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共外交动态
赵启正教你如何讲好中国故事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11日  来源:名眼观察  作者:赵启正  阅读:10187

原题为:独家|赵启正教你如何讲好中国故事

原载于:名眼观察,2016-01-10




1.0’版国际语言向世界说明中国

本刊记者:在增进与国际社会的相互了解中传播真实的中国形象是十分重要的,那么在向世界说明一个真实的中国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注意什么?

 

赵启正:对中国而言,我们迫切需要向世界说明的是一个真实的中国。基辛格曾跟我坦言,中国对外表达最大的缺点就是说得太完美,太完美以至于让别人觉得你们真实的部分也不太可信。这是非常可惜的!树立形象不能像艺术家的雕塑过程,不可能脱离现实去构建形象,一个人如此,一个国家也是如此。不切实际的传播,往往会事与愿违,反而降低了可信度。因此在向世界说明中国的时候,要避免片面地夸耀成就,对我们的不足也要适当说明。假设我们在七个方面都很光辉灿烂,三个方面存在问题,七加三一起说的话,外国人相信我们的七;但如果我们掩盖这三方面的不足,把七夸大成十去说,那么最后别人连我们的七也不信了,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吃亏的。

 

我们还要特别注意中国产生和发展的,被本国广泛认知的政治经济论述,在世界传播中需要跨越中外思维方式、知识体系、意识形态和不同语境的障碍才能有所成效。如果让他们明白我们所想、我们所做、我们的价值观,就需要下一番转化功夫。我们现在的话语也许可以分三种:一是普通话语,也就是1.0版本;二是我们的政治话语,2.0版本;再一个就是网络话语,3.0版本。这三个话语之间是有隔阂的,在对外传播中,我们最好是把话语2.0版转化成1.0版,并且还要结合语境,加个,最终转化成1.0’版国际语言。

 

《梁山伯与祝英台》是个好故事,与《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凄美感人,但是如果用原来只在江浙一带流行的越剧去演唱的话,到了北京人们就已经听不懂了,更不用说让外国人来欣赏了。后来,把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用小提琴协奏曲来表达,不仅成功了,而且这个中国元素的梁山伯与祝英台还广泛流传到了国外。所以在对外传播中,我们需要按照对应国的思维方式和语言习惯去表达中国,用1.0’版国际语言来表达中国立场、中国观点,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

 

我们的主张和政策常用成语、排比等方式来表达,这样确实既简洁、工整又有气势,对于中国人来说,这些都是我们常用的词汇,我们能够体味其中的内涵和差别,但翻成外文的时候,由于语境不同就很容易引起误解。比如,韬光养晦这个词,国内甚至有人把韬光养晦误认为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式的故事,但其实韬光养晦一词千百年前早已有之,意思并不是说要隐藏能力,装作弱小,而是不要锋芒毕露,动辄张扬。但英文有的译为:hide our capabilities and bide our time,亦即掩盖自己的能力,等待时机东山再起,引起了国外的误解。再如,中文中的宣传是正面的词汇,但找不到准确的英文对应词,它包括表达、描述、说明等诸多含义。以前往往被错误地翻译成propaganda,而propaganda在英语中的意思是强词夺理地维护自己的观点乃至不顾事实,但该翻译流传已久,反倒干扰了中文宣传这个词本来的正确意义。所以在对外传播过程中,要学会把我们耳熟能详的、习以为常的口号性的政治话语,转化成外国人能够懂的、能够理解的国际语言。

 

 

苹果比维C更好吃

本刊记者:的确,用对象国能够理解的国际语言来表达中国立场、中国观点是我们在争取国际话语影响力上必须具备的能力。但中西方文化差异巨大,在对外传播过程中如何跨越文化差异,提高沟通有效性?

