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察哈尔快讯 > 2016年 > (总第87期)
问答讨论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31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新闻与公共事务部  阅读:1474

杜平:谢谢各位配合!涉及到张家口的发展,还有冬奥会的会谈,我个人感觉一个地方什么叫成功?每个人角度都说它成功或者不成功,哪怕中国最发达的城市上海,比如GDP、高楼大厦很成功,但是如果说国外生活时间很长一下子回到上海并不成功,下班出租车相互争来争去一点秩序没有,我们长期把焦点放在经济方面,大多数外国的游客,或者参会人员第一个感觉定义什么是成功?就是方便,我到一个地方下飞机很方便,坐了高铁到其他地方很方便,到了酒店以后很方便,这就是第一印象非常重要。昨天到了酒店就是把衣服拿出来,首先要做的就是挂衣服,然后找电话,有人给我们送电熨斗,然后最后到楼下柜台问,洗衣房就下班了。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做一个比喻,作为四星级酒店这样的服务肯定不恰当,我们这是一个小地方,接待外面的人比较少,哪怕是主要大城市,类似这样的情况,我是一方执政首长,另一方面的情况都不知道。

长期在国外什么叫成功?政府说把很多东西拿过来是成功,但是从我角度来说不成功,这对于张家口和冬奥会来说非常重要。刚才讲的形象问题,北京奥运会搞的很宏大的场面只是表演,一晚上就结束了,再到北京来无法感受变化,这就是很多治理上全面发展的问题,就是涉及到每一个人、每一个人群、要求大家都感受到变化和进步。今天在座的也有张家口市,不是说针对这个市里面人来讲,希望大家都对张家口发展好,在座还有一些媒体朋友,大家就融合发展、协同发展,都能够产生自己的想法,感受最深的是张家口对外宣传部门,下面请局长给我们讲一讲。

王陶原:非常感谢,听了大家的发言非常有感触,我们生活在圈里面,大家对于张家口的印象,我们还真的是有点震惊。我们平时生活在这个环境当中,已经是习以为常了,出去也比较少。

张家口作为申冬奥的城市,我们是刚刚起步,领导都说张家口作为申冬奥城市正在走向国际舞台,而且我们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尤其这会儿为什么把主题选定为如何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就是希望各位专家来给我们把把脉,看我们还有什么地方存在不足,为我们提出来,我们刚才听了以后感觉效果非常好。

我们已经认识到这一点,我们把秘书长请来从礼仪和方方面面进行培训,下一步还是要通过有步骤的、有计划的培训,把大家整体素质提升起来,然后让张家口这个小城市,在原有的基础上有一个大的提升。说句玩笑话,我们是养在深闺人未识,希望成为国际张,大家提的非常好,我们会后整理出来,作为材料为领导报出来,作为未来培训的东西,我们还想听在座老师提的建议,谢谢!

杜平:外面对于中国的治理,从过去比较套路看待中国领导执政的水平和能力,但是在内地也接触很多地方的领导,我发现他们有非常大的变化,执政能力不是说外面所想那么低,在很多方面决策效力、听取外面的意见,改进地方的不足,确实让人印象非常深刻,这也就是过去几十年中国为什么能够快速进步和发展的主要原因。

下面请在座各位不管是学者和媒体参与讨论当中,内地的发展在中国整体不平衡发展上有很多政治上的劣势,当然其他方面也是有的,如果到地方也会听到很多的看法,比如说税收制度,各个方面的一些政策,其实对于地方发展过去是沿海地区,张家口甚至河北内陆省份也做了很多牺牲,我觉得过去经济发展很好,资源依然是很好很多,但是经济发展不如以前,作为地方领导是感受最深刻的。

王陶原:张家口是刚刚起步,希望各位有好的想法、好的建议多多提,但是报导上对于刚起步的城市厚爱一分。

杜平:闭门会谈谈看法,但是出去一定是讲张家口是好的,尽管如此,也比大城市的人认真、热情周到多了。

王志军:提的问题大家都在讨论,听了诸位专家非常好的建议很有感受,也是很受启发。

当时议题是和平崛起,在当今这个时代,我们察哈尔和张家口如何抓住这个机遇期,为我们指出了现代的忧虑,也指出了希望。各位对于张家口是情有独钟,张家口的优势都在哪里?我们张主任基本都讲到了,而且点到了。

张家口的人文优势和历史优势,我感觉东亚地区屈指可数。张家口有二百万年东方人类发展史,逐步被人们证实。第三、第四代地形都是集中的体现,由于地壳的变动,在泥河湾地区,包括蔚县、大同、逐鹿县,当然这个是广义的。从地区来说是东方人类的发祥地,而且有很多不同时代,160万年、130万年、100万年,一直到70万年、30万年几千年的,还需要整体打造包装推进,最终引起世界的关注,这是一大亮点。

