刘亚伟:处理朝韩危机中国必须“大公有私”
hai
用户:匿名用户发表于 2012/11/24 13:43:56
支持0
反对0
[3] 回复:刘亚伟:处理朝韩危机中国必须“大公有私”
很好!
用户:jinting发表于 2011/12/9 14:10:08
支持8
反对4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7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