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察哈尔快讯 > 2015年 > (总第67期)
何道峰 民间渗透式交往才能建立长久国家形象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25日  来源:新闻与公共事务部  作者:何道峰  阅读:1350

何道峰(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会长何道峰):如何评估对外援助的新形式和新挑战,怎么看现在援非和对外援助的制度和形式。这是中华民族面对的共同选择,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

我们现在面临哪些挑战?首先,我们对外援助资金有150亿美元,也有三种援助类型,是不是我们就能概括出总结出什么经验来呢?第二我们现阶段的目标和需求是什么?当年我们援建坦赞铁路,是有政治目的。今天我们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第三以前只有外交部一两万人跟世界发生交往,现在我们500万个投资人,投资超过一千亿美金,一千万的旅游者,一千万的新移民,在整个世界上的冲撞意味着什么?观念的冲突利益的矛盾,还需要深入研究。第四关于外交上的冲突,以前外交官只要不犯政治错误就可以避免冲突了,现在每一个中国人在街上吐痰都被记在全体中国人身上,影响整个中国形象。中国人倒卖象牙、破坏当地环境,也是中国形象的组成部分,这些都可能造成冲突。第五个挑战就是怎么面对世界议论?两个中国人在飞机上打架导致返航。这些事件都是阴谋论吗?西方记者都是培训来要黑我们中国的?

“国家形象就是所有的问题。”其实国家问题就是国家的品牌号召力,就是中华民族在世界上的品牌号召力,你这个品牌如果好,你的国人出去有人尊重,你的国人做生意好做,你的国人在外边安全,比较容易受到保护等等,这就是一个品牌号召力。这样一种国家的形象,其实挺复杂的,它当然包含了政府的形象,但是最重要的是包含了另外两种形象,就是公民形象和组织形象。如果不把这两种形象列入国家形象,我们要犯极大的错误。公司作为组织在外面的形象当然是国家形象,别人不会把这个记到别的地方。公民形象也肯定是国家形象。

重要的还有社区回馈,你有没有学会跟当地人打交道?像其他国家的企业到中国来投资,人家也对你这个社区进行回馈,人家也在这儿做慈善也做公益,这是一样的。我们既然要到这个世界上去,你要变成一个大国,行为方式总是要相互借鉴的,你不能说我就是一个很怪的人。要全世界适应你,我觉得这不太可能,不管你多么有钱,都很难做到,不管你多么有权也很难做到,因为人在这个社会里面就靠他者定义的,人与人是这样,国与国也是这样。

我们重硬不重软,那么像航班打架事件的处理谁来做?应该是非政府组织来做。非政府组织本身就是平等的,肯定用平等的方式跟人家沟通。

所以第一我们要改变思维方式,也应该履行国际社会责任,因为过去你穷的时候人家也帮你,现在你富了你应该帮助别人,这是很简单的。我们经济不能跟世界经济隔离的,要改变整个国际形象,也要学习别人的东西,并不是中国变成了世界的楷模。

第二改变心态的核心问题就是直面问题。因为诚实是天下最本质的事,用尊重真相的态度对待这个世界,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这有什么不好?

第三行为方式也要改变,变过去客厅式交往为渗透式交往。所谓客厅式交往就是你请我吃饭,我请你吃饭,然后大家穿着燕尾服讲的是外交语言,然后就说你有点困难我给你写一个支票或者送一个礼品这个事情就结束了。渗透式的交往是人与人之间大量地频繁地接触从而建立更为坚固的关系。只有人与人的接触才能渗透,要像小雨一样的渗透。只有民与民的相互渗透才能建立国家间长远的信任。

第四要改变体制和制度。更开放地允许民间组织走出去,你现在是很穷,带两碗米饭出去也是可以的。从机制上,政府对政府援助的很多项目应该由第三方的评估和调查,是需要重新梳理的。另外政府能不能拿出一些钱资助民间组织,能不能在走出去的手续上提供方便?

我们是等商务部还是等政府哪个机构来做呢?我的建议是不能等,今天在座的每一个人对这件事情责无旁贷。你既然喜欢这个事,既然卷进来了,那你就应该从你开始干这件事。其实这个世界上很多伟大的变革都是小人物推动的,希望把这个火种播撒出去,让我们这个国家一点一点改变,我相信我们国家会改变的。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