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孙海潮:“美对伊朗开战将导致其世界霸权终结”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7日  来源:环球网  作者:孙海潮  阅读:310
  美国总统特朗普把美中俄英法德6国与伊朗数年谈判后签署全面核协议称为“史上最糟糕的协议”,不顾国际社会强烈反对宣布退出,进而对伊朗实施“史上最严厉的制裁”,不仅使中东局势陷入剧烈动荡,也与英法德三大盟国的关系增添又一层阴影。

  2018年以来,美国对伊压力持续升级,近来又先后采取多项举措强化对伊经济制裁和军事施压。宣布伊朗共和国卫队为恐怖组织,向波斯湾派驻航母战斗群和战略轰炸机编队,高调宣布不许伊朗出口一滴石油,国务卿蓬佩奥和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强力推动对伊军事与经济战争叫嚣。特别是美从伊拉克撤离外交人员以“避免伊朗的安全威胁”之后,国际上普遍认为美对伊朗军事打击大有迫在眉睫之势。但从最新事态发展分析,特朗普对伊朗政策显示出回调迹象。一是在访日期间对博尔顿的激进言论提出公开批评,指称美国无意“更迭伊朗政权”,美国不希望与伊朗开战。二是网传特朗普已把中东事务将由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处理,特朗普对博尔顿已生厌倦。5月31日《纽约时报》刊登消息称,特朗普调侃“若由博尔顿决定美国的外交政策,美国目前已陷入4场战争”。三是提议与伊朗“无条件谈判”。

  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使欧盟创造的这一重大的多边外交成果逊色大半。马克龙接过特朗普的口号,坚称必须使“地球重新伟大”,并高举“气候外交”旗帜。特朗普退出《中导条约》,使欧盟对美俄重启军备竞赛,从而使欧洲再度成为牺牲品和陷入安全困境深感忧虑。美国退出伊朗全面核协议会使中东出现核军备竞赛,中东生乱欧洲安全首当其冲,难民危机不堪忍受。欧洲已深受美国搞乱中东之苦。以色列在美国支持下拥核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若伊朗和沙特等国拥核,欧洲将会寝食难安。这是欧洲大国反对美退出中导条约和伊朗全面核协议的要害所在。

  2001年“9·11”事件后,小布什“新保守主义”政府以联合国名义,率领北约盟国入侵阿富汗,以反恐为名进行“北约全球化”试验。2003年又抛开联合国,以销毁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名入侵伊拉克,推行“大中东民主计划”。两场战争造成越南战争后最大伤亡和数十万亿美元直接或间接巨额损失。巨量战略透支使冷战后唯一超级大国迅速从顶点滑落。奥巴马执政后虽提出从中东撤军倡议,并因此极具讽刺性的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却先后发动利比亚和叙利亚两场战争。中东永无宁日,美国的战略包袱越背越重。特朗普提议剿灭“伊斯兰国”组织后从叙利亚撤军,在深感在中东力不从心情况下实施战略收缩,法德英则从欧洲安全考虑予以反对。叙利亚同时成为美俄战略和战术直接对抗的主战场之一。特朗普把恐怖主义由最大威胁后移至中俄和朝鲜与伊朗之后的第三位,提出从阿富汗撤军计划并与往日宿敌塔利班直接谈判,实际上是承认反恐战争失败。塔从“实力地位”出发向美提出撤军等诸多条件。美国反恐留下个“半拉子工程”。

  特朗普退出伊朗全面核协议和对伊极限施压,一是拉住沙特、以色列等国,建立中东版北约,维护以色列安全并推动所谓解决巴以冲突的“世纪交易”。巴勒斯坦问题解决无望,但以色列更加肆无忌惮,安全处境却大为改善。犹太集团是特朗普争取连任的最大王牌。二是讨好军工集团。美国对中东盟国军火出口额连创新高,军火出口会拉高华尔街股市。军工和股市是特朗普争取2020年连任的另外两大王牌。三是对伊朗以压促变,从内部实现符合美国要求的变革,甚至改变伊朗政权性质。在伊朗建立亲美政权是美国历届政府梦寐以求的愿望。小布什“新保守主义”政府占领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最终打算,便是占领或控制伊朗。驯服了伊朗,中东便是囊中之物。“大中东民主计划”的初衷由此而来。

