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察哈尔快讯 > 2016年 > (总第84期)
陈志瑞 中国外交从国家中心转移到公民中心体现世界观、战略目标的转变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27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陈志瑞  阅读:1130

在中国,学术的研究和政策研究评论有时是两套不同的话语体系,但是现在由于新媒体的加入我们面临的可能更是一种更加多元的局面。但是我们需要一种主流的声音,更加健全、平衡的声音,而且需要一种雅俗共赏的作品。

中国外交是否能从国家中心转移到公民中心,首先与我们的世界观、战略目标是有密切关系的。先说我们的世界观,我们希望以后的世界是一个完全以实力说了算的世界,还是一个更加多元的,既需要硬实力也需要软实力,一种国际协调的、和平共处的合作的世界?再说我们的战略,是不是一定要好好把握住韬光养晦?是不是要等到以后我们实力足够了,一定要跟美国一决高下?这样就牵扯到一个根本的问题,我们是需要一种和平的外交,一种“以人为本,外交为民”的这样一种外交呢?还是完全从国家或者政府的利益出发,完全是一种国家为主的外交?

同时尤其在中国的语境下,也不能简单地把国家与社会,政府与公民简单地对立起来。只是说我们需要界清这个权限,搞清楚国家是国家的角色,政府是政府的角色,社会是社会的角色,公民是公民的角色。如何平衡这几种角色,可能需要在这中间,国家或者政府,改进我们的外交工作,最终实现这样一个目标。

特别是现在的“一带一路”想做好的话,缺少社会的纬度恐怕是很困难的。假如没有社会的参与,我想可能很难收到真正的实效。中国是个大国,我们利益是多元的,多层次的。目前很多项目是国家在里面唱主角,但是假如社会不参与进来,恐怕就很难持续。政府在其中应该怎么样营造一个更好的营商环境、制订规则,需要通过外交沟通双边或者多边,去为中国社会走出去能够获得一种更好的环境。同样也包括怎么去监督企业、教育民众。

此外,国家与社会,政府与公民,这种两分法是西方式的。但我想特别强调的是,在中国是一元结构的社会,我们也许更应该注意两分法之间的这种协调和合作空间。这也是跟中国的传统文化假如有积极的有利的那一面,我们说家国天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一体的。这种情况下,这里面仍然有大量文章要做。当务之急是政府应该怎么样更好地服务于公民社会。这个地方当然包括社会控制和监管,当然这是渐进的过程,我觉得这个方面是很重要的。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