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成锡忠:我在国外与反华势力作斗争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27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成锡忠  阅读:38593

编者按:2018426日晚上,察哈尔学会携手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联合主办的“新时代人权与外交”活动周继续进行,来自察哈尔学会研究团队的成锡忠作讲座,谈在国外与反华势力作斗争的亲身经历。




尼泊尔是南亚地区内陆国家,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北与中国相接,其余三面与印度为邻。喜马拉雅山脉是中尼国界,包括珠峰在内,世界十大高峰有八座在中尼边境。尼泊尔面积14.7万平方公里,人口约2850万。


尼泊尔南部的兰毗尼,是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的诞生地,古尼泊尔境内有很多国家,1769年尼泊尔统一,建立沙阿王朝。2008年,尼泊尔废除君主制,改国号为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延续239年的沙阿王朝宣告终结。


我在尼泊尔工作多年,主要是做尼泊尔军队、武警、警察和安全部门的工作,推动建立中尼两国强力部门之间的密切合作,与反华势力和分裂势力作斗争,维护我西南边疆的安全稳定。现在根据回忆,讲述几个自己在印度和尼泊尔经历的片段,与大家分享。


片段一:乌基亚布的故事

 

乌基亚布是我的好朋友,曾任尼泊尔驻拉萨总领事。他经常给我讲述上世纪70年代清剿达赖集团“四水六岗卫教军”的故事。


“四水六岗”是一个地理概念,指四川藏区、云南藏区、青海玉树藏区和西藏昌都地区。西藏和平解放后,盘踞在这一地区的“藏独”分子于1958年纠集约3000人,成立“四水六岗卫教军”,发动武装叛乱。




作者与乌基亚布夫妇合影


1958年6月16日,贡布扎西等在山南地区的竹古塘,宣布“四水六岗卫教军”成立,贡布扎西任总司令。


1959年3月,叛乱武装被剿灭,残部随达赖逃往印度。上世纪60年代初,达赖的二哥嘉乐顿珠以及贡布扎西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推动下,决定在离西藏最近的尼泊尔北部山区木斯塘重建反攻西藏的“四水六岗卫教军”。美国中央情报局提供经费、教官、大批先进武器、无线电通讯设备和生活物资,并参与指挥。这些叛军中有数百人曾赴美国接受秘密训练。


1972年,尼泊尔比兰德拉国王继位,1973年访华,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国领导人接见。比兰德拉国王回国后,就召集军队、警察、内政部负责人开会。我的朋友乌基亚布也参加会议,那时他是尼泊尔政府内政部主管“西藏难民事务”的处长。比兰德拉国王在会上说,中国总理周恩来跟他严肃地讨论了“四水六岗卫教军”问题,希望尼泊尔政府采取行动剿灭这些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武装分子。会议作出清剿决定,比兰德拉国王让乌基亚布作为尼泊尔政府总协调员前往木斯塘与叛军头目见面,同时尼军开始包围“四水六岗卫教军”所在地区。


1973年,尼泊尔政府向“四水六岗卫教军”下最后通牒,要求他们必须在1个月内投降。为让叛军能理解,尼泊尔政府将最后通牒翻译成藏文,在木斯塘四处张贴,后来又将时限后延15天,但叛军一直没有投降。


1973年底,比兰德拉国王下令展开军事行动。鉴于“四水六岗卫教军”得到美国的支持,装备先进,所以尼泊尔政府极为重视。尼泊尔政府下令驻博克拉第3旅出动约3500名官兵,并动用2000多名警察。


当时,“四水六岗卫教军”的司令叫旺堆嘉措,曾在美国科罗拉多受训,据称极其好战。1973年7月,乌基亚布作为尼泊尔政府总协调员,前往木斯塘。乌基亚布抵达后遇上旺堆嘉措的哨兵。听说他是尼泊尔政府代表后,叛军把他带到半山腰的一栋房子里,后来他才明白这是叛军的一个基地,“四水六岗卫教军”有十几处这样的基地,每个基地约有200-300人。


当时,旺堆嘉措本人不在,他的副手与乌基亚布见了面,并答应把尼泊尔政府要求他们投降的意见转达给旺堆嘉措。随后,乌基亚布又前往其他几个基地,会见叛军指挥官。这些叛军手里拿着先进的美国制武器,身着统一的作战服。


乌基亚布此行并没有什么结果,叛军既没有说投降也没说抵抗。他回到首都加德满都后,得到尼泊尔军方关于旺堆嘉措已秘密抵加德满都治病的情报。通过中间人,乌基亚布很快见到这个当时的风云人物旺堆嘉措。


