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察哈尔快讯 > 2013年 > (总第37期)
专题论坛第1组: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 孙 萍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11日  来源:  作者:孙 萍  阅读:226

个人参与公共外交的心得体会

我的人生中有16年在欧洲和美国工作,作为一个京剧演员,也作为一个文化交流的使者,在国外16年实际上一直在做中国文化形象的推介,其实人脉工程在那个时候不知不觉用了一种中国文化的形象结实了很多的人脉,尤其是国外重要的政要。今年7月份我去美国的国会做一个演讲,讲的是中国文化,由中国京剧讲到中国文化。克里是我很早的一个老朋友,因为这一次更近距离在讲中国京剧,由中国京剧引申到中国的文化,所以他对这种文化的认同和认知更近一步了。我一直在讲,中国的仁义礼智信,西方讲真善美,其实有很多相近的地方,我讲了什么叫中国的仁义礼智信,什么叫忠孝节义,他非常认可,我用京剧来解决这些东西。他在认可的基础上,他介绍了很多国会议员给我认识,这些人之后成为了我的朋友。这些人可能对中国并不友好,但是成为你的朋友以后,你用一点一滴的东西可以感化他,所以与他们感情上的沟通和交流是公共外交里面最最重要的一点。

今年在东京论坛上,我是一个亲历者。可能大家没有参加这个论坛,我想讲讲这个论坛对我心底的触动。大家知道今年日本的问题在非常棘手、非常雾霾的情况下召开,没想到能召开。我匆匆忙忙从成都赶回北京,见证了这个伟大的历史时刻。一天半的论坛,只能说伟大的赵启正在那儿坐阵,用“伟大”一点不夸张。这次北京—东京论坛请来的都是赵启正同志十几年、将近二十年结下的人脉资源,而且大家也知道,日本政府的政客是职业政客,就是政治职业家,他们不会干别的,今天当首相,明天当议员,不干别的。人脉资源攒到今天,在中日关系最低谷的时候,把他们请到第九届北京—东京论坛。在这个会上有防务大臣,有经贸大臣,还有福田康夫,还有其它日本政坛重量级的腕儿。每个话题,我提到嗓子眼,我都快自杀了,因为双方争论的每一个焦点,每一个分论坛都是一个战场。这个瞬间其实让我觉得可能明天的北京共识是不可能实现的,我已经没信心了。

晚上在日本大使馆有一个晚宴,招待大家,其实我觉得赵启正同志也是在做一种纯粹的公共外交式的人脉、人员或者是完全人格魅力的解释。关于钓鱼岛能不能写在文件里,那天晚上他做了很多工作,最后在八九点钟,在北京共识里可以写上“钓鱼岛”三个字。当时赵启正部长给王毅部长通电话。

第二天,在宣布北京共识的那天,我都不相信还能宣布,我一直在看着表,福田康夫出现了,什么时候能够宣布。确定宣布的一个信号是什么呢?一个工作人员递了一个卡片,递错了,递到我的手上,写的福田首相11:30分离席,我明白了,宣布的时候首相出去,为什么呢?有两种好处:第一,宣传的时候他不在场,你可以说他在场,因为他来了。第二,他可以不担负任何政治责任,但他来了。这是一个信号,我知道要宣布了。当时中国日报的主持在宣布北京共识的时候,我其实是全身冰凉,重新把那种热情又沸腾起来,当两处出现“钓鱼岛”的时候,我发自内心的鼓掌,第一,鼓励中国人的;第二,鼓给日本有识之士的;第三是鼓给赵启正的。从人脉工程来看,我认为赵启正不单是旗手和推动者,也是一个践行者。我认为公共外交的人脉是非常之重要的,我建议我们也应该给赵启正同志掌声。


简单两句话,文化自信和自觉。如果一个民族没有他的文化,不理解、不了解、不深入了解自己是谁、从哪儿来,没有一种文化自觉和自信,说不出来自己文化特征的话,根本在世界这个舞台上没有任何的立足之地。我是一个艺术家,当我谈中国文化的时候,因为我是专业,谈到这个我的自信、自觉就油然而生了。我认为我们每个人都要树立起对中国民族文化的了解,有了解才有自觉,才有自信。谢谢大家!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