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察哈尔快讯 > 2014年 > (总第63期)
话题五:“一带一路”中的经济因素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11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  阅读:1848

倪 峰(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今年的察哈尔学会的主题是“新亚洲,新外交”,跟我研究的领域差距比较大。今天上午听了很多的发言,我也学习到很多。听完以后,我想提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今天下午的两个议程,一个是“一带一路”,还有一个是孟中印缅走廊,这个“一带一路”和孟中印缅这两者之间是什么关系?第二个问题,“一带一路”应该是政府的一个倡议,这种“一带一路”的建设应该是在经济合作中占有很大成分,虽然含有战略性的含义,如果是从经济合作的角度来讲就有很大的问题,无论是从历史上还是到今天,这种经济合作,驱动力从最基础的逻辑上看是有两点,一个是政府驱动,另一个是市场驱动。其实任何时代的经济都是由这两个力量驱动的,像我们古代的丝绸之路也是这两者构成的,陆上丝绸之路是通过张骞打通的,还有郑和下西洋打通的海上丝绸之路,这都是政府行为。但是感觉海上和陆上的丝绸之路最繁荣的时期都不是政府主导的,比如说海上丝路最繁荣的是唐朝,陆上丝路最繁荣的是宋朝,这两个时期都是通过市场的力量达成了经济合作的展开。

假如东亚经济合作一体化,这里面肯定要有政府的力量,但是其实主要推动力,我认为还是在市场方面,而且政府的推动和它的结果之间往往是有落差的,比如说六十年代日本经济的起飞,它当时就希望通过日本经济强大的力量来推动东亚的合作模式,这种模式是有等级的,日本排在最前,接下来是四小龙,最后才是中国,但是日本得到的结果和政府的设想是不一致的。实际上,中国的发展打破了这个模式,后来我们中国的发展模式超过了东盟,某些时候我们还超越了四小龙,这就说明市场的力量。尤其是今天我们在谈的经济合作中,大背景还是经济的全球化,如果由政府推动肯定是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同时,怎么样把市场的作用发挥出来,像中亚修一条高铁,我们有这个能力,但是我们要使这个战略能有可持续性,一方面我方必须要盈利,另外一方面双方都有这种需求才行,这才是最基础的因素。我今天听下来感觉这个战略是政府的主导在里面发挥的很大,这只是一个因素,但是更重要的是市场在里面的发挥作用,才能使这个战略有可持续性,这是我想说的,谢谢大家。

赵进军(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外交学院原院长、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

孟中印缅和“一带一路”的关系,这个非常重要。我们下午的两组会议就说明了孟中印缅和“一带一路”,它们是非常重要的,第一点我们现在讲的周边外交里面,这一块其实是南盟这块非常重要,南盟是以印度为主的,最近南盟开了一个会,尼泊尔说应该让中国加入,因为南盟里面好多国家是和中国接壤的,但是印度不赞成。我们要搞孟中印缅经济带,第一它是我们周边外交的重要组成,但是长期以来由于和印度的矛盾等等原因,就没有完全打开,由经济带动打开南亚,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缅甸也很重要,它是我们经济能源命脉的一个点,我们现在在缅甸港口上已经修了石油管线,现在中东的石油,一大概是占我们15%,可以不通过马六甲海鲜,从缅甸上岸,然后管道直接进云南,所以中缅这条经济带对我们国家格局大的战略经济作用是非常大的。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