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察哈尔快讯 > 2014年 > (总第64期)
主持人发言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12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  阅读:2468

赵明昊(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我们今天非常荣幸来担任这个主持的角色,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所在的当代世界研究中心是中联部下属的一个智库,通过这两三年的探索,中联部的这个智库也有一个自己的特色领域,就是在跟公共外交的结合上。因为在一个智库林立的时代,有一个特色领域比什么都重要,也因此跟察哈尔学会有比较多的合作。中巴经济走廊和孟中印缅的经济走廊这两个大项目的相关公共外交活动,包括我们马上就要更大范围推进的“一带一路”公共外交活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都有所参与。

今天要讨论的孟中印缅简单来讲是所谓南方丝绸之路的一个关键部分。孟中印缅地区,北接北方的丝绸之路,南接21世纪海上之路,从地缘来讲有其重要性。

第二,为什么讲经济走廊,因为这两年经济走廊是一个概念,后面对应的特殊性,比如说通道,现在讲走廊,不光有通道,还要有经济的节点,以线带面,以面承带的区域发展新的概念。

第三,通过孟中印缅弥补了我们在西南方向一个次区域合作的空白。比如说我们面向东南亚方向有中国-东盟,面向中亚有上合组织等等,但是我们在西南方向存在一个次区域合作的空白。

孟中印缅从地缘经济的角度简单讲以上几条。第二,孟中印缅和中巴经济走廊在某种程度上相对独立于“一带一路”的战略,但是它具有先行先试的意义。从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人提出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这个倡议,到1999年成立了昆明论坛,昆明倡议开始讨论这个事,但是某种程度上是云南一手在推。

直到14年之后,也就是从2013年李克强总理访问印度,中印共同提出倡议要建立孟中印缅走廊之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才从一个非官方的智库层面逐渐上升到政府行动的层面。2013年的12月,孟中印缅四国工作组第一次在昆明开会,标志着这项计划正在实质性地推进,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一带一路”更多是一个政策构想,但是孟中印缅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进入了实质推进的阶段,我想这是先行先试的意义。

最后讲一点,就是这个区域覆盖165万平方公里,涵盖1.4亿人,而且我们预计到2040年这个区域的产出要占到整体亚洲经济产出的15%到18%,所以理想的状况是把这个地区打造成亚洲增长的新动力,从这几方面的意义来讲,它是有重要性的。

季 玲(外交学院亚洲研究所副所长)

我叫季玲,来自外交学院亚洲研究所,我们亚洲研究所成立于2004年,成立的时候叫东亚研究中心,今年年初才改名为亚洲研究所,我想借这个机会推荐一下我们亚洲研究所。

我们亚洲研究所主要的任务是以推进亚洲合作区域为己任,我们的主要活动范畴是在三个思想库网络的框架下:一个是2003年成立的东盟加中日韩的东亚项目网络,第二是李克强倡议的中国东盟思想库网络,于今年正式启动,还有一个是我们正在极力推进的中日韩合作思想库网络。

我们的主要工作模式以东亚思想库网络下的合作为例,主要工作任务是以与东亚各国智库进行交流与合作研究,通常我们都是有一个研究议题开展工作组研究,相关的国家该领域学者共同开展研究,并撰写研究报告,最后在网络年会审议通过之后,我们会通过外交部的高官直接提交给国家领导人。

经过十年的发展,我们亚洲研究所在亚洲区域智库合作领域已经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地位。当然,公共外交不是我们的专长,但是在我们开展区域合作的时候,尤其是跟各个国家交流的时候,公共外交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也碰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今天能有幸来这儿参会,学习到很多东西,尤其是上午的大会报告,让我们开展推进区域合作方面也有很多的启发。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