其实,乌基亚布早就认识旺堆嘉措。上世纪50年代,他在印度东北部的大吉岭上中学时,旺堆嘉措经常到他所在的学校旁听英语课,当时他们就相互认识。旺堆嘉措身高1.80米,身材魁梧。乌基亚布向他通报尼泊尔政府的决定,建议他下令所有叛军立即投降。旺堆嘉措当时情绪低落,说仗打了这么多年,一点希望也没有,也该为手下几千人找个出路了。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旺堆嘉措的军营里,叛军一片哗然,军心浮动。1974年春,随着尼泊尔政府军包围圈的缩小,叛军几乎失去最后希望。同时,比兰德拉国王接见从“四水六岗卫教军”中分裂出来并已率部投降的前叛军司令巴巴益西,要求他提供帮助,条件是打完仗后给他的手下分土地、发安家费,所有人可以得到尼泊尔国籍。巴巴益西同意出300名士兵帮助尼泊尔政府军展开清剿。


旺堆嘉措选择了顽抗到底。根据尼军情报,旺堆嘉措与其死党共37人,准备突围前往印度,继续从事叛乱活动。这37人携带63匹马、13头驴、4部无线电台以及相当数量的步枪、手枪和手榴弹。这些人通过无线电台随时与新德里的达赖办事处和美国中央情报局保持着联系。


为了安全,旺堆嘉措将手下分成四五组,前后相隔一两个小时的路程,他自己随时变换位置。旺堆嘉措选择的逃跑路线是尼泊尔与中国西藏的边境线,有时进入中国西藏,有时回到尼泊尔,试图以此甩掉尼军的追击。随着旺堆嘉措向西逃,尼泊尔政府命令位于西部的第4旅担任主攻。


1974年7月,尼泊尔军队终于在尼泊尔、印度、中国边境三角地带的达尔朱拉追上旺堆嘉措残部。那天上午,尼军出动直升机,同时派出多支分队在山头四周搜索。上午约11时,尼军发现旺堆嘉措残部,双方展开激烈枪战,旺堆嘉措残部几乎全军覆没,旺堆嘉措本人被打死。至此,木斯塘“四水六岗卫教军”被全部剿灭。

 

片段二:深入“藏独”大本营

 

藏族最早起源于雅鲁藏布江流域中部地区的一个农业部落。考古发现,早在4000多年前,藏族的祖先就在雅鲁藏布江流域生息繁衍了。


现在,藏族是我国56个民族之一,是青藏高原的原住民。在中国境内,主要分布在西藏自治区、青海省和四川省西部、云南省迪庆、甘肃省甘南地区。此外,印度、尼泊尔、不丹、美国、加拿大、欧洲、澳洲等地也有藏族分布。目前,全世界藏族人口约750万,中国境内约700万。


境外流亡藏人总数约16万,分布在33个国家和地区。与50多年前相比,流亡藏人的分布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不再局限在南亚地区,不少流亡藏人移居到了欧美一些国家。目前,在印度有约12万,在尼泊尔有约3.5万。瑞士是最早接收流亡藏人的国家,现有约4000人。1990年,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决定向居住在印度和尼泊尔的流亡藏人发移民签证,现定居美国的流亡藏人已增加到约1万。移居加拿大的流亡藏人已增至4000多。


1960年9月,达赖集团召集外逃的西藏贵族和原地方政府官员以及藏区的土司头人、上层僧侣、叛乱头目等,在印度喜马偕尔邦的达兰萨拉召开第一届“西藏人民代表会议”,宣告成立“西藏噶厦政府”,后来改称“大雪域国政府”,即“西藏流亡政府”。这就是境外“藏独”活动的大本营。


上世纪90年代,我在印度工作。为摸清情况,我作为旅游者前往达赖集团“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化装侦察。


达兰萨拉坐落在喜马拉雅山南麓,是印度北部喜马偕尔邦群山中的一座小城。达兰萨拉又分为下达兰萨拉和上达兰萨拉。上达兰萨拉建在山上,海拔约1800米,名为麦克诺德干吉,是流亡藏人主要聚居区和达赖集团“流亡政府”所在地。从下达兰萨拉前往上达兰萨拉,我的车开了1个多小时,公路盘山而建,陡峭而崎岖,不时出现U型弯道和六七十度的上下坡。


