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愚君看天下 | 毛泽东晚年是如何看待和处理中美关系的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30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于洪君  阅读:828

1973年1月22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一周年前夕,中方收到美方口信,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行者,希望2月中旬再度访华,讨论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世界形势等问题。毛泽东主席批准了周恩来总理以外交部名义起草的复电稿,同意接待基辛格访华。


这时,越南的抗美救国战争和在巴黎举行的和平谈判,已经进入即将签署政治协议的重要关头。2月1日,毛泽东在北京会见了来华访问的越南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越南参与对美谈判的代表团负责人黎德寿等人。双方谈到了越南战争即将结束、越美即将达成和平协议以及美国准备从越南撤军问题。毛泽东说,美国不行了,但美国人不那么顽固,事实上承认自己失败了。为了让越南客人更充分更准确地认识美国,随后,毛泽东又特别补充一句:“至于美国,中国有句话,叫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这时,中国已经多次接待过基辛格,并且还隆重地接待了美国总统尼克松,中美两国发表了震动世界的上海公报。虽然这份公报充分表达了中方对印度支那问题、对越南战争的关切,全面表达了中国政府和人民对越南的同情与支持,但越南方面对中国邀请尼克松访华还是很不理解。周恩来送走基辛格和尼克松后,曾秘密飞到河内,亲自向越南领导人做释疑解惑工作,但成效不佳。


毛泽东利用此次会见越南领导人的机会,再做越方工作。毛泽东:“我们有些朋友不理解为什么我们要请尼克松到北京来。美国困难大得很,别的地方紧张了,它一定要使东方有个缓和的局面才能够把主要的注意力放在它的国内,放在欧洲和地中海。他跑到北京的目的就是这个。他们天天讲平衡,而这个世界就是不平衡,整个世界力量就是不平衡。”毛泽东对越南人透露说,基辛格又要来北京了,要谈关系正常化。对此,毛泽东表示:“我们这个正常化,我想了想,也不那么容易啊。他这里有位老朋友就叫蒋介石”,美国人“要保他”。毛泽东清楚地意识到,台湾问题,依然是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最大障碍。


由于中美双方都需要进一步加强接触与沟通,基辛格这次访问中国,还是有成就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双方商定,相互在对方首都开设联络处。虽然不是外交代表机构,但作为默契,双方将相互给予外交豁免,因而享有事实上的外交特权。基辛格此次访问后,中共中央当时还专门向党内发了通报。通报指出:“设立这样一个联络处,将有助于我扩大在美国人民中的影响”,并且“也不影响我反对‘两个中国’的一贯立场”。


经毛泽东主席亲自批准,中国决定派老红军出身的职业外交官、曾经担任过中国驻匈牙利、法国大使的黄镇出任中国驻美国的联络处主任,并于当年3月正式告知美方。为推动中美两国关系尽快转入正常发展轨道,经毛泽东批准,中方还特意向美方表达了一个善意,即在当天通知美方中国联络处主任人选时,同时告知美方,中国决定释放中方美籍犯人约翰·唐奈。当年4月11日,毛泽东召见了即将赴美就任的中国驻美联络处主任黄镇和副主任韩叙,就如何处理中美关系问题,与他们亲自谈话。


当年6月,毛泽东主席会见了来华访问的马里总统特拉奥雷。毛泽东对他说,西方国家“不大行了,但无论怎么样,这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还是创造了文化,创造了科学,创造了工业。我们第三世界国家可以利用他们的科学、工业、文化的好的部分。”那时,美苏两国要签署核协议,美苏两国炒得沸沸扬扬,为消除中国对这个问题的疑虑,尼克松总统曾主动写信给中国领导人,进行解释。毛泽东请王海蓉转告周恩来和外交部领导,“与资联合常忌斗争”。


就在这年11月,基辛格再次访问中国。毛泽东会见基辛格时,主要谈共同对付来自苏联的战争威胁,当然更重要的是中美关系问题。毛泽东说:“只要你们跟台湾断绝外交关系,我们两国就可能解决两国外交关系问题。”“如果你们需要,就办,如果还不行,就推迟下去。”基辛格表示,美国的困难在于不能立即断绝同台湾的外交关系,美国希望1976年解决这个问题。


基辛格这次访华,双方发表了一份公报。在公报中,“美国方面重申,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基辛格离开中国后,毛泽东召集周恩来总理和相关人员谈了一次话。他指示说:“对美国要注意,搞斗争的时候容易‘左’,搞联合的时候容易右”。他还特别强调,中国不与美国搞什么军事同盟。与美国搞关系,“就是反对苏联”,但台湾问题“我们必须提,一百年也要提。”


1974年8月,美国一个议员代表团来华访问,其中有两人是曾经去过台湾的亲台人士。是否允许这两个人参团来华,当时外交部主张“做出必要的反应,以使美方今后有所收敛”。但毛泽东批示:“都可以来,多做工作,表示欢迎”。后来,重新出来工作并主持外事工作的副总理邓小平请示毛泽东,以后遇到这类问题,是不是可以放宽一些,毛泽东回答说:“要宽一些”。


那时,美国出于联手中国对付苏联的全球战略需要,发展对华关系显得非常急迫。1974年11月,基辛格表示,希望再次访华。毛泽东在批示中做出了应加强双方高层交往的指示。通过基辛格此次访问,双方达成了福特总统将于1975年访华的重要共识。毛泽东事后听取邓小平与基辛格会谈情况汇报时表示:“来也可以,来来往往。谈得成也可以,谈不成也可以。”


1975年,毛泽东的健康情况急剧恶化,听力和行动越来越差。尽管如此,当年10月21日,他还是抱病会见了基辛格。基辛格当时说,美国对于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赋予极大的重要意义。毛泽东含蓄地说,意义有一点,不大。基辛格又说,我们有一些共同的对手,意指美中两国要共同对付苏联。对于基辛格与邓小平会谈时声称,美国无求于中国,中国也无求于美国,毛泽东毫不客气地诘问基辛格:如果双方都无所求,你们为什么要来北京,我们为什么要接待你们和总统?


1975年12月2日,已经病魔缠身的毛泽东在中南海会见了来华访问的美国总统福特和基辛格等人。毛泽东向他们表示,中美两国关系应该继续。现在两国之间没有多少事,以后可能会有些事,可能会要好一些。毛泽东同时还表示:两国关系改善要慢慢来。但“中美之间冲突一定是有的,因为我们和美国两国的社会制度不同,意识形态不同”。谈到苏联扩张问题时,毛泽东说,“在这一点上,我们和美国有共同点”。


1976年2月23日,毛泽东会见前来中国进行私人访问的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再次谈到,中美两国要搞好关系,因为苏联要扩张。尼克松表示:美中两国虽然社会制度不同,只要我们两国能在世界范围内作出共同努力,这一时期就将是和平能存在下去的可能性最大的时期。要想建设一段时间的和平世界,中美之间的合作是必不可少的。毛泽东言简意赅地回答说:“讲得好”!


这是毛泽东最后一次会见美国政要,也是他最后一次阐明中国政府,特别是他本人对于发展中美关系的原则立场。



作者:于洪君,察哈尔学会首席专栏作者、中国前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

责任编辑:郎亚娇、唐春云

图文编辑:徐坤阳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