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会动态 > 媒体报道
专访中国前驻韩国大使邱国洪:尹锡悦会务实对华并谨慎行动
发布时间:2022年03月28日  来源:新京报  作者:新京报  阅读:934

当地时间3月10日,韩国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候选人尹锡悦以不到1%的优势获胜,当选韩国新一任总统。他的当选也打破了保守和进步阵营每10年轮流执政的规律。


尹锡悦曾在竞选期间发表对华强硬言论,但也在当选后表示高度重视韩中关系,并借中韩建交30周年为契机,进一步密切高层往来,加强各领域交流合作,增进国民感情。


近日,新京报专访中国前驻韩国大使、察哈尔学会东北亚事务首席研究员邱国洪。邱国洪曾长期在韩国、日本等东亚地区工作,于2014年至2019年担任中国驻韩国大使,并见证了中韩交往许多重要时刻。2020年12月17日,邱国洪被韩国总统文在寅授予修交勋章“光化章”。


邱国洪表示,尹锡悦竞选时期的言论主要是为了争取选民。当选后他将中国驻韩国大使邢海明作为第一个会见的外国使节并再次重申高度重视中韩关系,明显对华释放善意。未来他会务实面对中国是韩国最重要邻国和最大贸易伙伴这一现实,谨慎行动。


2022年也是中韩建交30周年,邱国洪指出,中韩关系在过去30年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跨越式发展,已经在世界上卓然而立,成为了国与国关系的典范。


2021年5月13日,驻华韩国文化院建院14周年纪念仪式暨“韩中水墨交流展—万象更新”开幕式在京举行,中国前驻韩国大使邱国洪出席开幕式并致辞。受访者供图


谈韩国大选:打破十年轮流执政周期,竞争激烈反映韩国社会撕裂严重


新京报:在韩国第20届总统大选中,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候选人尹锡悦以微弱优势获胜,两大候选人竞争十分激烈,你认为这反映了韩国政治怎样的特点?


邱国洪:今年韩国总统选举竞争异常激烈,直到开票的最后一刻才确定尹锡悦当选。此次选举还打破了进步和保守两大政治势力迄今以十年为周期轮流交替执政的规律,创造了没有从政经验候选人当选总统的先例。


竞争异常激烈反映的是韩国社会的分裂。从治国理念和政治倾向角度看,韩国社会大体上可分为进步和保守两大阵营,他们在对美关系、对朝政策、经济发展理念等方面立场主张一直相左,甚至尖锐对立,水火不相容。


此次尹锡悦以微弱优势当选,表明韩国进步和保守两大势力势均力敌,而且现阶段进步势力在国会还占有一定的优势,因此尹锡悦正式上任后的执政之路肯定不会平坦。他想将总统办公室迁出青瓦台,却遭到数十万人请愿反对就可以算作一个预兆。


十年轮流执政的周期被打破,一个从未有过从政经验的人当选,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韩国民众对旧的执政模式和传统政治家的失望和不满,期待尹锡悦这样高级精英公务员出身的新型政治家能领导韩国进行政治革新和实现社会团结。虽然尹锡悦有这方面的政治抱负,但面对韩国社会严重分裂的现实,要如愿实现这一政治抱负,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将会很多。


谈对华政策:强硬言论主要为争取选民,当选后尹锡悦明显向中方释放善意


新京报:尹锡悦表示,韩国国民力量党始终高度重视韩中关系,韩中建交就是在国民力量党前身民主自由党执政时期实现的。坚信韩中关系必将取得更大发展,再上新的台阶。你如何理解他在对华关系上的表述?


邱国洪:尹锡悦在竞选期间与中国驻韩国大使邢海明会面时已经就中韩关系作过类似表态。尹锡悦当选后又打破过去当选总统先会见美国使节的惯例,将邢海明大使作为第一个会见的外国使节并再次重申高度重视中韩关系,明显有对华释放善意和对冲其在竞选期间涉华消极言论的考虑。


我认为尹锡悦是高级精英公务员出身的新型政治家,虽无外交工作经历,但在对外关系方面,可能要比传统政治家更重视韩国的国家利益,政策上会更务实。


新京报:尹锡悦上述表态与其在竞选期间多次发表的对华强硬言论相比,似乎有所不同,你如何看待这种差异?


邱国洪:尹锡悦在竞选期间的对华强硬言论,中方关切主要在于两点,一是尹锡悦声称必要时将探讨在韩国追加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二是尹锡悦曾表示要积极参与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在这两个问题上,在野的保守势力和执政的进步势力立场主张一直尖锐对立。


由于此次总统选举自始至终处于胶着状态,两位主要候选人都需要尽一切手段争取更多选票。因此我认为尹锡悦竞选期间的涉华强硬言论,更多是出于争取保守选民选票的选举语言。一定要看到,尹锡悦发表上述对华强硬言论时,还是注意留有一定余地,并没有把话说绝。


事实上,尹锡悦当选后在对华关系问题上的言论已经有所变化。尹锡悦作为代表保守势力上台执政的新总统,相比于现政权,可能在姿态上会适当偏向美国,但在行动上将会基于韩国的国家利益进行审慎评估,不会贸然行事。


谈地区局势:东亚地缘格局不会“大变”,尹锡悦在半岛问题上或回归“以压促谈”


新京报:尹锡悦表态希望强化韩美同盟,在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通话中也表示有必要合理解决韩日之间悬而未决的问题。尹锡悦的当选会对东亚地区局势带来怎样的影响?