在达赖集团“流亡政府”所在地,我发现两块牌子,一块是“美利坚合众国西藏流亡政府办事处”,一块是“印度共和国驻西藏流亡政府办事处”。


“西藏青年大会”是达赖集团最大的“藏独”组织,1970年10月7日在达赖授意下成立,在世界各地建有80多个分会,有3万多会员。此外,其他“藏独”组织还有“西藏妇女协会”、“自由西藏学生会”、“西藏全国民主党”等。美西方势力的“援藏”组织有数百个,包括“国际西藏运动”、“自由西藏运动”、“西藏之友”等,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达赖集团支持网络。美国是达赖集团的最大资助者。美国国会每年制订“援藏”计划,直接拨款达200多万美元。 


片段三:奥运火炬登珠峰

 

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境外火炬传递安全保障是一项艰巨任务,“藏独”势力千方百计进行干扰。在尼泊尔,奥运火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境外传递,而是登顶珠峰。珠穆朗玛峰8844.43米,是喜马拉雅山脉的主峰,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山峰,位于中国与尼泊尔边界线上。


2008年春节刚过,我国内有关部门派出由一位少将率领的代表团访问尼泊尔,我安排代表团会见尼泊尔外交部长、内政部长、旅游民航文化部长以及尼泊尔军队领导人,目的是使尼泊尔政府、军队和有关部门高度重视此项工作,在奥运火炬登顶珠峰安保方面向中方提供支持。


代表团回国后,由于我公安和安全部门在尼泊尔没有代表,就由我代表国内军方和强力部门与尼方协调,全面负责落实奥运火炬登顶珠峰的安保工作。珠峰北坡在中国境内,安保主要由西藏边防总队负责,南坡在尼泊尔境内,主要由尼方负责。


珠峰北坡和南坡的安保工作,中国境内和尼泊尔境内的安保工作,做法有很大的不同。尼泊尔是小国,面临着美西方的强大压力,如何做安保工作,国内并没有明确具体的指示。尼泊尔政府负责奥运火炬登顶安保的总负责人是时任旅游民航文化部秘书、现任驻华大使鲍德尔,具体工作由时任旅游局长阿迪卡里负责。


阿迪卡里是一位旅游专家,也是一位诗人。我与阿迪卡里几乎天天见面商谈。他提出,我们先搞一个方案出来。经过多次磋商,我们搞出一个包括9点内容的安保方案,主要内容,一是对攀登珠峰活动全部放开,二是全部管住。如果不全部放开,美西方会施加压力。同时,每一名攀登珠峰的人要向尼政府交1万美元的登山费,这对尼泊尔这个小国是一笔不小的外汇收入。这9点安保方案获尼泊尔内阁批准。


先后报名的有83个外国登山队,每个队12-25人。根据尼泊尔内阁批准的安保方案,所有登山队都必须与旅行社签署协议,旅行社与尼泊尔政府旅游局签署协议,不允许从事任何反华活动。尼泊尔政府采取的具体措施:一是政府旅游局派一位处长坐镇珠峰南坡大本营,负责安保现场的指挥;二是从军队选派40名年轻军官,从政府有关部门选派数十名处级官员,做安保工作;三是在南坡大本营和二号营地部署尼军军官,登山者可以在海拔2860米的卢克拉至海拔6400米的二号营地之间进行徒步训练,但不允许任何人越过二号营地;四是每个登山队由一名尼军军官或尼政府官员跟随,寸步不离。


手持奥运火炬的登山队员是从北坡中方一侧攀登珠峰。“藏独”分子扬言,要从南坡攀登珠峰,在珠峰顶上拦截火炬。奥运火炬登顶珠峰,是实况全世界转播,如果“藏独”分子捣乱得逞,就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我们设法搜集每个登山队员的信息,进行背景调查,发现可疑者,就请尼方有关部门处理。这样,先后抓获藏在登山队里的22名“藏独”分子。在珠峰南坡大本营,还抓获1名搞“藏独”活动的美国登山队员和3名鼓动搞“藏独”活动的BBC记者,被尼泊尔政府驱逐出境。


卢克拉是尼泊尔东部一个小镇,是尼境内珠峰徒步登山的起点。卢克拉机场位于距加德满都东北100多公里的索卢昆布县,海拔2860米,经常受恶劣天气影响。从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到卢克拉有航班,但从卢克拉到珠峰大本营附近,只能租用直升机。


为做尼方军警工作和检查尼方沿卢克拉至珠峰大本营附近的安保部署,有一天我们从加德满都飞抵卢克拉,再乘直升机抵珠峰大本营附近的兰姆切。但回程直升机出现故障,为及时返回加德满都向国内汇报情况,我们不得不在高海拔地区徒步12小时返抵卢克拉。


