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会动态 > 学会新闻
学会参与主办的“对外援助新思路:民间帮助民间”座谈会在京召开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09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新闻与公共事务部  阅读:756

(对外援助新思路:民间帮助民间”在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举行) 


    201538日,以“对外援助新思路:民间帮助民间”为主题的第82期蓟门决策在北京政法大学法学院会议室举行。本次会议由察哈尔学会、安平公共传播公益基金、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北京大学公共传播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联合主办。

    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察哈尔学会主席韩方明博士,浙江师范大学中非国际商学院院长、前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刘贵今,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会长何道峰,察哈尔学会秘书长柯银斌,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刘海方,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主任胡昊,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周虎城,中国扶贫基金会副会长王行最,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非洲部部长严石,中国红基会常务副理事长孙硕鹏,南方都市报编委虞伟,安平基金管委会主席师曾志,安平基金执行长何雪峰出席会议并致辞。前NGO驻非洲工作人员宁二,凤凰周刊记者漆菲在会上介绍了非洲调研情况。来自中国NGO工作人员及大学学生参加了本次会议。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

在会议开幕式致辞中,主持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介绍了选择这一话题的目的及为什么要援助非洲。何院长提到援助非洲主要实现四个目的,一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二是实现外交目的,三是实现软实力,四是履行国际责任。并对对非援助现状做了分析。

(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察哈尔学会主席韩方明博士)

主旨发言人韩方明博士认为,中非地理很远,心灵很近。韩博士也认为,过去援助非洲有过去的逻辑,今日援助非洲也有今日的逻辑,中国援助非洲是从国家根本利益出发的,国家发展需要有更大的格局、更好的布局,要有胸怀、智慧。世界在变,非洲在变,中非关系的内涵与形式也在变,但中非关系的重要性没有变。从政治上讲,非洲仍然是中国全球外交的重要着力点,中非友好对全球有利、对中国有利,是中国声音、中国态度在国际政治领域的重要呼应方;从经济上看,中非经贸往来不仅造福非洲人民,也促进了中国经济对外发展、全面发展,让中国经济发展有了更多空间。同时,韩博士也提到了中非之间仍然存在误解,这种误解不仅在中国民间有,在非洲民间也有。这就需要民间帮助民间,需要公共外交发挥更大作用。

(浙江师范大学中非国际商学院院长、前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刘贵今)

点评人刘贵今老师认为有效的援助可以获得极大的经济效益,现在网络上还存在沟通不畅,总认为我们吃了亏,但就算单从经济上讲,我们每援助一元人民币,收获的是一美元。

   在谈到如何培养青年外交官时,刘贵今老师认为与其总让学生去军训,不如送到非洲,去NGO锻炼一下。

(中国发展扶贫基金会王行最)

主旨发言人王行最副会长认为,过去简单的单线的政府外交时代已经过去,应该建立立体的外交模式,民间需要参与。并对比介绍了了西方发达国家对外援助对于民间组织发动的成功案例。

(察哈尔学会秘书长柯银斌)

察哈尔学会秘书长柯银斌点评到:新思路的实现需要新的能力,没有新的能力支持这个新思路就是纸上谈兵的事。这个能力都是哪些能力呢?一个词来讲,就是公共外交能力。中国企业与东道国的政府组织关系处理的不错,但与所在国的NGO却缺乏有效沟通,与其社区、宗教组织打交道更是缺乏。我们目前急需加强非政府组织的国际化能力和外交能力。同时,柯秘书长也认为中国的社会领域应该再来一次更大的思想解放,就是说引进外国的NGO是第一件事,第二个是对中国关办的NGO进行充足的改革,就像现在的国有企业一样。第三个支持真正的草根性的NGO的发展,就像当年支持民营企业一样,从补充到组成部分,最后到重要的组成部分。

(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主任胡昊)

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主任胡昊提出了民间援助民间谁来做,怎么做,资金从哪里来等问题,并主张理顺外援机制,改变外援思路,比如政府可以从对外援助里拨出一些资金交给中国的NGO来去实施一些项目。还指出了“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实施,为民间走出去提供了一个空间。

(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周虎城)

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周虎城点评到:中国媒体要更深入了解非洲,中国也要多与非洲媒体打交道,知道非洲媒体什么态度,哪些可以沟通与消弭;中国企业走出去需要更多公共外交能力的培训;中非文化交流要更广泛,中国国家形象需要更优化;汲取对外援助的教训,让援非的红利能够被非洲民间分享。

(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刘海方)

刘海方女士认为中国NGO组织应该在非洲当地注册,跟当地的NGO来接触、了解包括学者等等。同时认为民间组织如果参与对外援助这个事业的话,还可以借助当地华侨华人的力量。

(中国红基会常务副理事长孙硕鹏)

中国红基会常务副理事长孙硕鹏先生提出,要对对外援助者进行培训、援助的产品质量肯定要高、NGO联合起来需要有一个信息平台、质量评估。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非洲部部长严石)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非洲部部长严石介绍了他们基金会在非洲做的一些工作,大概建了20多所希望小学,及在安哥拉建立了一所百年职业学校。并提到了援外的专业人员很欠缺、援助的法律法规需要健全、资金支持有限等问题。并呼吁媒体及学界为NGO走出去以及援助营造更好的氛围。

(安平基金管委会主席师曾志)

安平基金管委会主席师曾志发布倡议书,倡议书中对中国政府、企业、民间组织、专家、、学者和媒体在对外援助方面应做的工作提出了具体的要求。

(中国扶贫基金会的执行会长何道峰)

最后,中国扶贫基金会的执行会长何道峰做了总结。提出了三个挑战:第一个就是怎么样来评估对外援助这个新形势和新挑战;第二个挑战就是我们的目标和需求是什么;第三个挑战是我们现在对外援助面临着文化体制的冲突和冲撞。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说过,非洲是世界政治舞台上的重要一极,是世界经济增长新的一极,是人类文明的多彩一极。中国在非洲形象多元化,也不乏负面信息,如何重塑中国形象以及中国援助的结构性推进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