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止战努力,凸显马克龙新设想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3日  来源:  作者:孙海潮  阅读:697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一场争执,成了近两天西方媒体关注的焦点。

13日泽连斯基在自己的社交媒体频道播出了接受意大利媒体采访时的内容,他在采访中公开表示,“我们决不能为俄罗斯寻找出路,马克龙为俄罗斯寻找出路的做法是徒劳的”。泽连斯基还断然表示:“不会为俄罗斯留面子而失去主权”。而法国总统府对马克龙有关不应羞辱俄罗斯的言论做出解释:这里参照的是一战结束时对德国人的羞辱,直接导致了纳粹主义和二战灾难。
对于马克龙的相关讲话内容,笔者认为需就目标及背景做“完整复盘”。5月9日“欧洲日”之际,马克龙到欧洲议会发表演讲,其目的主要有三个:
一是修改欧盟各项条约使之适应现实需要,建立“有效多数表决制”。二是设立“欧洲政治共同体”,赞同欧盟价值观的欧洲民主国家都可加入,使之成为与欧盟合作的新机制,且强调乌克兰和英国均可加入。三是建立新型欧洲安全秩序。欧洲应吸取以往教训,避免两种模式的直接对立。突出俄乌双方都不应该受到否定和排斥,和平不应建立在对俄的羞辱之上。“须免于羞辱和报复精神的诱惑。”
值得注意的是,在讲演结束后,马克龙前往柏林会晤德国总理朔尔茨,再次体现了“新当选领导人就职后首访德国”的先例,同时也展示了法德特殊关系和共同推动欧洲建设的意志。在互动中,马克龙强调 “法德友谊的重要性”,而朔尔茨则回赞法国为“欧洲建设的灵感力量”。显然,越是在欧洲面临重要抉择的时候,法德都明白首先需要两国协调一致、齐心协力。
在这一背景下,朔尔茨对“欧洲政治共同体”的提议“深表赞同”,对把乌克兰等希望加入欧盟的国家及英国纳入其中“极感兴趣”。朔尔茨还根据德国的经历称,乌克兰未来医治战争创伤至少需要百年之久。而且,法德领导人会晤后,还分别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话,就乌克兰形势交换意见并呼吁立即停火。虽然没有取得进展,但法德仍同步保持着与俄通话渠道。
显然,马克龙的“欧洲新政设想”,是对欧盟现实深入思考后提出的政策答案。其一,欧盟的超国家行为体架构运转不灵,“一致通过原则”导致软瘫散现状,决策艰难且号令不行;其二,冷战后欧盟“急扩狂扩”实力大减,新老成员国都不满意,候选国失去耐心怨声载道;其三,欧洲再次爆发大规模热战,世界上发达国家最为集中之地却无力维护自身安全。
回顾欧洲一体化建设从筹划到实施,重要举措皆由法国提议,在德国积极配合下实施,“历史要求法国再度承担责任”。马克龙建立“新型欧洲安全秩序”的设想由来已久,并非是俄乌冲突之后临时起意。英国“脱欧”后,法国成为欧盟唯一拥核国和唯一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马克龙提出把法国核威慑力量纳入欧洲独立防御和建立新型欧洲安全秩序的“双战略设想”。马克龙最初的设想就要求俄全面参与,认为不涵括俄罗斯的欧洲安全没有意义。俄乌战争发生后,马克龙反对美国关于更迭政权和所谓“种族灭绝”的说法,认为更迭政权不合法,种族灭绝更是法律问题而非政客所能轻易下结论,反复强调要尊重俄合理关切且不能羞辱俄。这与马克龙的欧盟战略自主和建立欧洲独立防务的概念一脉相承,更是传统的戴高乐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本届总统竞选过程中,马克龙与勒庞和梅朗雄在欧洲安全问题上的立场并无实质区别。勒庞、梅朗雄两人均提出法国应该退出北约军事一体化机制,通过改善与俄关系消除欧洲安全隐患。勒庞还提出北约应在俄乌冲突结束后与俄实现战略和解,与俄签署和平协定,既符合法国、也符合欧洲和美国的利益。马克龙、勒庞、梅朗雄三人都是着眼于战后的欧洲安全安排,尽快结束战争的心思溢于言表,反映了法国的基本民意。
俄乌冲突以来,马克龙一直扮演着“灭火队员”的角色。战前促成了“诺曼底模式”四方会晤,亲赴俄乌调停;战事打响后又多次与俄乌领导人通话,与美英持续拱火的作风形成鲜明比照。有报道称马克龙得知约翰逊到访基辅并鼓励乌“永远战斗”后,怒批此人“只会抢风头”,并认为 “今冬的日子更艰难”。
欧盟经济在遭受新冠疫情的持续影响后又遭遇俄乌战事冲击,通胀率已是数十年来最高却仍在攀升,能源危机已达到“可能中止繁荣”的程度却还在深化,购买力下跌已致“群情激奋”却还在下滑,民众对战争长期化的厌倦情绪迅速蔓延。针对外界有关与俄对话的质疑,马克龙回应称“不能放弃任何止战的可能”。由此看来,马克龙会继续推进“欧洲新政设想”,而“新型欧洲安全秩序”是其中重要一环。



作者:孙海潮,察哈尔学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前驻中非共和国大使。

来源:环球时报 2022-05-16



图文编辑:梁一鸣责任编辑:唐春云 郎亚娇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