人类从哪来的,从猿到人的直立行走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朝圣的时候肯定是有很好的落脚点。刚才讲的京津冀协同发展和察哈尔文化,我们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张家口是陆路商埠,以前是特别行政区,对于网络信息往来,对于绿色原生状态达到了纽带作用。如果是在京津冀协调发展,在“一带一路”节点上,可能是借京津冀优势发展起来。

刚才大家又讲到张家口本身是一个大好河山,走在张家口全域哪都很漂亮,这是一个自然禀赋,我们过去看的可能轻一些,投入的少一些,所以这方面现在才关注。大家提的问题,从体制、机制,包括接待服务都需要改进和提升,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张家口人有决心,我们也看到了这些差距,也看到了发展的优势和后发潜力,大家在智力支持和点拨下,即便是顽石也会成金。张家口全旅游的打造,人们的休闲度假圣地是大有可挖的。

能不能在奥运发展过程当中,在奥运举办过程当中,把今后发展优势打造了,把未来的城市发展安在未来筹建当中,我们从国家中央到地方都在考虑后奥运经济,已经在这考虑这方面的事情,能不能像它那样或者借鉴经验,这是为我们指出一条路,都是可以分享的,我们还可以引以为戒,我们拿来主义消化一些,大家出主意也是我们今后努力的方向。

奥运会本身是一个兴奋点,把世界眼球聚集在时间很简短,还有残奥会,就是正常的时间是节点,但是今后的利用还是很重要的,我们通过大家的经验,把外面的好东西借鉴进来,把张家口城市做的更好。

张家口和北京比较近,是北京的上风上水,另外水源生态涵养区,消化过剩产能,我们做这些调整,在调整过程当中把污染的企业都进行了关闭,为了首都也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周边空气更加清新做贡献。另外刚才说搞再生能源这一系列发展,都是在调整过程当中,能不能建成北京硅谷也是这样想,改善今后投资结构和产业结构,还搞清新无污染,为旅游文化发展做基础。

如果要搞碳汇经济,在政策上更好。现在支持力度比过去大多了,如果再大一点,张家口改善会更快。另外老百姓会更享受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成果,谢谢各位的指点,我相信张家口在各位的帮助指导下,明天会更加美好,人们朝圣的地方展现在大家面前,希望大家帮助,谢谢!

邓聿文:现在讲对接,从你的角度,北京市对于张家口的真实态度是怎么样的?

张根恒:2014年提出发展,河北包括张家口各县区,包括市里领导都去北京,我们感觉北京有一个阶段,好多街区区委说你们不要来了,承受不住。但是2015年感觉到,北京的领导从党委、政府、人大政协、政府部门主动到周边,特别是张家口来对接,主动给我们帮助解决问题,态度一下就变了。

过去北京的局没有来过,别看这么近。第一次来张家口原来是这样,空气这么好,但是张家口这么穷这么困难。特别是去年河北跟北京互派百名干部挂职,这个加深了相互了解。北京不缺钱,干什么活想到了就能往下做。我们张家口想干什么首先得找钱去,这一点大家相互理解。如果汇报材料里面有交通,但是从这一点上,现在有赤城到蔚县,还有到门头沟的路都有进展,随着申奥的发展,双方的合作会更加的深入,北京也需要生态区兼顾。

邓聿文:你们生态补偿机制谈得怎么样?

张根恒:现在没有大的突破,北京每年承担的国家援助,一年八个省份六个县每年拿出好几百亿,如果省里拿出一个方案,北京相关的几个区对口跟张家口贫困县开展合作对接,这个方案正在制订,一方面是帮扶,另一方面还有合作发展。过去就是北京给点钱,现在是除了帮扶还有合作。

余万里:前两天人民日报报了一个事,就是把一个县全部划入保护区,这个县就是开化县,就是钱塘江源头县,以前的工业全部外迁,然后就是省财政和中央财政补偿。我跟当地政府聊天的时候,地方的政府官员已经开始有意识,把生态作为发展重要方向了,习近平在浙江一句话,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这个在浙江哪个地方提的,浙江三个县抢这个,这三个县都是浙江最穷的,现在空气没有被破坏,现在反过来承接上海、杭州生态旅游,已经成为地方经济很大的推手。不仅是北京,还可以放到国家更高的层面。

张根恒:我们一方面跟北京想着横向补偿,最大是和北京共同跟中央要一些政策,给张家口一些特殊的政策,这个比给钱要好的多,虽然说看的大家都很认可,但是相关的特殊政策上还没有突破。

赵可金:其实北京和张家口的关系有点像上海和杭州的关系,上海高铁通了以后,上海人喝水都是从杭州玩完了之后回上海喝的。以后张家口也是这种格局,就是感觉张家口是北京郊区一样,但是延庆可能更近一些。

张家口这个地方最适合发展自驾游,不要搞大客车,大客车要跟上服务业其他的比较麻烦。建议大家看看太原的自驾游营地,是五星级的标准,完全是找公司运营的。因为有奥运这个品牌,北京人开车过来住进自驾游营地,那就愿意在这住了,有事马上就回去了,这个是延展服务业链条,而且减轻张家口的压力,这就提供了基本的水电暖,核心有一个专业公司,北京游客还是很挑剔的,这个是可行的道路。