邱国洪:我认为尹锡悦就任韩国总统后,具体对外政策会同现政权有所差异,但谋求平衡外交大的战略取向不会改变,更不会对东亚地区现有地缘政治格局带来大的影响。


尹锡悦在竞选期间提出“重建韩美同盟关系和加强全面战略同盟关系”,是韩国保守势力的一贯立场,主要针对的是现政权在对美关系上的“模糊战略”。执政后,尹锡悦在对美关系问题上相比现政权,姿态上可能会不再“战略模糊”。但在涉华敏感问题上,我认为尹锡悦会务实地面对中国是韩国最重要邻国和最大贸易伙伴这一现实,行动上将会非常谨慎。


韩日关系有两个死结是在短期内无法解开的,一个是围绕历史问题的纠结,一个是有关领土问题的争端。尹锡悦虽有意改善韩日关系,但日本的强硬立场会否软化,韩国国内的民意是否支持等不确定因素很多。因此,韩日关系的实质性改善可能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


新京报:在半岛问题上,尹锡悦表态较为强硬,尹锡悦上任后会对半岛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半岛局势想要走出僵局的关键是什么?


邱国洪:从尹锡悦近期有关对朝政策和半岛问题的表态看,其延续现政权对朝“阳光政策”的可能性很小,将会回归过去保守政权时期的“以压促谈”、“以硬对硬”的做法。


尹锡悦就任后,半岛形势能否继续维持2018年平昌冬奥会以来相对缓和局面,我认为主要取决于美朝关系的走向。纵观朝鲜核导危机以来,近30年半岛形势演变的过程,我们可以发现一个不变的规律,美朝矛盾一直是半岛形势演变的决定性因素,是半岛问题各种矛盾中的主要矛盾。而美朝矛盾中,朝鲜的核导开发和美国在韩驻军以及美韩每年举行针对朝鲜的大规模联合军演是突出因素。朝韩关系的好坏也有一定影响,因此防止擦枪走火式的局部紧张非常重要。


谈中韩交往:中韩关系进入“三十而立”,取得令世界瞩目的跨越式发展


新京报:2022年正值中韩建交30周年,你如何看待中韩当初建交的意义?


邱国洪:2022年对中韩关系来讲是一个继往开来的重要年份。因为中韩建交将迎来值得纪念的30周年,双方都在积极思考和规划未来30年两国关系的发展蓝图。


30年前中韩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不仅对东北亚,对全球都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从此结束了中韩两国作为邻国长期敌对并隔绝的历史,开启了终结东北亚地区东西方对抗格局的进程,推动中日韩三国进入了互利合作和共同发展的新时期,不仅给中韩两国和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也为整个东亚地区的持久和平与繁荣乃至全人类的进步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2021年12月7日,中韩关系未来发展委员会未来规划分委会举行第二次联合会议,中国前驻韩大使邱国洪出席并讲话。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如何评价中韩过去30年合作交往取得的成就?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邱国洪:“三十而立”的中韩关系,在中韩两国政府和两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跨越式发展,已经在世界上卓然而立,成为了国与国关系的典范,成就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中韩通过战略协作,共同维护了半岛的和平与稳定。在半岛是战还是和,是拥核还是弃核这两个重大问题上,中韩两国有着高度一致的共同利益,相似的立场主张,一直保持着多层次、高水平的战略沟通与协调。可以说,每次半岛形势从紧张走向缓和的背后,都有中韩两国高效战略协作的贡献。


其次,中韩通过互利合作,实现了共同发展。中韩两国发展阶段不同,经济上互补性很强。两国的贸易往来从建交时64亿美元扩大至2021年的3624亿美元,增长了56倍。中国能够成为高质量的世界工厂,韩国累计高达近900亿美元的对华直接投资有积极的贡献。对韩国来讲,中国同样是最理想的投资目的地、最重要的高端零部件和中间产品出口市场。


最后,中韩通过协调沟通,共同应对了各种全球性挑战。比如在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维护世界贸易组织(WTO)等多边贸易体制,推进中日韩、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为代表的区域经济合作等问题上,中韩两国利益完全一致,主张高度吻合。在应对气候变化、防范非传统安全威胁,维护国际正义等方面,两国协调合作深入良好。在联合国安理会改革和一些重要国际组织的选举方面,双方更是相互支持,配合默契。


谈未来展望:中韩关系在中长期有望迎来新一轮发展机遇


新京报:尹锡悦也表示希望中韩双方以建交30周年为契机,进一步密切高层往来,加强各领域交流合作,增进国民感情。你对于中韩关系未来的发展有怎样的期待?


