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公共外交季刊文章
金砖国家的“事上练”:网络安全与智库合作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28日  来源:公共外交季刊  作者:赵瑞琦  阅读:3459

在多边合作低效的国际背景下,金砖五国机制要发挥作用,就需要与时俱进、协调一致,进一步增强开放、加大自由,增强互联互通能力。这个过程需要一步步地通过合作共赢的实践来“事上练”:通过试点,不断地将成功的经验总结、深化并复制、推广,塑造认知习惯、思维惯性和行为模式,最终达到团结共赢。智库的合作可以作为试点,通过在合作机制与内容建设上进行创新,并将由此形成的合作模式外溢至更广的范围,从而形成合作模式与惯性。网络安全问题的急迫性、重大性,使它可以成为金砖国家智库合作目标的首选项。

 



近些年来,尽管五国的经济总量已堪与美国媲美,促进了国际政治经济的重新组合,尤其是为世界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但金砖国家未来能有多大作为,含金量到底有多少,却越来越成了国际社会的一个关注焦点。不少质疑者认为,五国多数含金量不足,面临巨大的问题与挑战,有的甚至已经掉入“发展中国家陷阱”,彼此之间的历史恩怨、现实利益纠葛和决策过程中的“乱码”,都使他们难以发出各组成部分之和所应有的声音。


然而,尽管金砖国家已不像21世纪初那样流光溢彩,但在近两年突然变化的国际背景下,除了进一步的深化合作,没有其他选择:在当前和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多边机制呆滞、低效,多边合作前景和“全球治理”的理想相对暗淡或渺茫——这很有可能引发全球政治文化变更,引发全球范围内国际秩序的动荡和“裂变”。对此,发展中国家必须协调政策议程以共同应对。在此情况下,金砖机制绝非五国的闲棋冷子,五国必须与时俱进、协调一致,进一步增强开放、加大自由,增强互联互通能力,否则,很难应对全球新问题和新挑战。


欧洲合作的经验与启示


人类社会共同体演进至今,欧盟算是比较成功的跨国家合作范例:它历经多次扩张,最初只有6个成员国,2013年扩展到28个成员国,并曾一度成为美苏之外的第三极。尽管现今的欧盟百病缠身,去留的争议频起,但作为区域合作的典范,其发展过程中的某些经验或经验的某些层面,依然可以作为金砖国家建设的他山之石,足资借鉴。


1、以合作应对新问题

世界大战带来的毁灭性破坏、美苏从欧洲侧翼的崛起并像两大铁锤敲击砧板一样掠夺欧洲,让有悠久历史和文明骄傲的欧洲人自尊心碎了一地,备受打击。痛定思痛,曾像瓶中之蝎一样争斗数百年的欧洲大国,开始革旧鼎新,从具体领域的政治组织形式开始,推动欧洲的联合与统一,以多边主义和主权共享的方式重塑了欧洲在世界上的地位。


2、由小及大稳扎稳打

宏大的建筑,都要从一砖一瓦做起。起于煤钢共同体,经由防卫共同体、政治共同体、原子能共同体和经济共同体建设,以及《巴黎条约》《罗马条约》《布鲁塞尔条约》《单一欧洲法案》《阿姆斯特丹条约》《尼斯条约》和《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等等的签署,欧洲步步为营,一步一个脚印,不断积累合作的因子,最终大体实现了1+12的效果。


3、大国合作创造动力

一百年多年来,德、法都位列欧洲最强大国之列。战后数十年间,他们将百年恩怨抛诸身后,虽吵架不断,但不离不弃,以欧盟一体化经济与政治发动机的身份,在欧洲合作事业上声应气求。在他们的共同努力推动下,实现了欧洲共同市场、统一的货币、统一的外交与不断完善的防务与军事政策。


4、权力智力双赢合作

回望欧盟各国智库的发展史,其上升曲线与欧盟一体化进程高度一致:重大社会变革与挑战对智库的研究成果形成巨大期待,需要其广泛参与到政府决策与政策制定的过程中,去超越官僚思维“有限的社会眼界”和理性化的工作范围,认识发生在更大的政治世界中的非理性的利益冲突;随之而来的政府主动资助而非智库托钵化缘,也是重要的推动力量。由此而来的结果是双赢:智库的研究成果在启动和引导欧洲一体化进程中发挥了智力支持和决策咨询的作用,而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发展也推动了智库的发展和成熟。