大家如果仔细看,我们几条高速公路很荒芜,到了东部沿路的一些门店很发达,你自驾游营地一起来,周围的老百姓聚集过来了,发展这个路域服务经济。大家看韩国高速管理,韩国整个国家也不大,一两个小时累了就休息会,像我们的服务群基本不行,基本差距太大了,可能都没有印度服务好。印度高速公路服务区非常高大上的,我们这一块真的是可行的,还得搬几个佛。我们去西藏除了看山川就是跑庙,但是什么都看不懂。有了这个庙就愿意去,没有就不去了,张家口的庙宇北京人特别需要。

大家来的多了,同时这是自己产的,北京退休的政要建一个别墅在那,我们是市场行为,包括迁客骚人各种人来,像稻香湖很偏僻,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余万里:韩国其实没什么可看的,就是把自己的小景点弄的特别精致,然后大家拼命买东西。第二个王主任提到文化这张牌,特别感觉去卡塔尔,那里面的文物随便给县博物馆没有人要,但是人家说的特别细,我们文明大国说的太浮皮潦草了,但是到底怎么来的,有没有故事,文化得有故事。那套博物馆文物可能都是中国谁家里都有的,但是解剖的特别细,有些细节尽量做的,我经常旅游去博物馆,但想了解更多一步的时候没有了,找一些大学考古和历史系的老师,每一件文物背后的故事能够充分展示出来。

中国网:我想问赵老师一个问题,您说了城市圈的核心问题是安全、繁荣、“神圣”,您刚才说了很多关于宗教的事情,这跟早前听到相关的消息都不太一样,观点比较新奇,请您对这一点再多说一点。

赵可金:时间关系没有讲清楚,我有一篇文章,“神圣”理解一个是“神”一个是“圣”。“神”肯定是宗教,基督教是三十亿,穆斯林是十六亿,佛教是五六亿,这是世界人口大概的分布,世界任何地区都需要这尊神,张家口旁边几十公里就是五台山,我们和北京建立起联系是非常好的安神地方,你仔细看周围风水宝地很多人过来的。

还有一部分是“圣”,取得卓越成绩的人,无论是学问,还是当官、经商,包括我们的名记者。如果有当然大家来拜,当然还有创新的,比如大学要过来,现代好多大学搬到通州、昌平,那个空气还是很差的,现在学在大学,但是创在特区,我去江门搞的像一个大学基地。我在包头搞一个工厂,那个太远了,为什么不来张家口呢,学生毕业后不用找工作,就是先创业,有了这些东西这个地方才“神圣”,为什么大家都愿意去硅谷,是要搞电子、互联网,要是搞金融到华尔街,这个地方成为北京创新挺难的,成本太高了,这的房子土地成本很便宜,我十年不要钱你来干吧,天使资金一注入,说不定一百个人有一两个人起来就了不得,这个可能是张家口努力的方向,“神圣”这个词大家一定觉得很神圣,当年延安很贫困,但是北京、上海的人都去那,希望张家口成为创新的延安,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余万里:刚从台湾回来,你去高雄看就知道什么叫“神圣”了。

中国网:说完宗教问题,大家去五台山、去北京的雍和宫,寺庙形成很长的时间了,张家口把一个庙放这儿。崇德寺三年之内建成,有一个计划把班禅喇嘛放那,刚刚721日举行的法会,全中国十万人聚集在那,有的人是抬着去的,班禅一在那,整个草原全是人,漫山遍野,这个朝圣马上就起来了,只要张家口支持马上就起来了,不在于庙,在于有没有高僧。

察哈尔学会公共外交群:我们做直播有两位热心的群友提了问题,请各位老师解答。

第一个问题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过程中,如何克服区域发展的负效应,克服北京和天津对于河北省人才的虹吸作用,真正建设人才平台,弥补自身短版,在区域发展当中取得长足的进步。

第二个问题,张家口当地政府是主导规则制定者,但是如何引进投资者,尤其是民营企业进来,更好推动经济转型发展,当地部门是否有什么优惠政策。

张根恒: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机遇,但是如何借助发展,还是得靠我们自身,把自身的优势变为盛事,外力只是辅助作用。现在很多受各方面的制约比较敏感,像某个项目一事一议,根据项目的品质来商量给你多少政策。

王志军:张家口在今后发展过程中,特别是在体制、机制方面还有改革和完善的空间,另外随着时间的发展,问题的出现和大家对我们的建议,我们能拿到今后工作当中,大家知道硬环境有天然禀赋,软环境还需要打造,投资环境、服务环境等等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也关乎我们今后的发展。当从细节抓起,各方面来体现张家口的胸怀,张家口改革的力度。我想大家这些建议谈的都很好,对于张家口今后发展都有撬动性的规模,把张家口这块肥沃土地发展起来。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