邱国洪:在新冠疫情形势仍然严峻,国际格局出现百年未之有大变局,特别是中美关系日趋复杂的新形势下,中韩关系的重要性正在上升,不仅对两国,对地区乃至世界都越来越重要。这一点不会因为韩国政权的正常更替而改变。


从中韩建交30年来两国关系取得跨越式发展的历程来看,中韩关系的顺与不顺与韩国是保守政权还是进步政权执政是没有直接关系的。两国关系过去有过几次大的波动,主要是美国等第三方因素导致,中韩之间其实并无根本的利益冲突。


虽然在尹锡悦执政初期,中韩关系会有磨合期,但总体向好的大趋势不会改变。因为中韩两国在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实现共同发展、应对各种全球性挑战等方面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尹锡悦当选总统后也多次明确表态高度重视中韩关系。因此,只要双方在提升战略互信、深化互利合作、全面加强人文交流等方面下足、下好功夫,中韩关系中的第三方因素干扰是可以克服的。从中长期看,中韩关系在新一轮国际大变局的背景下,有望迎来新一轮重要发展机遇。


谈中韩摩擦:“近而不亲”是现实难题,找准症结才能提升相互好感值


新京报:在中韩长期的交往中,难免会出现一些摩擦。你如何看待这些摩擦?中韩两国应当从哪些方面增进彼此了解,有效减少这些摩擦?


邱国洪:中韩建交30年来,中韩关系取得了跨越式的发展,但有一个困境始终没能得到很好的解决,那就是无论中韩关系好还是不顺两国民众相互好感度始终上不来的问题,即所谓“近而不亲”的问题。甚至近年来还出现了进一步下滑的令人担忧的现象。我认为中韩想要走出这种务实合作总体良好,但感情却并不亲近的困境,应共同努力做好以下三个方面的工作。


首先要坚定对中韩关系发展前景的信心,坚信两国民众相互间的好感值是可以通过高质量发展好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来提升的,这也是最重要的方面。


其次要全面加强两国人文交流,增进两国人民之间的相互理解,拉近两国人民之间的感情距离。根据疫情防控进展情况,适时全面恢复两国直接的人文交流,并尽快制订有一定规模的青少年交流长期计划,努力增进两国人民特别是年轻人之间的相互了解和理解。


最后要加强两国公共外交合作,共同营造客观公正的双边关系舆论环境,积极引导两国民众正确看待对方国家。既要推动两国主流媒体加强相互交流与合作,也要积极引导两国主流媒体客观公正报道对方国家。


总而言之,“近而不亲”问题确实是中韩关系中的现实难题。但从长远看,中韩友好是两国人民的人心所向。只要双方共同努力,找准问题症结,并采取切实有效措施,两国人民间的相互好感值一定会回归应有的良好水平。


谈外交经历:参与志愿军烈士遗骸移交,是我外交生涯中最有意义的经历之一


新京报:你是赴任韩国最久的中国大使之一,亲身参与了众多中韩交往的重要时刻,对你个人而言,有哪些中韩交往故事印象最为深刻?


邱国洪:我在韩国工作生活近6年,有幸参与了中韩关系相关的很多重要外交工作,如党和国家领导人出访的准备和接待工作,也经历了不少重大外交风波,如“萨德”事件等。但是,最让我难以忘怀并有一种历史使命感的工作,是先后六次为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送行。


这些为国捐躯的烈士由于种种原因躺在异国他乡长达60余年,无法回家并得到正式安葬。2014年3月28日,中方接回了第一批437位烈士遗骸。


当时,我作为中国驻韩国大使,全面参与了中韩双方在首尔举行的首次烈士遗骸移交工作。因为这是一项有特殊历史背景的外交工作,移交仪式如何举行有一定的敏感性,既要对得起那些等了60多年才能回家的烈士们,又要防止韩国媒体借机炒作中韩过去的那段曾经敌对的历史。一个很重要的安排是中方在接收遗骸时,由我作为国家的代表在棺椁上面覆盖国旗,给予他们国家级烈士的荣誉。其中有一个细节动作在原来的仪式程序中没有,是我和使馆的同事经过研究后增加的,那就是在覆盖好国旗后用双手再抚摸一下棺椁,以体现对烈士的崇高敬意。


正是这个抚摸动作,引发了广泛关注和好评,并成为了以后每次烈士遗骸移交仪式中的规定动作。在如何防止媒体炒作问题上,中韩两国工作层配合得十分默契,对外发声时都注意突出强调人道主义角度,最终成功地避免了历史问题争论。我虽然已经离开韩国两年有余,但是,我现在仍然难以忘怀那段参与志愿军烈士遗骸移交工作的情景,那是我整个外交工作生涯中最有意义的经历之一。


受访者:邱国洪,中国前驻韩国大使、察哈尔学会东北亚事务首席研究员。

来源:新京报  2022-03-24

责编:郎亚娇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