为做尼泊尔军警工作和检查尼方在珠峰南坡的安保部署,我们两次与尼泊尔强力部门组成联合检查组,租用尼军米-17直升机,从海拔1350米的首都加德满都飞往海拔3000多米的兰姆切。参加检查组的有大使和我,还有尼方总理安全顾问、外交部秘书、内政部秘书、旅游民航文化部秘书、警察总监、武警总监、军队作战部长等,共13人。由于高寒缺氧,米-17直升机只能乘6-7人。因此,从兰姆切,我们分成两组乘直升机上海拔5380米的珠峰南坡大本营。一般来说,到5380米的珠峰大本营和攀登珠峰,需要在海拔2860米的卢克拉至珠峰大本营附近,来回徒步训练一个月时间。不然,一下抵达5000米以上的地方,会有生命危险。因此,我们以及尼泊尔高官两次上珠峰大本营,是冒着生命危险执行任务。


奥运火炬登顶的时间是绝对保密的。2008年5月7日下午约5时,珠峰北坡的两位少将与我联系,说发现珠峰3号营地和4号营地之间有无线电信号,请尼方查证。我马上联系尼泊尔军队作战部,对方说马上准备直升机需要一个小时,再飞到珠峰又需要一个多小时,尼军直升机没有夜视设备,因此建议次日早上执行侦察任务。我回复珠峰北坡的两位少将,他们说那就没有必要了。这样,我判断,次日就是奥运火炬登顶时间。


北京时间2008年5月8日上午9时17分,加德满都时间5月8日上午7时02分,奥运火炬在海拔8844.43米的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点燃。奥运火炬成功登上世界最高峰,中国书写了奥运史上一个奇迹。


当时,我给尼泊尔政府安保总负责人鲍德尔打电话,我说一夜没有睡觉,看着登山队员把奥运火炬一步一步送上珠峰之巅,他说他也一夜没有睡觉。我衷心感谢尼泊尔政府和强力部门为此付出的辛劳,我们非常激动,互相祝贺。


作者与尼泊尔政府珠峰南坡总指挥达卡尔合影


作者与尼军驻大本营安保分队指挥官苏尼尔少校研究情况

作者前往珠峰大本营考察


片段四:执法合作打“藏独”

 

2008年,尼泊尔境内“藏独”活动非常猖獗。仅首都加德满都就发生110次冲击使馆活动,最大规模1600人,最多一天13次。尼泊尔警方拘捕“藏独”分子1.2万人次。


这些“藏独”分子基本都来自印度。每一次“藏独”分子滋事,都是美西方记者先到现场,这说明幕后都是美西方势力操纵组织的。


在尼泊尔流亡藏人聚居区的一些餐馆,可以看到三五个流亡藏人和两三个美西方人士在一起交谈。美国对尼泊尔的援助基本都是通过非政府组织执行,美国企图将尼泊尔打造成分化中国的桥头堡。


2008年3月,为遏制“藏独”活动和确保奥运不受“藏独”势力干扰,我们与尼泊尔强力部门密切合作,逮捕“藏独”头目11人,这引起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美国等8个西方国家驻尼泊尔使馆发表联合声明,强烈谴责尼泊尔政府“违反人权”。


2009年3月,尼泊尔警方又拘捕“藏独”头目40余人。2008年8月,尼泊尔共产党政府上台执政,副总理兼内政部长高塔姆指示,坚决打击“藏独”活动,警方放开手脚抓,腾出监狱关,从而从根本上打压了“藏独”势力的嚣张气焰。

 

我在国外工作20多年,经历过许许多多的事情。军人在海外执行任务,不同于普通意义上的外交官,有时候要有不怕牺牲的精神。在印度,冒着四五十度的高温,走南闯北,观察情况,并作为第一个外交官,进入达赖集团“流亡政府”所在地,成功完成特殊任务;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发生军事政变,立即前往总统府和电视台等重要目标所在地,即时上报情况;美国军事打击阿富汗,多次深入靠近阿富汗的边境地区,头上战机轰鸣,眼前炮火连天;在尼泊尔,经常面对高原缺氧和复杂地形,赴海拔4000多米的边境地区,摸清“藏独”偷渡路线;在非洲的刚果(金)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我作为联合国军事观察员的主要负责人,频繁赴各地观察点,与驻当地观察员队一起巡逻,不但了解情况帮助观察员队解决问题,而且深入土匪老巢,与各派反政府武装头目接触谈判,敦促他们加入全国和平进程。在刚果(金)的404天时间里,有33位联合国维和人员为世界和平事业牺牲了宝贵的生命。


2008年,我作为军事外交战线的代表,与奥运会所有金牌运动员一起,在人民大会堂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作者:成锡忠,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来源:作者2018年4月26日在西南政法大学的讲座,授权首发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