 



“事上练”塑造金砖国家的合作惯性


欧盟的经验当然不能照搬。金砖国家面临的挑战更甚,他们是真正的五湖四海,每个国家的历史、文化与现实道路选择,都与众不同。但从宏观视野判断,双方的路径依赖又是一样的:能否与时俱进搁置争议、团结一致向前走,才是成功的关键。这个过程绝难一蹴而就,需要一步一步地通过合作共赢的实践来“事上练”去塑造未来。这个过程需要“摸着石头过河”,通过试点,不断地将成功的经验总结、深化并复制、推广,塑造认知习惯、思维惯性和行为模式,最终达到团结共赢。


上来就啃硬骨头,精神可佳,但会引发畏难情绪。要像欧盟一样先易后难,比如,从智库合作开始,推进智库间的“抱团打拼”,在某个领域的问题研究、知识分享、能力建构和政策建议方面寻求共识,编织共同议题联结网络,进而外溢到其他的、更高的层面,从而为总体、全面合作打下基础。


20133月成立的金砖五国智库委员会已经开始了初步的探索。然而,从实际效果看,由于各国的地缘政治环境、面临的问题差异巨大,导致各国智库所关注的领域各有侧重,在议题设置上存在一定程度的分散化、碎片化问题,难以通过议题性连线建立智库网络。


小舢板捆到一起成不了航母,未来的智库合作方向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而是要总体分析五国的本体特性、发展阶段和面临的挑战,突破由地理、文化、意识形态等带来的局限、隔阂和障碍,避免议题的分散化和碎片化,集中开拓掘深各成员国共同的关注领域,抽取最大公约数,关注、设置国家治理及全球治理领域的前沿议题,从而搭建频密交流和凝聚共识的网络和平台。


在备选的“最大公约数”中,首屈一指的非网络安全莫属:随着网络空间作为社会基础平台的作用日益加深,网络安全风险日益突现、安全形势异常严峻,形式多样的网络犯罪、恐怖主义甚至网络战滋长蔓延、日益猖獗,对网络空间国际治理提出了新挑战,并形成倒逼机制。同时,作为发展中国家,金砖五国还面临着自身所特有的挑战:构建适应和开拓网络空间的新动力,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金砖国家智库要想在网络安全问题上成为“事上练”的成功典范,需要解决机制如何改革和内容如何侧重两件事,如此,才可以在国际社会的斑驳底色中凝聚共识。




机制改革:既要低头拉车更要主动修路


智库不同于高校,既要生产知识、传播知识,更要与研究对象形成良性互动。为此,金砖智库要主动进入精英与公众的视野,发挥议程设置的功能,引导社会思考和行动的方向。


一、从务虚式、参与型和个体化三个层面介入外交

要应对网络安全问题,单边、双边和多边甚至是市场化方式都在可选之列。网络安全问题包含大量的技术与社会因素,政治合作既需要一个机制架设,如2013年金砖国家成立的网络安全问题工作组,更需要加强磋商,以达成共识。在此过程中,智库可以从务虚式、参与型和个体化三个层面进行设置议程推进外交磋商。


所谓务虚式是指智库发挥“政策智囊”、“知识搬运”和“决策幕僚” 的角色,为决策系统提供思想、理念、知识和政策方面的咨询和建议,但并不直接参与具体履行外交使命的外交实践。所谓参与型,即是二轨外交:智库接受外交使命,参与官方外交对话,或者得到官方授意以公开的、非官方论坛的形式寻找冲突解决和信任创建的机会。所谓个体化,是指智库支持的、有国际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在官方交流渠道不可靠或者不畅通的时候,以“掮客”的身份把涉及的外交各方推动起来,进入谈判议程。


二轨外交是智库尤其需要重视的:对可能的突发事件进行情景推演,坦诚交流应对策略,在网络行为规范制定、溯源能力建设、突发事件响应、关键基础设施保护等领域开展深度的诚意对话与合作,促进沟通、增进理解、凝聚共识,为全球性问题架起全面解决的桥梁。


二、介入全球公民社会和国内社会

进入全球化的信息、物流、人流便捷时代,主权的传统管理范围开始调整,权力本身也开始多元化和社会化,出现了上移和下移两种倾向:上移至全球公民社会与扩散到次国家组织甚至是个人,由此形成的舆论和决策环境制约、改变着国家权力行使的模式。


