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媒体的傲慢与偏见
发布时间:2023年02月27日  来源:韩文《中国》杂志第二期  作者:张忠义  阅读:4145


笔者所在的察哈尔学会是一家非官方的外交与国际关系智库,近些年颇有了一些知名度,尤其在朝鲜半岛和中韩关系领域。但最近突然被增加了一项任务——为中国政府做统战工作——却不自知,而是看了韩国一家主流媒体的报道才晓得,文章以察哈尔学会和韩国延世大学共同成立的研究中心为例,称学会已经渗透到了韩国的学术界和政界,延世-察哈尔中心的各种交流活动也被渲染成具有官方背景的笼络性“统战工作”,着实令人惊诧不已。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位文章的作者从未和笔者进行事实确认,难道作为媒体人的基本原则也不要了?显然,如果进行事实确认,这篇强调中国大搞“锐实力(Sharp power)”文章大概就做不下去了,何也?莫须有也!

被这家媒体显微放大的,不止察哈尔学会。做中国餐厅的,被质疑“秘密警察”;做中文教学的,被质疑“体制宣传”。

一个名为“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国际人权团体近期发布的报告称,中国在海外设有百余处秘密警察站,在韩国也有一处。查阅该团体的网站可知,这是一家小型非政府组织(NGO),总部设在西班牙,成立初衷也是为了专门针对中国。多家西方媒体引用该团体的报告进行了报道,喜欢跟风的韩国媒体自然不肯放过这个炒作中国人权问题的机会。

这家媒体将矛头直指位于首尔江南地区的中国餐厅“东方明珠”,称那里是中国公安在韩国非法运营的秘密警察站。“东方明珠”餐厅同时也是中国在韩侨民协会总部和首尔华助中心的所在地,报道引用“保护卫士”的报告认为,华助中心是与中国公安衔接的桥梁。尽管中国驻韩使馆和“东方明珠”方面都否认了相关事实,韩国的调查还没有公布任何结果,但韩国媒体的各种猜测性报道仍然没有平息,将表面信息牵强附会地联系在一起,指向他们预先设定好的结论。

由于历史的原因,韩国和日本一样,虽然是一个东方国家,但实际上在美国的孵化下,其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更接近于西方,尽管不像日本那样明确地提出“脱亚入欧”,其“去中国化”也由来已久。上个世纪90年代,随着冷战体系的瓦解和全球主义兴起,基于意识形态的阵营对立逐渐弱化,代之以国家间的和解与合作,中韩关系也是在这一大背景下得以实现邦交正常化。

如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又开始和中国“竞争”了,体制和意识形态上的对立也越来越明显,“新冷战”的幽灵也开始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领域忽隐忽现。韩国尹锡悦政府成立以来,将“自由、民主、人权、市场经济”等“共同价值”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予以强调,大力推行“价值观外交”,以巩固和重构韩美同盟为名,快速向美国靠拢,对前任政府则大加挞伐,称其对华过于软弱和妥协。

韩国号称“保守”的媒体嗅到了风向的变化,迫不及待地开始抓住所有可以挑动中韩对立情绪的素材,甚至不惜炒冷饭。

中国朝鲜族的传统服饰出现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本无可非议,但韩国媒体无视朝鲜族的迁徙形成的历史常识,借此炒作“韩服之争”,煽动民族主义,如愿在总统选举中成为热点话题,为保守势力的最终获胜加了分。

比起炒冷饭和文化问题的小打小闹,“保护卫士”新鲜出炉的报告无疑来得正是时候。于是,韩国媒体开始了新一轮的猎巫。

这些年来,中韩关系获得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时常会有大大小小的纷争,造成了两国国民情绪的相互嫌恶和对立,媒体无疑起到了煽风点火的作用。

国家间的亲疏,自然有其历史的原因,有执政理念的导示,也有着国家利益等等的考量。但针对第三方甚至将第三方当作牺牲献祭的“投名状”行为,通常都不是好的选项。何况,中韩两国不管从历史上还是从地理上来说,都是难以割舍的近邻,中韩关系的变坏,对两国,对半岛,对东北亚的稳定发展,有百害而无一利。

作为媒体,当然有着其本身的价值取向,褒贬的选择,也是新闻的自由。但这种自由是建立在事实之上的,这也是新闻的基本原则,而不是一味跟风,成为羊群般的“媒体乌合之众”。更不能采取“是便好,不是则罢(아니면 말고)”的不负责任的态度,这是媒体的“傲慢与偏见”。

媒体在西方也有“第四权力”之称,对政府和社会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对权力有着监督的作用。而当媒体成为政府的拥趸,一味地迎合,不但自折了羽翼,还会助长政府的自大,造成政策的偏颇乃至极端倾向,此亦为无数历史事实所证明了的。

权力需要监督,作为“第四权力”的媒体,如何监督和矫正其傲慢与偏见,也是值得研究和思考的问题。(完)


                               作者系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延世-察哈尔中心主任,本文发表于2023韩文《中国》杂志第二期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