  当前形势下,美国与世界各大国和国际机构关系全面趋紧,亚洲有“印太战略”,欧洲与俄全面对抗,贸易战四处狼烟,传统盟国逆反心理居高不下。以特朗普精于算计的商人本性,当然知道若与伊朗发生战争,美国付出的代价绝不会小于阿富汗和伊拉克。

  欧洲舆论认为,特朗普决策无疑受到新保守主义的强烈影响,但特朗普本人并非新保守主义者,亦非疯狂的干涉主义者。特朗普吸收蓬佩奥和博尔顿这样的新保守主义分子入阁,主要是为了扩大回旋余地而非受其左右。特朗普的基本战略是,允许两人四处点火甚至发出战争威胁,他在后面指导,为的上让对手产生惊惧,以便达到最佳效果,与美国签署“最佳协议”或“合同”。虽然近来有关特朗普智力和能力的争论甚嚣尘上,但此人绝非只会满嘴脏话的傻瓜。问题是这种恫吓策略对伊朗是否有效令人生疑。从40年来美伊关系的脉络分析,美国不是不想攻打伊朗,而是打不了,更难收拾残局。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到艾哈迈迪-内贾德出任总统,美国对伊朗的战争威胁从未中断。伊朗宗教政权的抗压能力美国早已领教到了。伊朗的策略基本上是以自己的“虚张声势”应对美国的“虚张声势”。

  6月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瑞士发表声明,称美国准备与伊朗进行“没有先决条件的谈判”,可以看作是美国的最新立场。与蓬佩奥以前提出的10多个与伊谈判条件相比,美国的立场已有了明显变化。伊朗总统鲁哈尼在日本NYT电视台讲话中回称,“如果美国真心回到谈判桌前,伊朗将会与之谈判”。

  国际社会认为美伊关系可能出现转机之时,形势又出现新的变化。6月7日,美财政部宣布对伊朗最大石化工业公司及其子公司和境外销售实施制裁,是美国全面限制伊朗石油出口之后的又一重大对伊经济打压措施。美国财政部称对波斯湾石油化工工业公司及其39家子公司实施制裁,是由于该企业为伊斯兰革命卫队提供金融支持。美国已将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制裁伊石化公司是为了断绝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经济来源。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8日表示,美国此举显示声称要与伊朗进行谈判的“空洞虚伪性质”,美国的“经济恐怖主义”违背了国际法。

  美国的做法符合特朗普的一贯作风,即通过极限施压逼近对手让步,迫使伊朗与美谈判。特朗普声称不会寻求对伊朗“政权更迭”,只能理解为美国不会通过军事入侵推翻伊朗政权,但通过全面施压促使伊朗内部生变的做法不会改变。

  美伊关系剑拔弩张轮番升级的态势还将继续,擦枪走火的危险随时都会发生,但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美伊领导人都在全力避免这种局面,包括中东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国都不愿看到中东再生乱子。美国在委内瑞拉问题上拉上主要欧洲盟国都没能如愿,军事干涉有心无力更遭到盟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坚决反对,要想绞杀伊朗绝非易事,中俄法德英都不会同意。

  英法德明确反对美国退出伊朗全面核协议,坚决反对美对伊开战,表示不会参与战争,日本首相安倍定于近期访问伊朗,都是向特朗普发出的信号。如果美国再次被拖进中东战争泥潭,其他力量乘势而起并非没有可能,如伊拉克和叙利亚战争催生了“伊斯兰国”恐怖组织。

  美国是需要敌人的,美国是需要制造紧张的,以此来提振国家意识和让盟友知道美国是多么重要与不可替代。从这个意义上讲,美伊关系趋紧是美国的需要,至少在2020年美国大选前不会松动,只是军事入侵或全面热战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

  5月20日,特朗普发推文称,若伊朗发动对美战争,将是伊朗的正式终结,将永远别想会威胁美国。欧洲舆论指出,特朗普此话实际上说给自己听的。美国若与伊朗开战,不只是中东陷入全面战争,世界将难以承受如此后果,而且美国的世界霸权将会由此终结。



责任编辑/张玲 顾心阳

图文编辑/康巳鋆



作者:孙海潮,察哈尔学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兼欧洲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前驻中非大使
来源:环球网,2019-06-17
原文链接:http://opinion.huanqiu.com/opinion_world/2019-06/15008784.html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