 

赵启正:提高有效性,就是外国人对我们的表达能理解,乃至能够有所接受。有一次,我陪同一位外国总统去参观一个在几年内迅速脱贫致富的乡。乡长单纯以大量数字介绍当地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令人应接不暇;但客人们听了之后,似乎仍不甚了然。接着访问了两户农民家庭,两位家庭主妇讲的朴素的生活故事,倒让这位总统兴致盎然,在笑声中一问再问,最后满意而去。和外国人说中国的事情,大的方面如中国的社会进步、经济发展、文化传统、城乡面貌和环境保护等情况,小的方面如中国人的衣、食、住、行、婚、丧、嫁、娶等等,外国人都会听得津津有味,就好像接受了主人随手从自己的果园中摘下的苹果。

之前,我和《大趋势》的作者约翰·奈斯比特及其妻子多丽丝·奈斯比特在探讨中国为什么认为不能全盘照搬其他国家模式的时候,单纯用理论和政策难以解释清楚,我就用晏子的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故事给他们解释清楚了因地制宜这一概念,以及中国的道路选择。所以,故事往往离真理最近。

 

可是,有的人往往喜欢把原生态的苹果加工成果酱、果脯或果干再送给朋友;甚至为了简洁高效,只把苹果中的维生素C提炼出来送给客人。从果到素,中国丰富多彩的现实中的生动故事,反而变成了单调的数字、政策理论、政治结论;中国优秀的文化形态也被压缩成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几句话了。原生的苹果美丽、美味,且富有营养,是送给朋友的好礼物,多费几道手续的加工品倒不一定更好吃!其实,这个苹果就是中国的社会现实和相关的故事,与其赠与外国人维生素片,不如给他们原生态的苹果,由他们自己去体会中国的社会主义本质,给他们留有消化和体会的余地。

 

 

穿布衣的二轨外交

本刊记者:在公共外交范畴中,政党对外国政党、政治和经济精英乃至外国媒体的信息传播或曰政党外交无疑是我国最为有效的公共外交形式之一,这既是政治信息传播规律性的体现,也是当今时代一个现代化政党所必须面对的重要课题。在您看来,在全球化深入发展的背景下,一个政党应如何做好公共外交,特别是如何加强对外信息传播?

 

赵启正:近年来,特别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国际社会更加关注中国,也更加关注中国共产党,普遍希望了解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所发挥的作用和扮演的角色。与此同时,一些国际反华势力也把攻击中国的重点放在中国共产党身上。我刚刚提到了向世界说明一个真实的中国的重要性,同样的,有序开展涉党领域的公共外交、加强党的信息对外传播、让世界了解一个全面真实的中国共产党也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党的对外信息传播工作,始终把握时代的脉搏,开拓创新,是党的事业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国家总体外交的重要一环,既具独特性,又具有效性。她的独特性呢,主要体现在渠道多样、形式灵活。面对纷繁复杂的国际形势,相较于政府外交,政党交往较少参与具体的外交事务,形式灵活多样,不必过分拘泥于一般外交礼仪,通过与不同国家政党不同形式、不同层次的友好交往,双边、多边政党交往活动等各种渠道与平台,能够有力地促进国家关系的发展。她的有效性呢,往往寓于交流议题的广泛与深入之中。

 

党际交流可以就彼此共同关心的各种问题坦诚深入地交换意见,既谈双边关系,也谈国际问题;既探讨兴邦立国之道,也交流建党治党之策。这样的交流往往更加深入、立体、生动、友好,不仅可以有助于加深彼此的了解、极大增进理解互信,而且能够为政府外交提供更多元的解决方案。

 

此外,我个人认为,通过政党的途径开展公共外交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在与外国公众打交道的时候,公共外交的旗帜更容易被接受。因此,我们在开创政党信息对外传播的新模式方面,可以多尝试通过相对于政府外交的二轨外交、适当借用第三方力量,用穿布衣的形式丰富政党公共外交内涵。这些外交渠道的参与者不仅包括我们党,还可以将退休官员、学者、社会活动家等吸纳进来,这种官民结合的组团方式的代表面更广,外国也更愿意接受。再比如,党的工青妇组织、民间组织、智库,甚至包括一些走出去的大型国有企业等,这些都是传播党的信息、提升党的形象可以借助的力量。事实证明,我们的政党外交大有可为。

 


赵启正:察哈尔学会名誉主席、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原主任。他是中国对外传播的杰出代表人物,更被誉为最会给外国人讲中国故事的人

※本文来自《当代世界》杂志对赵启正的独家专访。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