因此,金砖国家智库的交往对象和关系网络,要包括国际非政府组织和非政府组织联盟、全球公民网络、跨国社会运动、国内各级政府组织、企业和有影响力的个人,籍此传递真实、客观、全面的信息和思想,影响全球教育和知识生产系统,引导公众和社会对网络安全领域的正确认知和精确理解,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树立金砖国家网络治理议程在情感向度上的全球道义形象。


三、协调金砖国家政策议程

目前国际上已有一些应对网络安全的条约,但是通过建立针对网络攻击的交流网络来消除网络安全风险,金砖国家之间并没有形成统一的议程。如,俄罗斯与巴西积极反对美国借推行网络自由之名行霸权之实,而印度则是既希望确保自身网络安全,也希望与美国合作。


在此情况下,尽管五国政府是智库研究的源泉和场域,但是金砖智库也必须出书斋赴朝市,发挥能动性,采取切实措施,建立基于网络安全的金砖国家交流网络,成为一种非制度化的权力,掌握变奏与平衡,发展网络安全共识,推动缩小彼此及与西方之间的数字鸿沟,推动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国际化和互联网全球共享共治,平衡对网络自由与网络主权的认知。


四、高效精简的智库联盟体制建设

金砖国家智库的体制建设,不是叠床架屋,而是应以问题为导向、双边与多边相结合的原则进行扁平化设计与整合,努力提高合作效率。“用脚研究”应该是其行动的方向:深入五国内部调研各自的优势与劣势,拿出“零距离、原生态”的高质量研究成果,解读政策、资政建言、推动交流,避免研究扎堆、资源浪费、政策转化程度低等问题。


面对合作中的纠纷,各国智库要调剂敷衍、相忍为国,积极磨合。同时,相关的机制和体制也应是开放性的,致力于与所有利益攸关方开展合作,以期汇集最多资源,达成最大范围内的共识,构建一个全球性的网络安全与信任框架。


内容侧重:方向指引重于现实分析


网络安全仍是一个不断演进的领域,把握和指引发展方向重于对历史和现实的反思与批判。因此,在内容生产上,金砖智库要进行思想变革和方法转变,加倍注意引导思想议程,推动思想创新,影响未来进路。


一、从宏观和战略的角度开展顶层设计研究。围绕网络空间安全建设的治理机制、理论和话语体系建设中的热点难点问题进行系统调研,避免过多场景实录或细节描述的东西,以高质量的研究成果,使五国的发展战略能够不断增加公约数,实现更深层次战略契合、方向对接与路径联通。


二、伸手触摸现实而非隔岸观火接受现实。关注经济、政治、社会与网络安全的相关性,从整体角度加大对结合性的研究力度。在此基础上,找到适用的法律框架和实用的规则与规定,建构一套有关道德行为、主体责任和透明度的核心原则。


三、解决方案的设计上要注意小道理服务于大道理。在当前和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信息技术的无国界性和信息技术关键基础设施的国家性并存。尤其是,由于路由器和防火墙等网络技术的日益成熟,互联网实际上的“国界”正在形成。同时,技术红利仍然要在一个民族国家体系里发挥作用,经济、社会、政治、法律领域的变化是以国界来划分的。这意味着,任何解决方案都必须兼顾技术现实与各国共识,技术霸权不能以绝对自由挑战国家主权。这应当成为网络发展理念的认知基础。


四、进行价值观调适。五国智库要超越国家利益与共同体利益的二元论述框架与工具理性主义范畴,以对合作共赢价值观的积极认同与吸纳,结合各国传统思想资源中有生命力部分的翻新与改造,来构建关于网络安全的新主流论述,打消外界对金砖五国走势的疑虑。


通过金砖国家智库不断在类似网络空间安全这类大型国际问题上进行富有成效的合作,既可以为金砖国家的合作习惯进行“事上练”,加深对多边合作带来具体利益的认知,同时,这种“事上练”的外溢,也可以通过知识生产和扩散来影响社会公意,进而影响国家行为,使金砖五国可以由共同利益认知达到共同身份建构,在国际社会发出更大的声音。


赵瑞琦: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传媒大学传媒政治研究所所长。

文章来源:《公共外交季刊》2017年夏季刊

(图片来源于网络)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